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弥天洞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弥天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汗掀翻了面前的所有东西,暴风怒吼到整个大帐都在震动,“到底是什么人做了这件事情,他为什么这么恨我?竟然向一个孩子下毒手,他们如果有胆量的话,就应该直接冲着我来他们这群懦夫,混账无赖,该被送进烈火里炙烤三生三世的家伙们!”

    他的愤怒本身就像是火!不仅是那群被他痛恨的人,连他自己也被烧的滋滋作响!他感觉他的心就像是在热油里翻滚!

    叶护挥了挥手,马上有人出去办!

    大阏氏夹在花红柳绿的人群中,听说了大汗得知阿修达出事的消息,只觉得,连浑身上下的肉都缩了起来。她的脸,如果不是在这个浓妆艳抹的装饰之下,估计已经变得惨白一片。她是一个在她阿娘肚子里就骄傲的女人,如果要回头想想的话,她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而害怕。

    为了什么事情而恐惧的不能自已的状态,是她最为唾弃的情绪,而现在,她真的是无法控制。那些颤抖与惊惧在血液的最深处生成,然后又因为无孔不入压抑气氛的感染,不断的扎根向下,仿佛是在期待与她脚下泥土的汇合!它们简直就要大喝一声,破血肉而出弯曲出可怕的形状钻进泥土!她不得不感叹。她的大侄子为她找了一个最妙的方法,一会儿她就会这个样子去见大汗,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完美的隐藏在被油彩装饰之下的面孔。她简直再也不用怀疑大汗会透过她的脸而看到她已经在颤抖个不停的心。

    在她面前的人群,哗啦一下散出去,围到了舞帐的外面,她混入其中,那么远远的,看着有人抱着阿修达的尸体进去。她挤在这人群之中,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却浑身上下骤然一抖的感觉到有人捏住她的手她恐惧的回头,看到她的大侄子虎克苏在向她做着不断摇头的姿势,她根本弄不明白那个意思。终于逼得他不得不出声提醒,“现在不是你后退的时候,你要走出这里快去见大汗!”

    她虽然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但是她的心在呐喊,她不能,她不能现在就出去,她觉得她已经用尽全力想要给他一个否定的回答,但是喉咙里却无论如何也读不出那个字音来,于是她就只能用尽全力的摇头。她亲手杀了那孩子,那孩子在她手上立时毙命,而他是大汗唯一的儿子。大汗曾经当着她的面指天发誓要让他快活的成长。那些伤害到他哪怕一根头发的人,他都会让他们毁灭。她虽然尽了自己的全力想和大汗作对并且能够控制大汗的某些力量,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动过这个,虽然名义上不是。但却实实在在是大汗亲儿子的孩子。就算是她的家族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会怨恨她,他们一齐将阿修达视为珍宝,她很清楚大部分时间,在他们心里面,她个做大阏氏的是与男孩子同等重量的存在,她的姐姐,那么珍爱他,也一直以不是大阏氏而胜似大阏氏的身份自居,如果她知道这件事情,会发疯向自己扑过来的。所以为了保全这个秘密,她不能够太草率,一定要回去想一想,才能够去见大汉。

    但是,她的大侄子虎克苏,竟然像疯了一样在她后背推了那么一下,终于将他推出了人群。那些拦住这些人群的侍卫。看到有人这样不管不顾的猛的冲出来,本来是想发火的,却听到了大阏氏及时发出的声音,“是我!”

    这机灵的侍卫吓了一跳,赶紧哈下他的腰,“恭迎大阏氏的盛驾!”紧接着看到后面紧随着大阏氏又冲出来了她的大侄子虎克苏大人,侍卫再度行礼。大阏氏不耐烦的摆摆手,侍卫重新推开了趁此机会再度围上来的那些人,只留下了大阏氏与她的大侄子远远隔开了那些人安静站立。

    她异常恼恨的看着虎克苏。心想,这家伙终于是找到了机会,想要吞掉自己了吗?他到底是帮谁做这决定?竟然敢这样肆无忌惮。甚至是像刚刚那样上屋抽梯!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真要剥了他的皮!

    “姑母您赶到的速度已经晚了,不能再拖延了!”虎克苏几乎不动唇形的催促着!他姑母身上忽然出现的脆弱,让他有些不耐烦!他最讨厌的就是这女人身上的跋扈是色厉内荏!

    “处理尸体的时候,你有没有周全的再检查检查?”大阏氏感觉到自己的心紧紧缠绕,在打着一圈又一圈的结!

    “当时的时间并不允许,所以只检查了一遍。”这家伙明知道自己心虚,还是这样不肯说一句让她安心的肯定话。虎克苏这样做绝对是故意的!他是在抓紧每个时机报复她!大阏氏真想喷出胸中的火团,把眼前这个窝囊废一把火燃尽。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虎克苏却火急火燎的向她靠拢一步,“所以,大姑母,您才要马上出现在那里,见机行事的弥补漏洞,首先,您一进去就应该痛苦着扑到孩子身上,然后,还可以顺势检查他身上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没有发觉的!阿修达刚刚被人抱进去,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如果晚了,您就会有的是功夫哭的昏天黑地了!”

    “你……算了,你也不是外人,我就告诉你,如果我那样做的话,大汗也许会讽刺我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目前,我对那个孩子好与不好,看在他眼里,都是故作姿态!”大阏氏仓皇之中重现冷漠!每个提起那孩子的时刻,都让她能够重新回到过往她极度痛恨的时刻。

    “既然,从前都已经做过姿态了,今天如果不做这个姿态的话,就会让人觉得特别反常。”虎克苏目光坚如磐石!

    大阏氏嘴角抽动了几下。又不安的看了几眼大汗的帐篷,终于下定决心向那里走过去。她是第一次听到过大汗的悲声,从一年前开始,她开始采用真正的招数,要撼动这个男人的稳固座位,也要让他伤心,要他心痛。但,使用无数的方法之后看到最后的结果,都觉得那其实是雕虫小技。因为她什么都没有达到。她想要狠狠给些教训的男人仍然庞大伟岸,那双手,仍然拥有炙热的张力。足以让千军万马摧毁一旦。然而时间走到了这里,她竟然能够如此意外的获得一个胜利。如果她不是这么胆怯,真的能够享受这种胜利就好了。但是这次的伤害余波太大,让她连自己的双腿都在打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