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染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染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表可汗也能深知,其中所蕴藏的嘲讽数量会是怎样的天高地厚,这些家伙,可是会看人的。你一旦失势,他们就会像兔子一样的,远远的躲开。而当看到有人对你落井下石的时候,他们也会忙不迭的拿起一块石头来,又准又狠的打向你。

    “快一点,再快一点!我们要赶在风沙墙的前头回去!”表可汗第一侍卫的催促声音又大又响,那只率领着马队的头马,也在他的催促声中踏蹄如飞。这种程度的沙墙会给那些抱成团行军的大部队带来很多的危害。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会完全的阻碍他们的速度。表可汗已经很认真的把它们归结成是上神对他的优待。就是因为那些叛徒们的反叛之意,才会让今年的沙墙来得又早又快。说不定等到沙墙遇到他们的时候,会真的变成墙块儿,直接把他们压死。发觉自己这样,期待之后,表可汗知道自己变懦弱了。年轻的时候,他可从不希望自己马上就要到来的对手,被什么外物打扰。能杀他们,让他们有来无回的人,只有自己,他曾经那样高傲的想,就像现在他的儿子一样!年轻人,总会有几分热血方刚的不自量力!然后,他的记忆,又“嗖”的一下子,回到了刚刚他建去见叶护时的情景。当记忆回流到那些细枝末节当中的时候,他的痛恨就像是在着急生长的魔鬼,顺着血管的脉络,横生枝节往往郁郁!

    那家伙,大汗最为倚重的第一叶护,将他瘦削的身体,歪歪斜斜的倚在羊皮褥子上。对他所说的话,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尽管,他时不时的,为自己话里面的内容做出情绪激动,而且十分亢奋的表情,但其实,他手里握着的那盏上等萨珊玻璃器做成的酒盏里面的盛满的金色葡萄酒,却一直纹丝不动的被握在手里。由此,再没有什么漏洞的证明着,他的情绪,不曾有过一分波动,脸上的表情再天花乱坠,也不过是给自己做做样子。表可汗已经早有预感,自己能从他这里得到的没有任何实际用途的礼遇,仅此而已。可是,外面那些脚步从不曾停止的反叛者,在催促着他,忽视这些细节,尽量用一只精美的钩子,勾起这位叶护大人的兴趣。

    “我的表可汗,那些乌合之众,并不值得您担心,他们只是口气大了些,脚步响亮了些,但是从那些人手掌之中发散出来的力量,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您,他们就好比,一只只在奔跑的羊,只是看上去活泼罢了,可他们永远不会是狼牙的对手。”叶护挥动了一下他的手臂,做出手势,让站立在表可汗身边的侍女,朝他的杯盏之中到酒,他伴着那好看的液体流动的声音说道,“这酒真的很不错,可不能我一个人享用,表可汗,您可要好好试试,一般的人来,我都是藏着掖着的,不过,我觉得,您配得上这酒。它们的宿命就是长长久久的等候您这样尊贵的人将它们品尝!”

    “蚂蚁也很渺小不值一提,可是当它们聚集成军的时候,你也不得不防他们会做出什么令你想不到的事情!”表可汗举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从他一进来到现在,跟也叶护说的话虽然不多,但是不知为何,已经让他觉得口干舌燥。醇厚的美酒也没能起到期待的滋润作用,他用笑容遮下他浩瀚的焦躁,尽量让语气符合他的身份地位与适宜的心境,“的确,这是只能在叶护大人这里才能够喝得到的美味!单单是闻它的香味儿,就已经能够让人心旷神怡!”

    “表可汗这么说真是让人觉得惭愧!”这位第一叶护闪动着他真诚至极的目光!他在大汗身边的修炼让他的笑容在任何时刻都一样的无可挑剔!

    “这并没有什么!叶护大人用您的机智与力量保护着沙漠上人们的幸福与安康,当然可以享受这样美味之极的葡萄酒。或者说,这些东西还不够。您还可以享用更高贵的东西。”表可汗忽然觉得自己正被脖子上扣得很紧的那颗锁扣,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于是,他伸长了脖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才感觉到脖子上有一点点的放松。今天,他之所以会在自己带的项圈之上添加这根锁扣,是因为这东西与眼前正在跟他说话的也护有着不解之缘。在这位叶护大人年轻的时候,曾经亲手把这东西送给了表可汗,并跟他保证,这就是他会像向忠诚也会永远帮助他的信物。所以他很特别的带了这东西,尽管它要添加在脖子上时,会让人像窒息那么难受。来的时候,他在想这东西到底会有什么作用呢?现在,他可以得到初步的答案了。它曾经的主人对它忽视的很严重。他甚至没有把一丝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他早已经把他的承诺扔进了属于遗忘的垃圾堆里面了。他这个表可汗,对堂堂的叶护大人来说,不过是与那些同样处在困境之中,前来相求的可怜人一样。不过是个落魄者。一个接下来连在西突厥的去留,都很难说定的丧家之犬。

    当表可汗面前的侍女又一次为他添满酒杯的时候。叶护一派体贴样子的训斥她,“怎么没有这么眼力,没有看到表可汗的左手曾经受过伤吗?那伤疤还在上面,在他的右手边倒酒,他习惯用右手喝酒!”

    表可汗其实一直很讨厌人提起这些旧事,不过,现在他只能压抑着怒火,朝着那个故作关心他的人点点头。然后,下意识的,将他的左手从酒案上收回,以免一会儿,这位叶护大人,酒兴高涨,又会提到他肩膀上曾经受过的伤。他曾经差点为了那块伤痕而死去,但是后来千难万险的熬了下来。在这个重新陷入危险的时刻,揭起旧日伤疤的行为,会让他的心一阵跟着一阵的发痛。果然,最熟悉你的人才是你最大的敌人,因为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刻,只要他们想要,就可以随意轻巧的揭开你的伤疤,并且确保,你生不如死的那么痛!

    也同时在这个时候,表可汗想起了他的小儿子,他是与所有人看法都不同的,他认为表可汗应该完整的露出他的伤口,让那些臣服看看看他手中获得的权利,并非是天上降落的馅饼。而是他挥舞手中权杖,击打这个尘世的收获。那其实是表可汗小儿子还小的时候给他父汗讲了一个故事,提到了权杖与击打世界的能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