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朴愿拙心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朴愿拙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虎克苏逼视着大阏氏,您自持的高贵,对巴妃来说毫无意义,那女人,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您没有权利相信她是守信之人!”

    “你要怎么做?”大阏氏的目光依旧凶狠!或许,虎克苏接下来的说法,不能让她满意的话,她会直接杀掉他。

    虎克苏目光里现,出那种比任何的珍宝都要炫目的光泽,“这些,准备为大汗表演的人,会从天刚刚擦黑开始,就在这里准备他们的节目,所有人,都因为太过专心于自己的准备,而不知道大阏氏什么时候来的,又是是什么时候从自己身边离开的,也就会视同为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全部的时间,您是一直一直和他们一样都在这里,因为在这里要用这种舞蹈来取悦大汗的所有人,都在焦头烂额的琢磨着自己所要表演的舞蹈以及有可能出现的纰漏,有人问起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大阏氏您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说是从一开始,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你在制造我不在场的证据!”大阏氏在理解了他用意的同时,下意识的问出这个问题!

    “就是这样朴实无华,却绝对有力量的心愿!”虎克苏目光闪烁出锃明瓦亮的光泽回答着!此时此刻就像是有一个全新的生命在他体内疯狂生长,且已经探出头来!

    “但,我们什么都没准备,也是事实!”大阏氏觉得自己已经呼吸不顺!她在觉得这个办法荒唐的同时,也在期待着这个办法!

    虎克苏的嘴巴,又一次靠近他的姑母,“现在的手足无措,也总比被人揭发时的手足无措,要好上一万倍!无论是如何凌乱不堪,如何被人耻笑的舞蹈,在这一夜过后,姑母您,就再不用理会,那个夜晚中,有谁找到了你我的身影,又有谁,想要把它当作当上青云之路的阶梯。那些,想要依靠这个揭发,得到一切的人,会发现,众口铄金的力量会轻易将他们所有指正摧毁。”然后,他把他的头,从他大姑母的耳朵边移开,再次正视她的眼睛,“这一次,姑母您才应该感谢上神,赐予了这样的机会,让这个表演选择的时间是今天。”

    在这座大帐之外,二人一狼的身影再次在夜色中如同落笔勾勒出来的图画般出现。

    巴伦王妃把目光挪向一直笑吟吟的阿森底,“那又是什么?那位可爱的大侄子拉着她的姑母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唱歌跳舞的话,那他们的闲心,可真是不可小觑。”

    狼孩在夜色之中轻笑一声,那声音婉转而哀厉,它的一切习惯在狼群身上获得,包括喜欢对着明亮的月色哀嚎,不过,现在,这连绵不绝的长吼声,很快被大帐之中传来的喜乐之声掩盖。

    阿森底乐呵呵的回答,“那位大汗,的确跟传说中的一样,喜欢看群魔乱舞,这就是那样的地方,不管你会不会跳舞,只要将你的一切肢体动作展示给他,就会得到他的赏赐,他们这个时候来这里,应该是想要抹杀掉,他们可能出现在印帐之前并且杀人,在时间上的最后一点点儿可能性,这想法,不能说不精妙!”

    “这说的过去吗,这里有无数双眼睛,当然会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巴妃觉得虎克苏的办法终究有些牵强!

    “今天,只有这里,才是最说得过去的地方,因为不计位分高低,这里一直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即使是高贵如大汗出现在此地,他们也会按部就班的准备自己的表演,尤其是在所有人都忙乱不堪,无暇关注他们的来去的此刻,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混进去,不被别人确定到底是什么时间混进去的。能想这个办法的人也算是有点脑子。”阿森底,是在今天上午才了解到这座舞帐到底是什么样的去处的!到了晚上,就派上了这么大的用场,连他自己都觉得神奇之极!

    “可惜啊可惜,这块肥肉,我们刚刚只咬了一口,接下来,还想尝尝剩下的部分的余韵呢!他们这是要跳出我们的掌心了吗?”巴伦王妃觉得他们应该拦住就要从他们的圈套里蹦跶出去的大阏氏!

    ***

    在那做得混乱不堪,简直如同一片散沙的帐篷之中的大阏氏还在担心她到底能以什么样的舞蹈僵硬的取悦大汗,这一边只是努力将脸上画出油彩的虎克苏,好似不怎么关心他接下来要跳舞的动作,而只关心他脸上的妆容是否得体突出。

    “那你不务正业的时候是在擅长这些吗?”大阏氏的问句从来都这么色彩犀利。虎克苏早已经习惯了忍气吞声,要是哪一天她突然对她说话温柔的话。他反而会觉得那是万箭穿心呢。

    他手上的画笔没停,不入第六耳的声音却同时响起,“大姑母可以放心,今天,我们只要在这里画的花里胡哨就行了,那个舞,是根本不需要跳的!”

    “你在耍什么花招!”大阏氏简直是感觉受到了愚弄,她为了这个舞,已经忧心忡忡了半天,她心中,早就在鄙夷这些身姿柔软妖媚如蛇的家伙们。她的部族,她的阿爹,在她小时候就教育她,要致力于保护这片沙漠。要为他们部族的一切功劳留上印记,所以,他们斩杀的敌人,脖子上都会留下与众不同的伤口,连他们打造的兵器也会被刻上与众不同的标记。我们的每一时一刻,所有的心思,都会花费在这些值得感恩的保卫之上。她小的时候甚至没有穿过什么花衣裳,只是嫁给大汗的时候,为了吸引他的目光,才将自己变得缤纷不同……

    “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阿修达……大汗会在没有心思看接下来的表演!”虎克苏一脸悠闲的笃定!

    听着他这个答案的大阏氏正有些恼怒的,看着在他身边经过,却视她与不见的贵族夫人,她恨恨低声,“全是可恶的家伙,总有一天我会让她们想着我的脸他们身上同时出现的伤口,夜夜无眠!”

    虎克苏已经懒得纠正他姑母的那些只适合她那尊贵的座位,却不适合这里愤怒了,在这里就是这样的,大家都会变得平等,所有的人都只关注于如何将自己打扮的缤纷夺目与众不同在某个一瞬间带给大汗足够的视觉冲击。那一刻,他们就是他们所扮演的那些角色而并非是他们原本的身份,即便是大汗在这里出现,所有的人也会假装着,当做是没有看到他们,这同时也是对大汗喜好的尊敬,看破不说破,才有大汗喜欢的那种乐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