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摩仙眷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摩仙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巴伦王妃觉得的全身上下,除了思想,所有的地方都僵住了,要么,就是与那些游魂争斗正酣,她大声喊希望引起他们的注意,让他们马上清醒。只要苦苦哀求巴伦。她就会得救,可是所有的一切,所有的血肉,都在喧嚣中争斗,他们不听她的。

    她的夫君与他共同拜过天地,他们的誓言就算不是真心说出的,但是上天也曾经在耳中,变成了无可改悔的事实。况且表可汗帮了她,说她怀了他的骨肉。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她看到他笑了。就算是不顾及她,他也会顾及他的骨肉,他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她至少还应该有九个月的时间啊。不对不对,如果孩子刚刚生下来需要哺乳的话,那么她还有更多的时间。这孩子可以很可爱。她也可以借孩子带来的福气。长久的以她王妃的身份活在他身边。

    那一切消失的太快。就像那一年,永远藏在她记忆之中,刮走了她心爱的小马的那场狂风!她那么看着她的小马飞上了天,可是没有人能够把它拉下来,直到,它最后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的剑就要挥过来了,让她猛然惊醒,她想起来,她根本没有那个孩子。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足够久,但是她的肚子从来就没有任何的动静。她又看了那一把,纠结着众多鬼魂的剑,怪不得他会过来杀我呢,因为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的父兄背叛了他,而她对他撒了谎。也是,他本来就不相信她。还偷偷让人给她配打胎药。不知情的时候她是喝了几次的,但是后来,她一次都没有喝,她把那些药给换掉了。真正的事实应该是,他根本就不想要她的孩子。那么她干脆就死在他的剑下算了。那样,也可以变成像这些鬼魂一样,狠狠扒在他剑上,一直到老的灵魂。看他登王位。看他享鸿福!要是这样想想的话,在那把剑挥来的时候应该就不会害怕了。而且正如巴伦所说的,她会长久的占据在巴伦王妃的位份之上。他后世的那些子孙们,也会永远祭拜在她的牌位之下。她力气这么弱,只需要一个小小的伤口就能死掉。她还在很小的时候就想过,如果她的一生会早早死,那么留在人们记忆里的哪怕只有一点点,也会使她年少青春时的样子。一提起她还会说那个年少的小公主。再想到这些,在心中做好折中的时候,她才起头,简直就要迎着刀锋去吻合血与剑的碰撞。下一瞬,她被心中另一股如同潮涌般的恐惧所击败,她才不要死的这么不明不白。像这样,以她父兄的失误而死去。隐藏在她身上,世代流传的,那种父兄之间传下来的戾气,瞬间在她身上复活。这一瞬,她真的痛恨自己是个女人,如果,她也能生成个男孩子,身披战甲力战四方,只以自己的力量称王称霸,再也不用仰仗某个男人的垂青。这样的人生会有多么的快活。会有多么的恣意潇洒。

    长存在梦中的那把剑,落下的很慢,她心中转过了一千种想法,一万种害怕,几百万种的憎恨,那柄剑好像还是在挥来的路上。

    直到外面某匹战马的嘶鸣,彻底的惊醒了她那个一遍遍承受恐惧的梦。她才满头大汗的从那些惊悸颤抖中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使劲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警告自己不要再做那些乱梦,她已经有了属于她自己的选择。不再寻找,也不再依靠。从此只说假话,也不会对任何人使用真心。也就不会被任何人伤害。就算那些要来伤害她的人,手里面都有锋利的宝剑。她也会用她的唇枪舌剑温柔的。温水煮青蛙的,将他们全部葬送。

    不过,这些劝诫根本没用,她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找寻不到一点点的睡意。只能在外面守着的侍女叫进来,让她们准备一杯她父汗一直很喜欢在夜里面喝用来助眠的睡酒。果然只要有父汗的地方,这种东西就没少准备,她们很快拿了过来,她很不听劝的,一连饮了三大杯。终于觉得眼皮发重,可以躺下。这回,就让那些酒与那些噩梦纠缠吧,而她将会获得一场好睡了吧。

    不过,依然没有用,在梦里巴伦就像是长了翅膀,每一次,都很快很快的飞到她面前,无论她身在何地,跟他强硬还是向他求饶?他总会像猎人一样,紧紧的跟随在她身后。而追逐他她的脚步声,总是咚咚的敲在她心上。还有那把长剑被提拎着刮过那些沙子,发出尖锐的声音。他正一步步的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可是,她还鬼迷心窍的想到,她马上就要见她的心上人,但是,却没有梳洗的事情。她每次见他的时候都要花费心思做很多的装扮。为了得知他的喜好,也会花大把大把的银钱,去打听那些是在巴伦周围的侍女,她们每个人为了得到她的奖赏,都会绞尽脑汁的说一个出来,然后,组成大大的要点,她让她们,将全部的内容,都列在一张羊皮上。然后,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那时的她,有多么认真。就像一个想要得到糖吃而努力背下整张汉书的小孩子。但是现在想来,那时的她有多么可怜,比起那些要死记硬背下去的巴伦喜欢的东西。她每日每夜对她心上人的漫长等待,才是最辛苦熬人的东西。他到底去了哪里?在处理表可汗交给他的军务。还是又去见了那个女人?她每天数着沙漏过日子,每天数着日影过的日子。无尽的盘算,都因为那个男人。这一次,她总算能够见到他了。最起码要杀掉她的话,会有最后的警告,也要宣读她的罪名。他会亲自前来的吧?快要死掉的时候,还能见到一眼心上人。害人的话本子里,总是把别离描摹的那么凄美浪漫。

    可是这个梦。就像之前所有的噩梦一样。都不尽人意,那么的不肯垂怜,让她在回过头的瞬间对上那双骷髅一样的眼睛,然后发现,那并不是巴伦!那个天大一样大的失望,让她死命奔跑的脚步停了下来。巴伦他可真是小气。甚至就想,像这样,假以他人之手,一言不发的把自己杀掉。

    这时,她忽然记起来自己满面泪痕。一脸乞讨的表情。跪下来求她那可贵的心上之人,祈求他的怜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