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睹龙卸甲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睹龙卸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巴伦止住自己身后这群人,想要一股脑与大王子兵合一处的冲动,只允许他们恭恭敬敬站着等被自己派人先去与他的大兄长交流。自己身边的这些侍卫,看清楚了,大王子的样子,确认在不会有什么节外生枝的危险后就全散在沙子上面暂时休息。

    看到大王子迈着沉重的步伐。巴伦觉得欣慰不少,看来,他赶路的时间不短了。又受了刚刚的惊吓,努力奋战……真是可惜,如果刚刚那混战的时间能够持续的更久一点……

    巴伦目不转睛的怒视着他大兄长怒气冲冲走过来的样子,知道自己刚刚在太岁头上动了土,必定不会有什么好言好语。说不定还会动刀,要是那样的话……他微微思索了一下,动身去接。

    走了一半路程之后,又摒弃了身后的随从,因为心中打定了某个主意,要自己单独去。

    “是因为借着夜色壮胆,就开始胡乱非为了么?”他的大兄长发出的怒吼如同猛狮之怒!

    巴伦的心不由自主的畏缩了一下,他从小在他哥哥的淫威下长大,虽然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他会这么问,而接下来的故事也会变得很惨烈,但是真实亲耳听到他的质问的时候,他没能忍住那个颤抖!但是,打完之后,又觉得这个颤抖的动作颤抖得如此的显而易见简直是恰到好处的抹去了他哥哥对他的防备,“这会是世界上最好的礼物!我是这样说的,也会这样做!”

    他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来自被踩在脚底的沙子的嘶喊,就着那几乎在吐火一样的嘶喊声,他一步步走近他的大兄长,而脑海里一片混乱,到底要怎么样杀掉他,就算能够杀掉他。要怎么跟父汗解释,那个原因,恐怕在这世上,就没有人能够解释得了手足相残的理由。

    不过,几乎也是与此同时的,他得到了那个答案。其实,并不复杂,只要他能杀了他,成为他父汗唯一的儿子,那么,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给身后这群人的解释,也是如此,只要能够杀死他的大兄长,这些人,会很聪明的成为自己的手下。反正早晚都会是,又何必在乎提前一些。

    吐喜部的大王子声如洪钟,他很清楚,这一切并非误会,他的弟弟到底在想什么,他不但不得自己喜欢,也不得父亲的喜欢,既没有权力,又没有仰仗!如果,父汗将手里的权利交到自己手里,他将终其一生只能任凭自己的驱使。或者,连驱使都会被自己嫌弃!成为最悲惨的王子!无法翻身阴影中的垂泪者!所以,他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扮猪吃虎他的弟弟总有一天会像这样尝试!大王子觉得这是在他们血液之中存在东西,先天的掠夺性,即使在这个一直被他认为惧怕着自己的弟弟身上,也当然会存在这种天性,根本不用费力求证,只要想想自己就可以了,“没有误杀我成功,现在一定很恼火吧!放心吧,就会像你想象的那样,今天的失误,会是你这一辈子的痛苦,我会好好记住,也会好好告诉父汗!这样说也不确切,我是会添油加醋的!跟你的想象一般不二!而你只能接受,因为失败者不能够挑三拣四!”那样傲视一切向他走过来的大王子,并没有想到,他真的敢对他下手,所以以为一切已经迎刃而解的他,直接伸手扔掉了手中从他手下人,手里抢过来的刀。迈开大步打算越过巴伦向着那些目击者去。现在他脑子里想的是,要重视这些目击者。不用太麻烦,只要他们在父汗面前实话实说,今天的状况。

    冰凉,狠厉的刀刃,在巴伦的手掌之上叹息。那个一贯自以为是的家伙。竟然这么堂皇的,就在自己面前扔了他的武器,要么说,骄傲是最毒的毒药!某一寸刀锋之间,他听到了,那锋利的催促,机会只有一次,拼一次吧,他告诉自己。机会如此恰当,而且你已经撒了第一个谎,如果不现在马上动手的话,身后的那些人马上就会和他的大兄长结为一体。那时那是进退无路的群起而攻之,但是只要现在他能够抢占时机,先发制人,机会又会重新回到自己手中!至于结果,又为什么想的那么坏呢?或者说在一个已经朝坏方向发展的结果面前,任何的结果都会变得无足轻重!

    唯一让他恐惧的是他记得,在他还没有足够的胆怯,还在初生牛犊,不怕虎时向他大兄长挥出的他人生中第一刀时的情况,那年他只有十岁!当时他的大兄长得胜归来,就站在他面前,敌人的鲜血在他头上结痂!他表他表达祝贺之意,得来的是他兄长的白眼!那时他气不过,抢过了侍卫手上的剑,向他哥哥挥着出去!却因为动作太过缓慢,反而被他兄长挥了一拳!他本以为时间流逝,那些记忆会变得清淡甚至找不到一丝丝痕迹,不过那一拳的记忆,却从来没有任何淡化,他一直那么清清楚楚的,重量十足的一遍又一遍的会在他脸上,让他一旦有喘息的时机,一旦让思想放松,就会重新站到他大兄长的面前,接受那一拳的重掴!打得他昏天黑地!

    于是他人生的全部愿望就是想要看看当他的兄长失败在他的刀上,流出的鲜血会是什么样子的?那是他的脸上会呈现如何的表情,他会否因为要保持身份,而绝不喊出那个痛字!但其实在他的记忆之中,怎么也拼凑不出那张他的兄长会在他面前表现得扭曲的脸!这让他觉得很痛苦!之所以想不到,是因为绝不对不会做到吗?他的心在颤抖。在一瞬之间又想到了他父亲越过了他直接看向他兄长的眼神。

    ““你就是沙漠之鹰!永远在无人能及的高度自由盘旋!”他的父汗那样赞许着他的哥哥,无论是话语还是眼神中的鼓励都浓烈灿烂。然后大帐上父汗所有的亲兵,把他高高举起,向上抛了一次又一次!他看到所有人看向他兄长的眼神都像是看向天神,不能以正常的目光看他都要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还要特意嘱咐自己的孩子接近他的背影,以获得它的能量与照拂!现在他就是那么格外神奇的,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当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随后又能想起他大兄长俘虏来的那个人的脸!虽然上面全是仇恨,但是他仍然一直嚷着让他死在他大兄长手里才甘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