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中阳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中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只要合周与汉人见面,就有机会抓到他把柄。”无忧双眸掠过一丝有把握的确定!他们是一定会见面的,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两个人一定还有很多话要互相交代!

    看无忧认真,巴伦也只好正式起来,和无忧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办法,对付那么凶猛的人,当然不能这样想办法,可对面站着的人是无忧,一切就没有什么错的,他愿意一直站在这里慢慢的想办法,哪怕是要想上一辈子呢!“但,那位公子好像,太过无所不知呢!那样小心到极致的狐狸,我们到底又要怎么样才能够抓住它的尾巴!一直太过油滑,完全握不住手的!”

    “我仔细想过了,既然不能暗中去抓的狐狸,就应该光明正大吸引过来!为了保证消息的有效性与新鲜的程度,合周会在得到特别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将它送出去!所以,王子殿下,您这就制造出来一个,需要他第一时间送出的消息吧!只要足够香甜可口,他就不会忍着不动!”无忧的声音,虽然放得很低,可字字都清亮!那么,好看的认真思索的样子,连经过她的风都变得温馨可爱。巴伦一时之间看的沉醉!

    四下里陷入无限蔓延的寂静!

    好半天,巴伦才跟上正题,“姑娘的意思是这位公子,一直在把西突厥的消息送给汉地吗?实际的证据也存在吗?”他父汗可不会听他的一面之词!他父汗现在可是真心的欣赏那位公子!也是在真心的期待着他大兄长能过来帮忙!而他还同多年前一样,只是他父汗眼里的小孩子!

    这是再中规中矩不过的推断了,无忧肯定之极的说着,只差没在脸上写的我确定三个字,“从汉地来这里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要不是有人相助,怎么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达成!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合周一定跟那边的某个大人物早有约定,所以,那些错综复杂的大显贵族势力,才没有紧跟着追踪而来。他那个人,无论是做什么事,都会设置前后两条退路。所以,要让表大汗想出办法,把现在握在大汉手中的人要过来,他会是以上所有秘密的突破口,那之后……”

    “现在提退路,还太早了,因为那之前,光是要得到那个人,就根本不可能!而且也太像是要销毁一切证据。”巴伦一本正经的说完这些话之后,情不自禁的开始,忐忑无忧的反应,她是找他帮忙的,但现在,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拆台的,根本不像是什么帮忙的!只因事情一牵扯到他父汗他就没有甚奈何!

    没想到,无忧的表情是浑不在意,连见了几次就飞过几次的眼刀都没有飞过来一只,听到他说一切不可能,就认真的给他找一切可能的证据,“如果说,之前要的那个人,很难的话,在大汗已经怀疑表可汗的现在,要到那个人,反而会变得极度容易!因为那个人的存在,会变成诱饵投过来!”

    “合周不会想不到这一点的!他肯定早有防范。”巴伦的声音渐低,像是在为他只能说出这些丧气的话而愧疚!

    而他不敢完全对视的无忧的目光,在那个朦胧的偷偷望眼里面,模糊成了淡月疏梅,是那样的好看,她看着他,“说的不错,肯定会早有防范,因为,他会早早的毒死那个人!不过,在那之前,我已经花了不小的代价,买通了去给那个汉人送饭的奴隶!让合周的毒药不会起作用。所以,现在,只要王子去说服表可汗,向大汗要人就可以!”

    无忧说完之后莫名其妙没有等他的什么回答飘飘,就只是悠悠做个万福,转身离开。整个动作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不过,她心中知道。巴伦会很快追上来。果然不出所料,巴伦比她所想的更快一步,拦在她身前,着急着说,“我们见面,也可以说一些,不让人这么烦恼的话。”他的手,环住她的腰。他的心那么大声的砰砰乱跳!这是他期待已久的僭越!

    在他看不到的那个方向。无忧慢慢的阖住眼睛。整颗心都像是存在的深潭里面,而且一直下沉,一直成永不停息的下沉,四面八方全是水,让她呼吸不得!“时间真的很紧张!”郁闷到最后,她终于憋出了这句话,不论发生了什么,只要一切都围绕着自己的事情就好,就在心中劝自己,然后说出这些话!是这尘世不允许他大度,是这情格势禁,让她只能自私!

    “我欢喜你的心也很紧张!我对你的那些喜欢,你也起码要有一次你很高兴的感觉来回应我啊!我真的很想你!”巴伦的情绪就这么转眼之间,轰轰烈烈的涌上来,他的眼神,像是惊涛骇浪,那样的卷起又溅落!

    “这次时间太仓促了,如果下一次,王子殿下还是这么想我的话,就应该提前告诉我!那样我也会做好准备,多留一些时间!”无忧的目光在她的对视之中扭曲,但是马上可以确认,仍然是一个微笑,潋滟的就像如日中天的太阳!

    他被那样的目光注视的,有些晕眩神迷,差点就不再纠结于那个答案,但是又马上清醒,他就是想得到一个答案,要是一直像这样打哑谜,他永远都不是无忧的对手,“就算,我真的能够提前告诉你,你确定,你会真的欢喜留在这里!”

    “不会欢喜,但是王子殿下那样说的话,我会那样做的!”无忧就那么施施然的,向他拜了拜,连一个假话也不肯敷衍给他!

    他有好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刚开始一直很婉转,现在又为什么直截了当,真的很让人伤心呢!如果因为这个抑郁成疾的话,可能就不会帮到无忧了!啊!感觉真的是很受伤!”

    无忧从头到尾都是那个明朗可爱的笑容,高兴的时候也用不高兴的时候也用,也不管他会是如何反应,依然柔声细语的实话实说,“王子殿下的都忘了不成!我们一开始说的也是相互利用。”

    “那么,之前,那些甜言蜜语,又是用来做什么的!”他的笑容冷冷的漫开在,吹气之中!又装作平常惯了的桀骜,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握在袖子里面的手已经在微微颤抖!他分明知道,现在不住追问的自己就像一个窘迫的小孩子,为了一颗糖上蹿下跳丑态百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