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讹之讹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讹之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表可汗不耐烦的挥手,“真是个混蛋,你口里所说的那个女人,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是你的王妃,他父兄手里的那些精兵强将,也是我们所需要的,你做不好事情还要让人家说三道四!真是没用之极,早知道我就带你的哥哥来了!真是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巴伦王子擦了一把脸上不断留下来的酒珠,压下心中已经滚滚燃烧,窜起丈高火苗的怒火,将那声音收敛的,恭顺自然,“儿子之所以赶过来迟了,是因为刚才,与那位国师交手,被他困住了!”

    “国师?你说的是……”表可汗听到国师二字忍不住重复道!大汗极度信任的国师无所不能,已经是传遍了整个沙漠的传说!而且表可汗为了来到这里,不至于两眼一抹黑的收买的几个人,从他们口中也打听到了这位国师的与众不同之处!据说他法力浩瀚,曾在众人面前亲自召唤猛虎,沟通天意!如果说这只是人嘴两层皮,正反皆可说的流言,那么,从来都不信什么神仙运命的表兄对这位国师的倚重,也在侧应着这些神奇说法!就让人再无法只把这个国师的神奇简单列入以讹传讹,以假传假!

    “正是大汗身边的红人!”巴伦垂头!果然是个人物,在这西突厥里面,也没有几个身份高到,可以让他父汗闻之变色的人了。他父汗是什么人,从不知道为什么害怕也不会争取什么,老天是王大,他就是王二的纵横跋扈之尊!巴伦开始在心中慢慢合计着,到底要怎么说,才能够让他父汗消气!

    此时的表可汗明显已经怒的更深,“我们可是来做正事的,怎么可以到处得罪人,你疯了不成!再说,那国师从来都是呆在神坛里面的,你若不是有意去招惹,又怎么会遇到他!”

    “父汗容禀,这位国师,看来是与大汗身边叫做合周的门人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儿子只不过是想拉拢一下那位公子,就被他不阴不阳的阻止!看来我们跟他的关系,不论是我们做什么,或者是不做什么,因为他在帮某个人的缘故,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走向同一个方向的。”巴伦一提起国师相救合周的事情,就忍不住切齿,那是若然,不是那个无上国师出来打扰,区区一个文生,只怕,见他真实的提的刀,早就会被吓出了那些腿软心折的可怜样子来!看看他父汗还是没有消气,巴伦干脆义愤填膺,“在儿子看来,无论是我们之前派人来寻找,还是现在我们真的动身来到这里,自己寻找,都一直找不到,那些单据的原因,应该就是找错了地方!而今天国师突然出现,虽然讲了我的好事,但是却给了大家一个提醒!一个不相关的人无缘无故的出现,也就意味着会有必然的联系,除了那个合周的吸引,作为表面的掩饰,也许这位国师,这是那个叛徒收藏秘密的帮凶!”

    这下,表可汗不再发怒了!“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那个叛徒能那么安生的好好隐藏下来,背后的力量当然不能小觑!若要果真是在国师那里厮混……”

    巴伦见他父汗那里,已经被说的有活动气儿,趁热打铁的建议道,“父汗我们直接对那个人动手吧!趁现在他还在神坛之中,并未被大汗带在身边!”

    “拉拢那种那个人的想法不成了吗?那可是我们第一个该打的主意!你说的对,那个能拿着我们东西带来这里的人,得到这样重要的东西,第一个能送给的人我们找了几乎所有,都没有,就应该是国师了。既然他与那位合周公子有所连不能从他突破,就应该着手于他身边的人。”表可汗仍然不想蛮干!

    “那个好像也并不容易,因为他的身边的人更像是神秘兮兮的整体,无论怎么看,都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我们若是一味的等下去,恐怕会等出问题!”巴伦本以为救了火后能够烧一把熊熊大火,哪里想到刚刚冒了一个火星,父汗就又改变了主意。

    “我的儿子就能回答我这么多吗?要真的是我的儿子就不会告诉我,不可能三个字。我的儿子是沙漠上迎着风沙亦能高翔万里的雄鹰!无论是他的眼里,还是他的心里,都不会藏有或者是一瞬之间出现不可能三个字。不是一直要我只将目光放在你身上吗?如果想证明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就把我们丢了的东西重新握到手中吧!如果真的想超过你哥哥,这次就是机会,而且不会有下一次了!”高高在上的声音奔腾咆哮。如同乌云密布时,盘旋呼啸的惊雷。他的父汗在他这样的年纪里,早已经身赴无数次险战,拥有少年威名。而几乎所有人都在说,他的哥哥,才更像他父汗,不仅长着一样丑陋的面孔,巨肥的身材,还有一样,无所顾忌的胆魄!但以上所有的这些,在他儿时起就是他心中的刺,从小到大都刺的他血淋淋的生疼!

    于是半是真心半是假意的冷笑,“儿子也是一样的打算,要让父汗看到我的能力!我会比哥哥更好的父汗的儿子!请父皇放心,既然现在已经撕破脸了的话,有很多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简单了,我们可以直接去国师那里找我们要的东西!”

    “直接去神坛那里找,你是否太过放肆,我们毕竟是来做客的,大体上还得有客人的样子。你是知道的,如果真的惊动了我表哥,被他察觉了,我们真正的来意的话,这里尊贵的客人,我们可就当不得了!也就再也没有兵不血刃,靠近那东西的机会。如果真的要打一场仗来接近的东西的话,需要的时间也太过漫长。”表可汗眯眼,“我们该当使用的办法,明看着,是妥协,实则只应该是皮上的避嫌,内里的激进才是!”

    “儿子会只以儿子的名义前去,那样与我们的整个部族无关,而且就在刚刚,让儿子找到一个办法,可以有一个借口,名正言顺的前去神坛!”巴伦阴鸷而笑!

    表大汗瓮声瓮气的问道,“我们初来乍到又会有什么样合理,还说得过去的借口。”

    “女人!”巴伦答的痛快!

    表可汗不解,“这关女人什么事?”

    “是一个主动跑过来要跟我们合作的女人说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想到,第一次见无忧的样子。是那种能让他体会到女人这两个字,最本质意义的女子。

    https:///book_42405/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