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面少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面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汗听了颂扬道,“巴伦可真能干!这样的好事,你我可从来没有得到过。汉人常说后生可畏!巴伦做的真好,也不负大家给他起的混世魔王的名字。”听大汗这样夸在玩,整个帐篷之中,立即整整齐齐的山呼,“巴伦,巴伦,巴伦。”

    看帐中贵客们与这位表可汗的熟识度,这位大汗的表弟,是这座大帐之中的常客,但是合周和无忧,却是第一次见到他们,所以要将这位巴伦小王子的名字跟在座的,哪个少年对照起来的话……无忧的目光落在又一次向自己望来的那少年身上,此时的他已经被身边的,兄弟们托举起来,不断的抛向高空。可是很奇怪的,他的目光就是能够穿越那些人群,准确无误的落在无忧身上,原来是他。唯有在心中冷笑,看来,能够击伤的那些人,的命根子,又取回那些人的珍宝,的原因。并不是这位混世魔王小朋友多么厉害,而是因为他到底算得上是精致的皮囊。不过要是这么来看的话,上神真的是有所偏爱,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没有一个长相精致,他已经全部继承了他母亲,天然的优越,而且不仅如此,就自己单加改良,做到了完美无缺。接下来从汗王们的对话无忧得知,他已经十九岁了,这时的无忧才是不得不感叹,这少年长得可真是面少啊!他们这里的孩子往往因风沙吹拂不息之故,都是长相老成的,没想到他会是一个例外。之前的判断,有一个错的地方,就是坐在他身边的姑娘,她还以为,他们只是互相爱慕,原来这位就是,乌克郡国的公主,此时已经是这位小王子的正妃。怎么感觉自己的挑拨有点难度呢。如果要在他们之间制造什么裂纹的话,好像就是与全体的西突厥对立一样,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很是值得了,以合周的一己之力真的能为自己完美善后吗?她有些止不住兴奋的又要去舀酒。

    忍无忍可忍的合周终于伸出手。

    按住了她的手臂,“不要在喝了,会很伤身体,这里并没有好的巫医,他们大多都是言过其实的人。”

    无忧不领情的冷笑,“可是,我也记得公子也说过,言过其实的人往往会大有作为。因为用说的往往要比用行动得快,那才是真正的立竿见影!”

    “我向你保证,我们会很快的离开这里。离开这些喜欢言过其实的人。”合周像是红小孩子一样耐心而仔细!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公子自说自话,自以为是的能力这么强了!我又什么时候跟公子说过我要离开这里了?我喜欢这里,葬送梦想的最初地方!我怎么想会想要离开这里。那些孤独,又寒冷的地方,我讨厌死了!如果要死的话,也是死在这里。我说的没错吧,应该是在丢弃梦想的最初位置,那样,来世还可以在这个位置上重拾一点点的记忆。”她恨恨的将手中的酒盏一言而尽。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自己的手掌从合周的手掌之下翻出,“公子,如果那么喜欢游历沙漠的话,就自己去吧!为什么一定要带上我这个累赘呢!我们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说完之后,做出饶有兴致打量合周表情的托腮动作。

    被他冷嘲热讽的男人,仍然保持着注视她的姿势,放在,原本压在她手上的已经变成一个空空握拳的姿势,可是他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如果再喝下去,就不是折磨我,而是折磨你自己了!现在回去好好睡觉,明天早起的时候,也会很清醒的想出对付我的办法!”

    醉了的无忧一见到那副永远平淡,永远知道要做什么,永远无所畏惧的脸,就想要暴跳如雷,“凭什么你说的话全是对的,别人就要照做!做过了这么的闲事儿?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累吗?这些就是你们聪明人的爱好吗?亲身到本来没有跟自己无任何相关的事情之中,忘乎所以的,扭断别人的梦想。不过这些都是我的错,从我第一天见你的时候,就应该跟你隔出山高水长的距离了,那样你就不会害到我了,我也不会害到你。”

    大帐之中的宴饮欢歌以及其他一切,是哭是笑,杯盘相撞之声,似乎铺天席地的漫卷上来。就像是要把人的一生葬送竟滔滔不绝的,欢声笑语里面一样。无忧将杯盏中的酒一口倒下去,喉头的辛辣也跟这些欢歌笑语一样,排山倒海,那却是她一直在期待的感觉,只有那时,她才觉得她像是活着,结果因为用力过猛,一口呛住,又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合周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她这样耍酒疯的全部过程,然后有条不紊的施展关心帮助,包括为她捶背顺酒气。

    大帐之中忽然起了那种,长长的呼哨之声,紧接着是一些人起哄的声音,而带头的这是那位被无忧误以为只是十一二岁少年的,混世魔头表大汗的小王子。

    他在带头嘲笑着合周对无忧的无微不至。口哨声漫天!

    这是无忧在清醒时记得的最后的画面。

    真想看一看合周当时脸上的表情,是否还能够波澜不惊,不动用丝毫的怒气。但是让无忧懊恼的是,她真的很不争气,偏偏在那个同时醉倒了。而过去的一切,除了那些之前开头的部分,还清清楚楚的留在记忆之中,她最想要的那部分。已经完全散失,在之后幽深冗长的梦境之中。又是那个重复了一日又一日的梦,长长的沙漠上,她在竭尽全力的奔跑,可是那些沙子,可恶的沙子,将她使用出来的力气,全部吞噬在柔软的包裹之中,只是短短的距离就已经让她精疲力尽。即使是在梦中,那些可恶的沙子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只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永远走不出这片沙漠。而千百年来,它们从未遇到过敌手。她已经虚弱得如同一丝风儿,她的对手强大到千年,都没有遇到过敌人。

    当尘世再一次在她目光中出现,随之一同出现的是合周的脸,有温暖的光泽在上面闪耀,他的目光一直能够恬静如水,“肚子饿了吧,你就已经睡了一天一夜!”

    “可是头还是很疼!”无忧就着他的手,将他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可是没有用,还是觉得口渴。互相挑拨怒气,她始终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害己害人她好像还真是得心应手,对着合周看的时候,终于能够在他的目光之中找到掩饰不住的痛惜之情,“我喝醉之后有没有闯很大的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