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探陵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探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著想不出鸣棋到底是怎么做到确知探子身份的。消息刚刚产生,即使之前有所猜测,要确具体到某人身上也要花费时间。

    看着云著发呆,鸣棋又是一阵止不住的笑,“那个嘛,现在还不确定呢,确定之后再告诉你,我们先去求神拜佛。”

    “你这到底是在胡乱弄什么?不问苍生问鬼神吗?况且,我们哪有那个时间?”云著是真的要被鸣棋的忽左忽右搞糊涂了。还猜想着,他是不是在这勾心斗角的你来我往之中厌倦了!否则的话,又怎么忽然会提到求神拜佛,他可是个向来只做对自己有用事的人!狂傲以极!

    “可我们有那个精力,而我现在有这个打算。”说完已经动作迅速的转出书案,直向门外去!

    云著看了看鸣棋带着他直奔的方向,“这个好像,还是将军,为那些手下设下的特殊灵寝!”

    “猜的没错。现在外面酷暑难耐。去那边里面一观,会是不错的选择!”鸣棋点了点头!

    转过几个奇怪的方向之后。云著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糊涂了。而且就在此时,一个黑洞洞的大门出现在他们面前,不用观察他的任何形态,只要感受从里面吹出来的凉风,就能够知道这是他们要找的地方。一个完全没有被写进传说里面的幽闭地下宫殿!而云著之所以对他有所耳闻,还是听鸣棋隐约提起过的!但当时对这样的地下陵寝,并没有什么觉得想一看究竟的感觉,反而是觉得王爷的为人很讲义气!

    还没有看清鸣棋到底是触碰了两面山壁之上的什么按钮?就已经看到有两柄火把在他的手中,慢慢燃起火光。鸣棋将那其中的一只递给云著,“这地方,我也不是常常来的。一会儿进去的时候要小心谨慎,见机行事,因为里面会有很多机关,虽然也不是经常打开。”

    然后,鸣棋随着他手中的火把一起转身。走进的凉风吹来的深幽,不见底的黑暗之中。云著其实很想问问鸣棋,第一次来这里的感觉是否会像自己这样,明明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之说的,但却还是觉得,全身上下都毛毛的。不过,另一个疑问也很快的爬上心头,他们这样只有两个人来这里。被皇后指派而来的那个人,能这么清晰的马上知道他们的动向。也很速度跟上来吗?鸣棋这家伙就是这样。怎么能一点都不考虑?那个要鬼鬼祟祟跟着来,却还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他们的尾随者到底有没有可能,连眼睛都不眨的,就错过了这次机会。

    一时间想的太多,就已经跟一直在快步向前的鸣棋稍稍拉开了距离。手里拿着的火把上面的火光如同水流一样的映照着两面的墙壁,现在只是进入墓室中的普通通道。因为是在府院之中,不可能有神道的设置,所以,现在的通道也很长。一直向前面走,两边巍峨矗立的神柱,渐渐的,被手中的火把,投下的光影,映照在地板之上。

    云著可是没有想到,这陵寝的内部设置,如此恢弘阔大,站在楼梯的顶层,向下看的时候,只有一种感觉,就是在这里面不仅收藏着世间全部的英气与果敢,还宛缩了世间所有的繁华。

    直到再次追上鸣棋的脚步。云著才看清,在无限延伸进黑暗的陵寝之中,突然变的进深宽阔,无数的铁甲猎兵,分排开几列站立。这些石质造像,完全按照真人比例打造,由于在石头上涂抹了特别的药剂,让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源源不断的寒气。那种古怪的场景,加上恢弘的队伍,一时之间,让云著忍不住发出啧啧感叹之声。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里面会是这样,听到鸣棋忽然出声的时候,才转过头去看他。

    “我小的时候第一次来这里,一直不明白,他们每一个人都规规矩矩的站在这里,但是,棺椁却不见去向!”鸣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在一个高大雕像的投下来的阴影之中。云著只看过去一眼就能感觉到,从四周透散出来的阴寒之气,不断的渗进皮肤之中去。他伸出手想要将鸣棋,从这阴影之中拉出来。

    在触到他衣料的同时,感觉到他身上也同样不断在发散的寒气。

    鸣棋看了一眼云著伸过来想要拉他的手,“跟我小时候一样的,我也以为,如果站在这些雕像的阴影之中,就会被吸附进去,或者里面的寒气,会透进我的骨骼身体,游走一世。”鸣棋或许正将目光投向的圆柱,已经伸在半空中的手,或许没有,因为阴暗之中,无法看清楚,他目光的真正所在。

    “你来过这里很多次吗?”云著慢慢的收回已经伸长的手臂。在在收回的同时,感觉到指尖在发冷,他慢慢的蜷和手心汲取着手掌之间的温度。

    “其实,也只有两次!”鸣棋的声音,轻如羽毛滑过长空,但却有两倍大的声音,经过墓室的石壁回传回来。

    “所以关于棺椁是怎么回事,世子最终也找到答案了吧!”云著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被四面,八方传来的那种阴森,锐利的气息席卷的,有些微微颤抖。然后感觉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大了!

    鸣棋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穿梭在那些,林立的威风凛凛的英雄雕像之间。

    云著默然的跟随在他身后,像是确定他一定会回答他刚刚那个问题一样的并不催促。他们的足音,就那么突兀的响在所有的冰冷无言之中,那些被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锐利目光,仿佛在跟随着他们身体不断转动的方向,而改变这眼神的关注点。这样的发现,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一切果然正如云著所料,在漫长的一段脚步声之后鸣棋终于开口,“他们的一切,就包含在他们的本身之中。你看,他们脸上每个人的形容相貌都不相同,这本来就是他们的样貌。父王没有太在意别的东西,但是,几乎是苛刻的要求,他们的雕像必须与他们本人相同。”伴随着他的声音,他们一直向幽深的黑暗之中深入,忽然闪耀的金光让云著的心紧紧收缩了一下,要不是鸣棋一直挡在他身前,他也许会惊呼出声吧。等到平稳下心境,仔细看前面出现的两团金色庞然大物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是,两只形态雀跃的金色狮子。飞奔的四蹄仿佛马上就要升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