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火蒙蔽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火蒙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应该满意了吧!世子就应该重新回到我们之前的局面里面来!从而规避与那些危险单枪匹马的近身较量。”皇后顿了一下,“说这些完全是为世子你考虑的话,太虚伪,但要完全说这些是坏话的话,太苛刻!总之好处可以对半分!”

    “从前没有觉得,现在来看娘娘疼爱皇儿的手段,还真是一流!我在上面也能看得出娘娘是真的喜欢九皇子,宁可自己,踏入熊熊火中,也不肯就九皇子推出来给我……要是这样的话,”他从皇后的脸上移开目光,淡定的向立在身边的侍卫吩咐道,“你去打听一下皇上的午睡是否结束……”然后再扭回脸来看向皇后,“有些状况,让人不得不心急。该提早结束的东西,真不想要太多的弯路。皇上应该会出更高的价格吧,其实,会对这东西出很高价格的地方,到处都是,比如,消息阁之类的,可是我还是那么相信娘娘您。第一个就跑来了这里,问您是否需要。只不过,我还是年纪小,不太懂得那些,心里面以为自己很需要,但实际上并不需要,与实际上很需要,却心里觉得不太需要之间的差别。这世上的差别,可真是比比皆是。不提前做一些了解的话,都不好意思出门。就像我今天一样,到底是又多走一些弯路。”

    皇后的目光如热油遇火,“现在,帝国的平静,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持续绵长,既然,大家都是蹲在这棵树上的猢狲,也到底要期待这棵树能够根深叶茂得持久才是。否则可不真成了无枝可依!那样才叫个可怜!”

    鸣棋规矩一礼,“娘娘的金牌说教,就等鸣棋下次清闲了再听吧!我还要去梳洗一下,毕竟,见皇上可不是小事,尤其,还要说这种惊世骇俗的秘密。连滑石粉都要多擦一些,因为毕竟是会出很多汗的。”

    “你……”皇后的声音在发颤。

    “娘娘不必惊慌。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对娘娘是那么的不利,但是,我会尽量用着被别人说起来有点像三寸不烂之舌的东西,给娘娘拗个清白!对了,娘娘刚才说的那些话里面,我想有一点,我需要怀疑,那就是这棵树只是修剪一下枝叶的话,它会更繁茂的,而且树上的猢狲也不会散尽,只不过是被修剪的树枝上面的那个猢狲站不住了而已。娘娘要是总像这样,太过悲天悯人的话,很容易受伤的。”鸣棋的似笑非笑,在一瞬间让人感觉到锐利。

    皇后意味深长的审视着他的面庞,那张俊美脸庞上的笑容,此时此刻,似乎是在专注,其他事物,但那只是表面看来的假象,鸣棋永远不是一个会轻易走神的孩子,他只不过习惯了,用这样的假象蒙蔽他的对手,让他们以为他果然是个偶尔不专心的孩子,可是那眼神却骗不了她,尤其是,他长得太像他的母亲,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让她为大公主,“世子应该知道,为了能够安安稳稳的呆在皇后的位置上,我做过了许许多多的努力,也动用过许多残忍的手段。那么险的荆棘深涧,也徒手爬了过来。马上,就要到顶峰了,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她目光中的力道在加深。她出身望族,自小在富贵之中长大。在十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嫁给皇上,并且为此精打细算。还那么小的她就已经懂得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皇宫的御花园里,是她第一次见到皇上。但,那并不是自然的相信。而是他花了大把的银钱,买通了所有的偶然。而那天的氛围,她永远也不会忘记。眼眸之中,一切事物都是清亮闪耀的。是不是真的呢,似乎,总有些记忆在告诉她,在高大的树木之下,有彩蝶纷飞。她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努力,让空气中弥漫自己的所有。可真正的事实,他们并没有在那是一见钟情,她最初嫁给皇上的时候,只是小小的平妃,直到那个闪光的机会来临。那一次,他毫不犹豫的紧紧握住那个机会,于是人生的另一番景象带着世间最甜美的气息将她笼罩。

    皇宫相比于他的宏伟巍峨,走入其中更多的是让人能够感觉到的,阴沉黑暗。所有深藏嫉妒的声音就围绕在这高高的宫墙之外,日夜不离。迈入深宫中的第一步并不意味着得到,而是意味着会有更多人来攫取自己手中的东西。

    但她不会输。此地没有退路。前进的道路有荆棘深涧,以及密布的砾石组成,在这里,他们拦截一切向前走的人,而在安静的时候,连他们本身也互相倾轧,豁出性命来的搏斗。最后有扭曲,而凶狠的胜利者重新书写争斗的过程。也许,斗争也已经延续到那些被重新扭曲书写过的历史之上,每个字与字之间也在相互角力。

    鸣棋的笑声几如洪钟大吕般的打断她的深思,她很满意,虽然长大的鸣棋,已经不会任由他人随意调动起他的情绪,但是刚刚,她拖延的时间够久的时候,鸣棋还是急切了那么一下,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听得出,“呵呵,这世上的有些是人的自以为是,总是会让别人啼笑皆非,他们以为自己历经磨难方得真经,其实只不过是走了一遭,狗屎运而已。”

    浸沐在烛火光影之中的皇后,像是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讽刺意味一样平静,“给我一段时间思考这件事情吧。那位太尉大人,虽然注定不会是我的人,但是也许在他身上,还有很多值得深挖的东西。世子,可以回去再挖挖看他,而我,就可以有充足够的时间想世子说的这些话。我们之间,鹬蚌相争可不要,忽略了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渔翁。”她在熏香弥漫的幽迷之中轻语。

    “现在到了,大家都提对自己有利条件的时候了吗,”鸣棋用手指弹了弹自己的下巴,“原谅我说的这么直白。主要是娘娘您用的熏香太香了,如果这些事情不说明白的话,有些真正的意思可能就是这些香气飘忽走了。我做这些事情并不是想跟皇后娘娘,您争什么。只是想让自己的计划按部就班而已,而那个计划当中最闪耀的位置上不可或缺的九皇子,您正用您的天网,将他牢牢罩严。要是放在其他别的时候,我倒很乐见这种情况,但是,现在不行。你应该把它暂时还给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