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心昙花闪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心昙花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素喜唇含讥诮,“殿下早想到无路可走的我,会堵上一切的回来找殿下帮忙!那个办法,世子赶快说出来吧!我们再没有可磨磨蹭蹭的理由了!”

    鸣棋笑偎清风,“最起码在这个阶段,九皇子殿下会有皇子妃这样桀骜不驯又聪明严谨的敌人,

    我很欣慰!九皇子殿下一直在跟我们玩九曲回肠,那么我们就跟他玩儿,径情直遂吧!一定要完全的突破他的想象,所有的想象,才会真正的惊吓到他!”

    素喜的目光之中闪出浓厚的期待,“世子的意思是!”

    “直接抓人!”鸣棋道。

    “抓哪一个?”她问。

    “既然懒得分辨,我们需要的是三个人中的哪一个?还是三个人全都需要,那么就干脆让他们一起来好了!反正皇子妃会吃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鸣棋面无表情的作答。

    “世子现在说的是要我动手吗?”她问,却并不真的如何惊讶。

    “确实需要劳动皇子妃的大驾,只不过,审讯的人我会另外提供!”鸣棋肯定道。

    “他们三个可是朝廷命官,本身又并无错处,即使有错,也不是你我能够,参与涉足的,如果直接动手的话……”她激烈提问的眼,正全力期待着鸣棋不可驳倒的见解,起码此时此刻她是在盼望着鸣棋办法中的神力能打破,一切正在生成,阻止她最后确认的那些怀疑。

    “我所说的直接动手,是看在九皇子眼里的直接动手,世人的目光,当然要蒙蔽一下,这并不是什么难题!”鸣棋总是像这样有办法将一切轻描淡写。

    道理似乎没错,但一眼就给她纠正显而易见的纰漏,“可被我们捉住的无辜的人呢,到时候要怎么样放他们走!”

    鸣棋一笑轻快,“这些无聊的琐事就交给九皇子分析好了。谁惹的麻烦,谁来清除残余污垢?”

    这样诡异的说法让她也禁不住笑了起来,“要是让九皇子善后的话,他会觉得很委屈的!也会因为痛恨,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善后!”

    “只要让他没有办法拒绝就好了。只要我们能在那三个人身上,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那么在那之后,是反我说出的话,就算是要让九皇子花费千金,他也不会觉得麻烦可惜的,反而会乖乖的一一做来!”鸣棋弯了弯眉眼,甜美如孩童。

    “世子说的那么严肃的话,看来我就只有相信了,世子提到的帮助审问的人了,又是什么来头!”她稍稍联想自己的表情只觉得简直是像伸着爪的野兽。

    “现在正被关在大牢之中,疯狂无比的简约士怎么样?他可是个对正义无比执著的人!”有光泽进入鸣棋眼底。让他整个人显得耀眼。

    她笑向他,“和鸣棋世子做对手的难处,我好像是终于体会到了呢,就是无论怎么样,都会输!因为好像是没有规则的!让人完全摸不到规律!有时候我也会苦恼一下,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跟世子你做成朋友!就算不是发自真心,也应该是天时地利不得不为的合谋!”

    他大笑起来,“要是真有那样的心愿的话,现在来看,好像是达成了呢!皇子妃应该可以心满意足的,好好合作了吧!”

    “世子能够理解那种感觉吗?因为得到,而害怕,因为得到,知道了这种美味的诱惑,到底深重在哪里?所以即使还品尝在口中,也已经开始感到害怕,因为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品尝到如此美味,所以,有更多的思考蔓延在心胸之中,如何才能够,长久,长久的得到呢!”问完之后才暗悔,鸣棋会猜得到她说的是她自己的。

    “看来,这世上,心满意足四个字,最是胡扯之语!要不然,就是在这四个字之后,应该紧随着昙花一现!这是讨好皇子妃的说法!”鸣棋状似不经意的扫过手指微抖的素喜。

    “虽然,明知道时间紧迫,但是那种不讨好的说法,也说来听听吧!”她微微一沈,“虽然每一次好奇之后的下场都不怎么样!却变得越发想要尝试了呢!”。

    “那些让皇子妃心心念念的追求,与美味,或者苦涩与否无关,只是因为皇子妃的贪婪,贪婪者的人生,只会有绵延不断的贪婪而已,其他的一切味道都会被掩盖,没有收获,没有幸福只有望向那些还不曾拥有的东西的贪婪目光。”鸣棋很欣喜,自己偶尔口无遮拦取得的效果。现在这种效果正在,素喜的脸上体现得很是显而易见!估计也会很快的爬进她心里!

    “看来,应该换个话题了,要不然可能没有办法安安静静的,彼此对坐的,那个简约士,世子到底要怎么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调用他出来审这个案子,尤其是在这种,所有目光都倾注在你身上的时候!”素喜很清楚,没有时间计较别的,况且现在的她,也不在可以计较的处境。

    “那个嘛,啊,对了,皇子妃记得要派一个会学舌的奴才去旁观才行!”鸣棋说完,端起石桌上的那杯酒,倒进口中!

    ***

    素喜能够感觉到跟在自己身后的婢子脚步错乱,总是想要追上来,然后又慢慢的退下去,她顿住脚步,“到底要说什么,吞吞吐吐的!”

    “郡主……郡主真的按要按鸣棋世子的意思,将三个太尉都抓起来吗?如果是个圈套,怎么办。他并不会真心帮我们的。”婢子说完垂下头去,不敢看她的眼睛。自家主子,一向说一不二。她自己明显的质疑,话未出口时,就觉得惶恐。

    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默了半晌,终于还是开口的素喜语声平静之极,“在这个交易当中,从来就不需要真心,只需要火烧眉毛的迫切。身后的火都烧上来的时候,那些陷阱和圈套,反而成了真正的退路。不钻怎么办不知道,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钻进去的话,还会有一线生机。而且又有什么区别呢,要向下走的话,都要靠死命相搏,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安逸的时刻,不是吗?”

    ***

    打着仪仗的一列队伍,被几个九皇子府侍卫打扮的人拦下来。

    听到轿子外面刀剑相撞的声音。里面的白发老者,惊讶的挑起轿帘,看到外面肃然黑衣的侍卫已经将他的几个随从,制服按倒在地上,有些哆口瞪目的,问道,“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是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胆大包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