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后醉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后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皇子看向素喜满眼嘲笑,“你的喜欢与爱还不纯粹。从没想过为心上人牺牲的人,只因嫉妒就误以为,你的心纯粹,你在我的眼中只能是这样的人,我也替你遗憾!”

    就在她想要落荒而逃的那一瞬,想到了九皇子的软肋,这个男人什么都好,

    什么都懂,什么都可以避开,但是好像以上所有的什么之中,唯独缺少了天心那一环,这简直形同于缺少护心宝镜的铠甲,任他全身上下再怎么护卫严密,却已经早早门户大开,她之前一直以为,九皇子敢于走这一步,就是因为心里面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洞穿一切,也防备一切,但现在看来,百密一疏,从来都有它的道理,九皇子也一样,他终究不是神,不可能面面俱到,“那么殿下呢?之于那个女子又是什么样的人,用尽全力也不能真实拥在怀中的人,费尽心血也琢磨不透的人,动遍真情也得不到回报的人!一直想做更多更多纠缠的人。殿下好像也应该想一想,那个女子为什么自己戳破自己的身份,如果只是一次还好,她戳破了两次,她到底在厌烦什么?丢弃什么?想要毁掉什么?答案,好像已经不言而喻!你尝试过那种感觉吗?被你视为最心爱的人,却将他最大的恨意全部用在你身上的时刻,我很感谢那个女子,她也正在让你品尝!殿下可以拭目以待,这还只是疼痛的开始,在未来的许多日子和那许多未知当中,想要挣脱开殿下束缚的女子,会做出更多让你心痛的事情。就像你刚刚所说的,放到心中会痛,拿出去会更痛。殿下刚刚说这世上,你会是让我最伤心的人,其实我以为那并不是正确的说法,这世界上最伤人的其实就是这些至理名言本身,你看它们冷冷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戳中你全部的伤口,它们才是真正让你痛的箭矢。无辜而凋零,却戳出最大的伤口!”

    没有进一步的扑上去撕咬,素喜反而攒出温柔笑靥,“喝一杯怎么样?我们这样的关系,如果不喝一杯酒的话,简直很难坐在一起了,不是不想现在就走吗?那就喝一杯吧,也为我们能坐到一起,找个由头。”

    他笑着反问,“彼此手握对方的凄惶,这酒还会好喝吗?”

    “殿下说的是酒入愁肠!那很好啊!可以耽误所有要做的事,也可以放下所有的伤痛,更可以了解一切前所未知。”她笑的倾国倾城!

    “了解一切!”九皇子放大的表情里的疑问!

    “对啊,因为会酒后吐真言!”她笑,轻丽绝伦!看他对面那人,眼中却只是陌生。

    “你的意思是你确定会比我后醉。”他笑的幽遥疏远!

    “那倒不一定,也许我会比殿下先醉倒!而那所谓的真言是由我来说的。”她抬眸望他深入海的双眼,“殿下是在说好话,但是你的目光,一样只有反感。这可是让人悲伤的发现,酒入愁肠,你说我怎么能不先醉倒呢!”

    “是因为放心了吗?才要先行醉去,放心了,鸣棋世子使用的那个妙计能将我直接扔出这个军营,让我品尝失败是什么滋味!你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轻信的人,即使那时,我信誓旦旦的跟你说,你是我的唯一的时候,也只信我七分吧!”素喜看得出九皇子问这个问题,倒是真心。

    她笑的妩媚,“殿下真的是太聪明了,选择在我们还没有喝酒的时候说这句话,否则的话我有可能会控制不住,撕咬殿下您的!”

    九皇子一笑赞同,“你会咬的很好,这我知道,但是,那样的闪电战,你只能得到一口的便宜,接下来,被生吞的人会是你,所幸,你一直知道的很清楚,即使再怎么握紧拳头,也知更加懂得,在什么时候将它收起!一直都收放自如,确实是你的优点!所以这一次我想问你,鸣棋的那些恶毒,你打算参与么?”

    “殿下难道看不出来吗?他要把你带离这里,可是,那个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要实现对一个人的掌控,握在手中,才能知道火候与生熟!”她温柔转眸看向婢子端上来的酒注,抬手亲自斟酒。

    “掌握好火候与生熟的人,怎么还坐在这里优哉游哉,说想要喝杯酒呢!”他凉飕飕的揭穿她!

    “我确实是想帮助殿下,每时每刻都帮助,成为殿下可以相信的人,也让殿下成为我可以相信的人!这其实只不过是夫妻之间,最基本的要求!但是对我们来说反而太过奢侈了!到底是从那个美好的开始,怎么走到现在卑微的中途,我全部的精力都用去研究这个疑难问题。况且,我所想奉献的那个真心与帮助,也要殿下愿意真心接受才行!啊,话也其实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成是,我还没有这么高尚!不会什么都不期待的做什么?如果要付出应该得到比付出更珍贵的东西吧!”她好奇的看着九皇子发笑,“我,和我的要求真的那么好笑吗?”

    “虽然知道如果确认这个问题的话,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僵,但是真的好像无法否认!两个互不信任的人,想要在最危急的时刻,成为彼此的依靠,等道路走得平顺的时候,再彼此分开,光是这样统一而古怪的设想,就会让人觉得好笑!”面对这样的问题,他竟然有办法就这样笑的天真无邪!让素喜忍不住切齿。

    在硬生生的,在那个咬牙切齿的表情,转变成一个温柔笑意,“可那只是殿下自己的想法。与殿下彼此努力顺路,再到一路走下去,拥有白头偕老天边夕阳,所有的一切,从始到终,都是我的热望!不会更改,也没有更改的余地,不论殿下怎么想,怎么做。我的想法与做法,会始终如一!或者,就如殿下所想的那样,如果炙热的情感到不了的地方,名分也可以到得了。总要得到一些东西才会让人安心。如果没有殿下的真心,我还可以拥有殿下皇子妃的名分,也可以一辈子,都成为,王子殿下的心头刺。那样的话,也许,会获得,比殿下宠妃更多的关注目光!”

    “希求非分的话,我的皇子妃会受伤的!”他拿起酒盏,一饮而尽。

    “爱而不得,也会受伤。就连现在也受着伤呢!”她对他笑,仿佛他们之间并没有这样深不可逾越的裂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