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话外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话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立在素喜身后的小婢子,看着那样别扭的自家主子,咬起唇角。然后移开目光,再不忍看下去。

    突然很大声的砰。

    惊的素席,将扭曲的骨骼又更深的扭曲了一遍。她的额头明显已冒出了冷汗,膝盖上因为错误的姿势而发出的声音。

    婢子这回是完全吓到了,郡主小的时候从马上摔下来过,膝盖一直不好。刚刚那个摔倒的姿势,又是左腿的膝盖,承受了全部的力量。若是在平时素喜一定会痛的受不了,但是现在,却苦苦死撑。

    偏偏这个时候响起那种惊人的声音。料想应该是九皇子用手掌拍在桌子上。不过那力度之大当真惊世骇俗。

    婢子扑过去想要扶起素喜,却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被素喜以手势止住,九皇子又忽然警惕的将声音很低,她不能错失其中的任一。但是因为声音毕竟很低的原因,那句话她还是听的断断续续,“潘太尉……世子就去看那个人一眼吧,在……看过之后,是不会后悔的!”这真让素喜觉得懊恼,好像就是在最为重要的两处,她没有听太清楚。九殿下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无关被提起的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九皇子第一次见面,其实也对鸣棋提到的也是这个姓潘的太尉,在这帝都之中,高官本已多如牛毛,一个区区太尉,并不如何显眼。却能被他前后两次提及。已经可以充分说明些问题。

    不过还不要紧,之后会有鸣棋的回答,也许她还能从其中听出脉络。

    只不过,让她失望的是,鸣棋之后的回答,简直如同云山雾罩似乎全是不着边际的其它。之后,仿佛从未提过之前话题的他们展开善良的交谈,你来我往的,很是融洽,让她这个隐蔽之处的旁听者,甚至,要怀疑觉他们有可能是多年的知交,彼此了解那么多,也有那么多共同的喜好。所以话题才那么轻快的,被带去了别处。

    素喜的心上蓦然就起了一些怀疑,难道这两座大帐之间的秘密,已经被他们察觉了吗?就算他们一双都足够聪明,这座大帐之中的秘密,迟早瞒不了他们二人,但是现在。这个秘密,起始的端头,他们应该无论如何也摸不着头绪的。在心中的诸多答案与问题之间。她最初倾向于的答案是,现在这种状况就应该是他们每次见面时在基本不过的说话的风格。自己绝对不能现在就慌乱,一定要好好回忆,即使是在那些云山雾罩的问对之中,隐藏着的重要的点。她集中,精力,仔细的回忆起,之前他们接下来的一问一答。

    接下来是九皇子开的口,“多读书就是有好处,手握风雷旋转山海也这么容易!”

    “一切要是只凭借多读书就能做到,那可真是太好了!书的作用也没有那么强,只不过是打开了贪婪的缺口!就在某个时刻,某个触点,让你知道你自己有多卑微,有多凄惶!不过在我的人生之中,所做过的,唯一做过的不仅不亏本,还很有赚头的生意,就是读书了!可以与那么多人真心的对话,似乎在那里面,我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答案!成熟的着急,丰富的经验,血与灵的反思。一切显得极其轻巧的,应有尽有。”是九皇子还算郑重的声音。

    “世子现在的犹豫,应该不是为了做不到而产生吧!我很懂得这种困境,明明看到前面有很大的诱饵,但是前去一步却反而有更大的危机,要不怎么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呢!不过收到新玩具的皇后会呈现什么样的状态,又会落入哪番天地,这可都是我们共同好奇的东西!啊!也许你这个送出新玩具的人才会更加好奇。”鸣棋的声音忽高忽低的传出!

    素喜揪住袖子的手,骨节都变得发白,怎么办?她能获得皇后信任的时间并不多,可听到更多他们的对话之后,唯一的感觉就是,之前还算清朗的一个前程,现在变得云雾缭绕!她不仅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走下去,也已经完全忘记自己从何处而来!脑海之中,只反复着那句,九皇子送给皇后的新玩具。指的是自己吗?还是另有其人?或者那个人的名字本就已经被提及,是莫名在整个故事中出现的潘太尉?现在,漩涡会那样产生吗?会吞噬一切么?如果自己现在是与心爱的人并肩战斗,即使困惑,也不会这么痛苦吧。而像这样,对心爱的人举起刀剑又不仅仅只是吓唬,还要真的砍下去,真是让人痛心啊!终究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只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他痛恨又始终无法摆脱的人,这样的结果,她真的觉得惭愧。从前还以为努力只是为了得到欣喜。真正的经历过一次才知道,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聪明人也不能只做聪明事。自己与九皇子都一样。都自以为很聪明的,自投罗网。自己也因为深爱,而向那个人挥起利剑。我也觉得让人欣慰的是。九皇子对于天心的深爱,也形同一把向天心高高举起的利剑。

    婢子纠结着还要不要过去扶,她已经慢慢的试图站起身,然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那才真正的把小丫头吓傻了,自家的主子到底是怎么了,明明因为刚才摔的那一下,连站都站不稳,却偏偏在正常的痛楚之上,添加了一抹欣慰之笑,难道是因为刚刚,在那九皇子与鸣棋世子的对话中听出了什么吗?刚刚那些对话她也一句不差的都听到了,只觉得完全找不到头绪。再一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家主子已经拖着条伤腿,走到了自己身边,低低的声音过耳无痕,“稍安勿躁!”

    她伸出去想要扶素喜的手。

    被素喜咬着牙让开。

    再回过头去看的时候。万分吃力重新坐在椅子上的素喜在所有痛楚之中升起的笑容,似乎变得更加明亮。

    婢子想了想,转身去倒茶!

    这一次素喜没有推拒,稳稳地接在手中,放到唇边。九皇子那座大帐里面传来的声音,已经完全变成了插科打诨,那些茶,静静的顺着喉咙淌下去,似乎也难很难在一瞬之间,抚平她刚刚太过激越的心跳,天意的捉弄,似乎总在那些关键时刻,明明就要听清的时候。然后脑海里面继续不断来来去去的,翻覆着,潘太尉三个字甚至还能在脑海之中配合着九皇子每每说出那句话时的表情与姿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