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嘘提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嘘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西支营内除去绿植的方法很特别,分成了几道回旋形状除草,听说,这些被割出来的形状,就是布置完美的火道,任何自以为是的入侵者即使能突破营地外部防线。也会在踏入内营一瞬陷入这些,暗藏玄机的火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如此的玄机。不仅没有做到周密一层,反而早已经被写入了西支营的军史。成了被大家说烂了的神话。不过这个耳熟能详神话。也许在大家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做出了改变也不一定。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通读过那本军史的云著。其实是很清楚那条火道的全部走向与布列方法的。此时他装出恭谨侍卫的样子,其实是在低下头,仔细研究着那条隐隐泄露在外的火道的形状。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确实有点难以置信。从来都是在血与火里面挣扎的西支营,会容忍自己,高贵的秘密,变成满大街的随意笑谈!或者是他们真的过惯了舒适的生活。忘记磨亮自己的铠甲。要么就是他们已经有了新的办法,完全放弃了火道。

    九皇子兴奋的出迎,早在他们的意料之中。有堂堂的皇子兼参军大人在前面引路,他们自然没有受到阻碍的就进入了大帐之中。等到闲杂人等全部退出之后。云著站起身来,微微向九皇子颌首,他的用意还没有出口。九皇子已经心领神会的接言,“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对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感觉很好奇,公子不必客气,就随便参观一下大帐吧!”

    的确是这个意思。云著在心里想,这么善解人意的九皇子,看起来可真是跟自己有点儿心有灵犀了。

    云著一笑致意之后,开始兜兜转转地在大帐之中踱步,上好的牛皮大帐,坚韧有力,不管外面是多大的风雨,帐内都会安然如另一番天地。他慢慢的在心上思考着鸣棋上一次来的时候也没能到外面才能更多的东西,所有的时间都是耗在这座大帐之中的,然后就让他感觉到了九皇子的古怪,也就是说,他的古怪是基于这座大帐而产生的。他的目光慢慢的回到了九皇子身上。集中全部的精力在思考着,鸣棋所说的九皇子的奇怪到底是表现在哪里?会是根本的错觉,还是……

    九皇子的声音响起,“世子与公子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不知道鸣棋对这句话的感觉如何,反正在云著看来这简直是九皇子,开天辟地以来讲的一个笑话。他们有什么时候成了九皇子的依靠,成为他的期盼。该当是眼中钉,肉中刺才是。难道会真的有一天,眼中钉,肉中刺,成了眼与肉的宝贝?而那个有一天又变成了今天?

    “哪里哪里,该荣幸的是我!得见贵人,得履贵地!”鸣棋一脸小白的回答!“损人而利己的秘密,会让我们很好的同舟共济!”

    ***

    端坐在大帐之中的素喜,看到婢子,急匆匆的挑帘进来,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婢子知趣的放轻的脚步等在一边。

    片刻的静寂之后,大帐之中,忽然极突兀的响起了一个并不存在的男声,“你也知道这座军营之中端的寂寞,如果不动些心思的话,就会很无趣!”这是九皇子的声音。跟在素喜身边的婢子明白,这并不是自己的幻听,而是与自己主子这座大帐隔着有十几座大帐之外的,另一处神奇大帐之中的声音。不知是为什么,那座大帐里面发出的所有声音都能毫无阻碍的传到这里,被完整的听到,他们测试过很多回,屡试不爽。

    另一个声音已经已经有条不紊的接话,是婢子觉得陌生的声音,多听一点又似乎有点熟悉,但是因为不经常听到,一时之间不能,准确猜到,他的主人,可素喜从他听到第一个字就知道他是鸣棋,这么快就来拜访了呢。

    九皇子能启用的帮手。她第一个就想到了鸣棋!她慢慢在脑海之中,臆想着此时的画面,会是如何的精致?一位温驯少年与另一位英武将军私下里的对话。如果不是借助这个机缘巧合,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听到的。可偏偏在这欣喜的时刻,她却觉得她只能在这里偷听,真是天大的嘲讽。到了现在,她的存在与她的言行,几乎已经不可以用嘲讽来概括。所有人都以她为笑话,从前不得九皇子喜爱的时候是个笑话,现在,反过身来与九皇子为敌,也同样是个笑话。

    这样听着他们的声音,她没有一点的快意。反而是时时刻刻都想逃走。中原一直有一句老话,叫做眼不见为净。却原来,不是这样的啊,现在自己看不到他,可是他说的每个字,都会让他的姿态,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栩栩如生,如刀刻斧劈一分一分的浸透进她心里。

    “我不会让九皇子真的陷进别人的陷阱里面去的,我这个人,可从来都是九皇子的解忧草呢!即使从来没有打算做一世的解忧草,也可以做一时的解忧草!”

    九皇子听他这么说,似乎笑了一下,但是是极低的声音,让人不能太确定。之后再响起的声音里面,含着的喜悦倒很是充分,“我是毫不怀疑世子可以做到任何想做的事情。”

    “也不能这么说!虽然也做过一些想做的事情,但是横生枝节的部分更多,要不然的话,我这么想要拉住手的九皇子,怎么会被皇后安放在这座大营之中,让我每次想要与九皇子见个面都只能这样,银汉迢迢暗渡,好在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应该是一种补偿!不过,说实在的,现在我有点不敢确定九皇子殿下您的真实想法了。大概不太喜欢离开这里吧!这当然也并非什么错处,身为皇子,当然想要与大显的军队产生直接的联系,而大显的历任皇帝,也都与军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个紧密的联系会成为日后新君登基时最稳固的基础!如果我现在说让九皇子自己抛弃这一切的话,也太不近人情了吧!所以这样的话,是我不该说的。”鸣棋看向他的目光,幽幽的闪着两簇火苗。

    九皇子让自己的目光跃进那些跃动的火苗,然后继续毫发无损的轻笑,这就是一直治风沐雨的好处,永远不会觉得有什么爬不过去的火焰山,况且这本来就是应该付出的代价,“世子如果真的想让我从这里面出去的话会有多少种办法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