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十四百三十八章 即画师

第一十四百三十八章 即画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著指着旖贞的那个太不像郡主的身影,“你不会,这么快,就被她说服了吧,她那个道理没有一条是正确的好不!我怎么想都不觉得那些人是她说的那么简单。他们竟然是心怀抱负而来,就必定会浴血奋战而且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当然不会简单,每个有梦的孩子,都不会放任那些梦,随便被戳碎。而且,劝说从来都不会有作用。如果只是红口白牙那样的只言片语,就能够换来奇迹的话,我想,我早已经收到属于我的奇迹,无论是此时还是彼时。”几乎是在开口的一瞬间,就想到无忧的眼睛,说服,这种努力,他做过无数次,可是全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那你还让她就这么走了!啊!我明白啦,难道是大公主殿下那边会有什么手段,管住郡主?让你就这么,安心的放手!”

    鸣棋从漫长,又失败的回忆中收神,“没有,母亲刚刚派人过来,说这种小事让我处理就好了!”

    “那到底是为什么!”云著不淡定了,“贞儿虽然聪明,但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想要算计她的人可多着呢!哪一方面都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新来的这些,我们还没有摸清他们的底细。真真完全都不了解!”

    “因为,我们曾经以为毫无头绪的东西,就在这个毫无头绪的过程中,又忽然闪耀出来了满身条理的光辉!”

    云著不满的冲着鸣棋指指点点,“又来了,又来了,又跟我打哑谜!”然后想了想,直接走出去,指挥着人抱进来一大堆的图画,轻手轻脚的,放在鸣棋的书案旁侧,再挥挥手,打发他们出去,才开口,“本来,是不想带这些东西来的。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消息了,说是郡主出了点差池。于是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带这个人来见你。画这些画的人现在就等在门外。是一个在帝都之中,并不闻名,但实际上,很有一手的画师。这人,很擅长画这种即实即景的画作。反正,你自己看看画的怎么样吧!我可没有什么信心,能直接说服你相信他技艺纯良,就让他直接带了这些画作来!我的想法是,既然一切都这么不好控制,我们多少也要出点力气,尽可能的控制一下,比如将这个人布置在消息阁的附近,就可以通过收到他及时画作的方法来每时每刻的了解进入消息阁中所有人的动向!”

    鸣棋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那些画作,跟跪在门外身影若隐若现的那位画生,“方法确实不错哦,可是,我很想知道的一点是,雇佣他的那个银子到底谁出!如今的我们两个,可都比不得旖贞的财大气粗!要不然,就直接去说服贞儿雇佣他吧!这丫头总是在前面横冲直撞,后面所惹下的事,破烂事儿就都由我们来解决!我还考虑着要不要给她个苦头吃的。你说,这些人来的是不是太过恰到好处了呢!你去告诉她一下吧!顺便也跟他提起你的分成!”

    “你明明知道,这事不能让旖贞知道!”云著气的挑了挑眉!

    “那你可小瞧她了,你还没有看出来她最近的风格嘛,就是喜欢这些奇形怪状的人物!我的意思是说,你也不用亲自见她,只要把这样的人物,往她面前一堆,她就会自己闻出味道的!”鸣棋弹弹手指,“对吧,你也想到了吧!旖贞早晚都会发现的人,送上去才好!”

    原本燃烧在云著眼中的怒火,慢慢的变得平淡,其实鸣棋没有说错,“就算你说的对,那么简约士呢?到后来,你要怎么救出他来!或许,还想要他的心悦诚服吧!不过也应该很难办到!据说他在天牢中这么长时间都从未低头。要不是那些,强力的药劲让他失去力气,天牢都要被他骂的底朝天了!如果单看表面的话,还真是猜不出他才是彻彻底底的人才。”

    “一切残酷的手段都试过了!那就剩下软磨硬泡了吧!当然还有情格势禁。有愿望的人,就一定会被说服,只要满足他的愿望就可以了!所有的人都对他,敷敷衍衍,而我就一个大礼物砸下去!不过那都是些后话,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将能以西支营名义留在新帝都之中的九皇子带走!”鸣棋对他的所谓顾虑,不屑道!

    云著摆出一副,就当你说的对的表情,之后继续疑问,“皇后不是很喜欢九皇子离开皇上身边吗?但是为什么又在你这儿作梗?用西支营留九皇子在帝都之中!这前后出入的办法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她倒也像这样胡扯,忽悠的习惯了!”

    “当然是因为新的希望!也是因为,即使不会有多大,她也会很想推翻我愿意做的事情!不过我今天到过的那个大帐……皇后忽然翻形势,绝不代表他已经跟九皇子站到了一边。而是她一直在寻求的一劳永逸除掉九皇子的办法,她已经想要试试。那个办法的中心思想应该从未改变过。就是设下天罗地网,紧紧的扣住九皇子,然后让他恰如其分的在皇上面前表现恶毒,顺势一举推翻他有可能威胁太子的全部可能!”

    云著接下话头,“可明知道这一切的九皇子,还是一头猛扎了下去!只因那大大的诱饵,足够鲜美!他打的主意是,在完全吞噬诱饵的同时也能豁开天罗地网!说实在的,这与九皇子每次都求稳的风格完全迥异。或许他还有别的打算,也不一定。毕竟是苦熬了这么多年才能够崭露头角的,怎么可能任皇后一个巴掌就拍回去呢!对付恶毒的办法就是要比恶毒更恶毒!九皇子从小到大,一直深谙此道。”

    “如果清浅一看的话,确实是一个不伦不类的应敌之策。也就说明,狠招是藏在后面的。但是皇后这一次,抛出来的天罗地网也很花哨,那座大帐本身也有很多的诡异之处!”鸣棋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一直在听你说那大帐如何之诡异!让人都想深入其中,一探究竟了呢!”云著仰起头,有感而发,“世之瑰玮奇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

    “是该多去看看的,我们两个,返回去给九皇子送个下午茶如何!”鸣棋抬头冲着他挑挑眉!

    云著嫌弃道,“你这讨好的嘴脸,不会被人添油加醋的,推上明日帝都的风云榜单之上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