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袖叶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袖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到底是谁,这消息价格居高不下,真让我后悔之前没早点出手!”女子开口声音魅惑。

    “卖消息的,是你?”问出问题的九皇子妃,感觉到手指在抽搐。而且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她就在后悔,答案明显已经不言而喻,自己为什么要问?

    那妖娆的声音,却被放得低缓无比,“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并不在乎那些黄白之物,只是想感受一下卖东西的这种感觉。很不错,对吗?尤其是在买完东西之后,还能见见买主,而且每一个都这么漂亮高贵。”女子语气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天真可贵。但这种想法才一经过,素喜的脑海,就已经被她极厌恶的否定,这女子的真实想法,真实手段,怎么能够凭貌美而断。最起码只一条,能够入得了九皇子眼的女子,在这世上本来就是少之又少的,怎么可能是这种天真派的,看来这女子的故作天真,还真是一场精彩演绎啊。即使是自己这个敌人,也要心服口服的投给他一票了。

    “那样宝贵的消息,怎么能真的卖出来呢?殿下,他可是一直要掖着藏着,好好的将你保护起来的!”夜风吹落的枝叶,三三两两的,飘落在素喜肩头,她微微一动,停立在她身上的花朵随风轻扬!

    “就是想要看看,他那个保护到底怎么做的,我才将我自己扔到火坑里,走上一遭!”女子?就这样轻笑出声。眸光灿烂动人。

    素喜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揪成了紧紧的一团。这就是九皇子深深喜爱的女子。把九皇子放在火上烤的那颗心,直接泼上去冷水的人。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心上的颤抖,不再带动手指,“看来,殿下是真的很喜欢你。他从来不是一个能够放任他自己胡闹的人。如果换成别的女子,即使是云罗公主,不可以像你这样,任意妄为。”

    女子走近素喜,“我知道,你也是喜欢他的。书上说,同时喜欢一个男人的两个女人,会视彼此为仇人。而事实果然如此,你从靠近的我开始,心跳就快了一倍。而现在的速度比之前更快。”

    素喜一开始见叫天心的女子贸然的靠过来很是反感,尤其是当她说的,她的心很痛的时候,她蓦然握住天心的手,“干嘛这么自以为是?你以为我真的是自己来的吗?如果我派人埋伏在周围,让他们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取了你的性命!你可以猜猜,在已经确定失去你的情况下,那个从来只以利益至上的人,到底是着急着先为你报仇,还是着急着要抓紧我的手回归到,他从泥泞之中能够最先走到的路上来!殿下他,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他永远都分得清,孰轻孰重,而且永远都会井井有条,喜欢你只不过是一时之失!你自己也会知道,那也有可能是利用吧!”

    天心澄澈目光之中,扬起秋水潋滟,“这么看来,皇子妃,你比我所想的还要更加喜欢九殿下呢!”然后用还空闲着的另一只手,拾起一片落在衣袖上的叶子,轻轻放在嘴唇之上叼起。如此,熟悉的动作,她居然做得风华绝代。

    “当然要喜欢!我的荣华富贵,我的地位尊崇,我清名一世都要从他的身上来!本来我还想睁一只眼闭只眼!无论再怎么兜兜转转,他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可是你的骄傲终究是过分了!”那柔弱无骨一般的女子不反抗的随着素喜的力道贴近她的呼吸!

    那呼吸,带着一种奇怪的力量,悠悠然的,钻进她的心胸。能看到女子的眼睛,就像是蛇,马上要攻击人的那种巨蟒一样的打量着她所有的戒备一瞬间全部失守。心慌的,正想要放手的时候。

    一抹强劲的力道,忽然从她的身侧出击,简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再将素喜掀翻的同时,将女子从他身边拉开。素喜以一个极尴尬的姿势摔倒在地上,却在那个过程中,一个动作也不差的看到,九皇子殿下是如何将女子,小心翼翼,如同珍宝一般的揽进怀里。明知道,天心是不同的,会让他怎样紧张。但真实的看到他们如同世人所说的真爱的一瞬,江河开裂,心胸里面就像吹来了上古的荒风风,然后一瞬间全部的狰狞汹涌进血液之中。

    他们,怎么忍心在她面前做出如此恩爱的样子?

    她恨恨的抬起眼。九皇子的目光之中,却比她有更大的火在烧,“你到底想要对天心做什么。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们之间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并非是因为她。”

    她无力冷笑,“那是因为什么呢?并非良缘,并非良期,并非良辰!殿下错了,我想问的并不是这个问题。我真正好奇的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是这个女子!我想知道这个问题并不是想与你添烦,总归是要让出身边宝贵的东西,大概也得捞到个名目。”

    九皇子冷冷的向左右吩咐道,“皇子妃累了,你们这就扶她回去休息吧!然后让太医过来好好给皇妃看看身体,如果有什么过于不适的症状,就让她在屋中,好好休养上一段日子!”

    “你们都给我走开,我好着呢!”素喜?打开左右,过来搀扶她的侍卫,“殿下,我以为你想要这天下,是真的有雄心壮志。现在看来,你始终,只是个男孩子,现在可不是动真情的时候,况且,如果你动真情的对象,只是这么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的话,就更加不是时候。”她本想咬牙切齿的说出这段话,即使不用锋利的刀刃,在言语之间也该夹枪带棒。可是这一句指责之中,却一不小心就透露出自己的幽怨。他向来是她的弱点。

    “我对你也很失望,到头来只能做一个怨妇,我也以为,你会是不同的!”冰冷的身影散发出无数的温柔缱绻。可那脸上再分明不过的就只是轻蔑!

    素喜的心缩成了更小更小的一团。九皇子对她的痛恨,已经充斥她眼前所有的空气。就像他说的,他们到底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结成姻缘的当日,明明用了长长的红毯,最好的礼服的。为了那一日,他父王没少花银子,哪怕是皇室的庆典。这个问题可真是难人啊,即使是在睡梦之中,也会游走进每一个梦境,答案啊你到底去哪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