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延心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延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伸出手来,在旖贞额头上一个爆栗,“对我做这些就算了,可皇后他们不一样,他们可不会纵容你。你搅混水的鱼,她早张大血盆大口,等着咬下去呢!本就在找咱们府上的错处。你还这么飞快的跳出去,给人家上下打量也太过没心没肺。”

    “少骗人,她磨尖了的那副獠牙虽厉。她自己都知道,一用就钝。所以,一定会想着,留到哥哥身上的,或者给九皇子也试试,总之你们两个不相上下。”旖贞捂着额头气恼,也需要坚持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弹鸣棋一个脑瓜蹦,只可惜,翘了半天的脚尖也够不到。

    看看劝说失败,鸣棋直接,转身走人。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是很难说通什么?而唯一能说通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吃点苦头。反正这消息阁也闹腾不了多长时间,他们马上就要启程去沙漠的。

    走出亭子,可以看到,弥姑姑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估计连他没有说通妹妹的事也早就被弥姑姑了然于胸了吧。其实本来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去。不能直接挥出手中宝剑的感觉,始终让他觉得不痛快。现在倒有点期待,马上就能够去到沙漠之上,然后纵马飞驰在辽阔的黄沙之间。一个窈窕的身影在那时候在他脑海之中升腾起来。黄沙吹过,裙摆飞舞。多少次在梦中,能够梦到这样的情节,可是却始终不能看到她的双眼。她向他望过来的,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目光?

    抬眸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弥姑姑面前。

    伸手搀了一下弥姑姑行出的那个礼,“早就跟姑姑说过了。姑姑是长辈,又是跟随在母亲身边看着我们兄妹几个长大的。这些行礼什么的就免了吧。”

    “若是能不引人,奴婢就接受了世子的好意,但是这王府之中上上下下多少双眼睛瞧着呢,不能在他们面前坏了规矩,让他们效尤了去!”弥姑姑还是恪守理论的垂头作答!

    “母亲在等着我吗?”

    “正是!”

    “可也是为了妹妹消息阁的事情。”

    弥姑姑含笑回道,“刚才殿下还说着,旖贞郡主真是聪明。”

    “聪明的让人眼热,那么多的银两,就这么大光天化日之下进进出出的。不光是看的人眼热,连心都跟着一块熬热了吧!”话一出口的时候,鸣棋又想到,其实在这个时间段上,旖贞能找点事情做,也是很好的。但是,刚刚好像忘记问她一个问题了。同样在帝都女孩子的心目当中,炙手可热的善修表兄,现在,挂在牌子上出售的消息又是什么呢!总不能,大家都卖得盆干碗净了,而他连汗毛都没有拔下来一根。

    他们进去的时候,太公主正从婢子手上接过那杯茶去,小心翼翼的闻了一下,“这茶的味道,真是好香,但是如果使劲闻的话,香气会被惊吓,就不会再这么馥郁芬芳。”抬起的目光,正落到鸣棋弯腰行礼那个动作的最后一下,顺势摆了摆手,示意他坐。

    挑起的飘窗之外,白云悠悠。入眼的室内,如同绵延展开的一幅画轴。

    他落座。也在婢子捧过来的茶盘之中取了杯茶。还没入口,茶香已经浸透心脾。

    鸣棋早知道,母亲会对旖贞的事情。给点什么意见虽然不一定就是否定,也总该有点什么意见!但是,真正坐到母亲面前的时候,他还是琢磨了一下,到底是要说旖贞的坏话好呢,还是说她的好话好?但分明,无论怎么琢磨,都说不出来好话的。早知道现在要这么为难,刚才也可以跟她收点银子的。反正她现在是真正的财大气粗!

    结果母亲问了他半天的话,都是在问,现在外面,那些宣纸和毛笔的价格,一点也没有提到旖贞的消息阁。这下倒让鸣棋有些拿不准母亲的意思了。其实若是真的,按母亲的性格来说,对旖贞所做的那些事情,也应该是赞赏多于担心的。毫不费力的,用那些办法,在那些贵族人手中拿出大笔的银子来。不正是那种光想想就会让人快慰的事情吗?而到了母亲的这种身份上,根本无法尝试那样的挥霍。贞儿的举动反而更像是代为了偿心愿。可要是再没有什么能够回话的,他就想起身离开了。知道手中握着简约士的那天起,几方的势力就开始斗法。如果不是贞儿忽然携风带雨的,在帝都之中树起一座消息阁引来八方目光观瞧的话,他也不会抽身参与到这些杂事当中,太浪费时间了。

    “今日的棋要是不听到我的提问贞儿的事,会奇怪的睡不着觉吧。”听到身后传来母亲的声音,鸣棋顿住脚步!

    “大概会那样吧!”然后他静静地站在原地,并没有执着于,追问母亲的看法!

    “那样的感觉一定很自由潇洒吧!”

    鸣棋一笑,“看他的状态确实不错!应该已经尝到被钱咬手的感觉!”

    大公主的目光盯在儿子的身上,不动,入眼的,是他极其肖像自己的面庞,如同老天最好的杰作,甚至比自己长相更完美,“帝都之中的狂妄之人太多了,这招让他们服服帖帖掏出银子来的办法,连我都要动心,想要加入,只可惜揽镜自照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到了这般年岁!”大公主边说边低头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那根毛笔之上,阴刻的那些花纹,抬眼就可以看到书架之上,是与他相匹配的同样的花纹。然后将毛笔翻转过来,取下笔壳后面的一个机关,“我这里有个消息要拿给她,如果是我给的话,她会更嚣张的,你带给她!对了,记得跟他收个昂贵点的成本价。”

    鸣棋对着那个小纸筒琢磨了一下,“如果她嫌贵的话?贞儿那边做的几乎都是无本的买卖!”

    “总是挤蚊子水喝有什么味道?这才是真正猛兽的鲜血!”大公主重新捧了茶喝!

    “母亲可不能让贞儿玩的太大!”这帮爱财如命的人不得不防!

    “是关于那个龙一谷的!”

    鸣棋的本意是不打算问的,但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着实的好奇了起来!龙一谷的贪名,比他那三个字的大名,还要让人熟悉!知道他名字的人,没见过他本人,也会听说过他的外号,龙一锅,是反看入他眼睛的东西,不论是人还是物,都要一锅收起!看到母亲眼里的支持,他展开字条!上面写着:大公主已经写信,邀请龙一谷进京商谈要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