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行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皇后答道,“那个会让九皇子对意妃伸出恶毒之手的秘密才是真正的事关重大。如果这件事情是别人做出的,也许,还会情有可原,是因为一时暴怒不计后果。可真正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九皇子。这就不得让人好好的三思了,要知道,九皇子其人,就像是长在悬崖之畔的草,大小疾风经了多少?连说个梦话都会三思而后行。如此易于落人把柄的事,他怎么会轻易做出如果让他像这样动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封住意妃嘴巴的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一定要救那个简约士出来……”国舅抓紧时间建言道。

    皇后反而摇头道,“一开始我们的路就走偏了,是完全被鸣棋那小子牵着鼻子走的,这个时候。我要看向的人,不应该是鸣棋世子而是皇上,既然没有人提起,意妃被推下去的原因,是因为秘密使然,那么就由我们来提及!”

    国舅眨了眨眼,“妹妹现在出现在皇上面前,真的是明智的选择吗?这些人的用意已经很明确,是想要将简约士与妹妹好好的连接起来,如果那个人还待在天牢之中,又被他们完全控制的话。早晚会将矛头,向妹妹你伸过来的。我们是不是要动用人手,将简约士从只知天牢之中带出来?”

    皇后绷紧眉目,“他们正等着我去劫牢反狱,如果简约士从天牢中出来,即使不是我做的手脚,皇上也一样会怀疑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已经是我们不得不放弃的人。看来从一开始,就必定不是会延续下去的缘分。反正简约士从前,可是鸣棋世子的人,要是在皇上面前,条分缕析的辨别,我和鸣棋世子谁是简约士最亲近的主子的话,还分明是他近些,要是论能够指使他做出以上恶行的距离长度,也是身在文书院之中的他,才更好被鸣棋花钱收买,。之前还在想,怎么样能从这乱事中抽身而退,原来只要简简单单的这么撤步退出来就好了。”

    ***

    旖贞在鸣棋面前转了几圈。被她转到头疼的鸣棋,伸出手指摆在空中。刚想开口。

    旖贞已经兴奋的转过身说道,“皇后,这已经是确定的输了吗?见势不好就要抽身而逃。而简约士就是为了证明那句话是存在的吗?百无一用是书生!”

    鸣棋冷笑一声,“这满桌子的菜,都给她做好了。她却想连个面也不照的抽身而逃吗?怎么可能?”

    “那还能怎么办呢。你做的这些菜,她闻到了一点香味儿之后,就没觉得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所以没有引起食欲。”旖贞嘟嘴。

    “这个说法,真是好啊,只要加重菜品的味道,就可以了。”鸣棋抬起头,看向等在一边的侍卫,沉吟道,“马上通知刑部那边,就说有一个新发现,意妃坠楼之后,是跟简约士说过一句话的!有了这句话之后。一心一意,想要提醒皇上注意意妃因之坠楼的那个秘密才最重要的的皇后,就会很着急的将简越士从我们的手中抢回去吧!”

    “我看不会,那个简约士,可是从这件事情的最开始,就跑到皇后面前,一字不差的复述了当时的状况的人,如果他真的能够在那时,听到意妃说什么秘密的话,也早在第一次见到皇后的候,全盘抖出来了,怎么会隐藏到现在?皇后只会这么想,她不会轻易上当的。”旖贞的分析不无道理。其实,本来,意妃也没有说出什么。连鸣棋也没有问过。只不过,是很显然的认同为,是有关于天心的存在的事情。

    鸣棋显而易见的认为,旖贞的操心,是多余的,“一个已经走在呻吟之中的儒生,与太多无信无义之人,打过交道之后,已经碎裂出条条伤痕的心,怎么会,轻易相信另一个蹲在餐盘之上的大老虎。简约士对皇后到底能够相信多少?连皇后自己也在怀疑吧?也许她会比我们更早的揣测,贸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是会不会还藏着一手,这也是为什么她一早看出来我们的用意,还迟迟没有真正抛弃简约士的原因。你看这故事的开头,原本就已经,萌芽在她心里,我们只要好好的,浇水施肥,将它催成花朵就可以了。所幸,我们要吃的肥和要浇的水,都是现成的,只要经人口舌传播,就会大行其道!”

    “等等等等,这里面有一点我很不明白,兄长为什么一定认为皇后如果知道了简约士真揣有那个秘密的话,就会在私下里将他带走。而不是跟皇上共享?再借皇上的手治九皇子,甚至兄长你的罪!真正的顺序应该是这样的,才说得过去呀!”旖贞瞪大眼睛表示她完全闹不懂明明几乎能够一蹴而就的办法,鸣棋为什么非要绕这么多的弯子?

    立在阳光之下不慌不忙回答旖贞问题的少年一笑璀璨,“这可是能获取皇子把柄的机会。皇后的目的,不光是要洗清自己,如果有可能的话,顺路上也拉住九皇子的痛脚,才最好!我们的皇后娘娘可是居高临下,看人看过来的,能够让她出手的猎物,怎么可能只是一只,骨瘦如柴的小雀呢!况且皇后即使真的能够巧舌如簧,在皇上面前找出足够的理由,让皇上将简约士提出天牢,综合现在的所有证据来看,皇上本身也会产生一个怀疑,那就是皇后正顶着,与简约士私通的嫌疑来帮助简约士逃离审讯。然后皇后本人也不会不考虑到这一点。所以现在关于整个事情的方向,即使她有那么一点点,考虑到想要带往意妃秘密那个方向,也会再踯躅上些时候的!人们都是这样子,总想着,要是出来个万全之策。可偏偏又费尽了所有力气都找不到那个万全之策。”

    旖贞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但是你这个办法看起来还挺安全的。诬陷那书生简直没有还手之力,而且也把皇后当成个布偶人似的,用引线那么牵扯着她走你画好的路!”

    “我们这边也当然有难题。简约士,要想让他承认是受了皇后的意思推下去意妃的,很难!”鸣棋抚额道!

    旖贞使劲儿想了想之后说道,“你是说书生的意气!”

    “不试一次真的不知道呢,味道很醇烈。不仅一开始让人措手不及,之后又让人无计可施。”鸣棋知道他妹妹一向是瞧不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