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霸道总裁求抱抱 > 第974章,当然是我们的家

第974章,当然是我们的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桑晓瑜再醒过来的时候,窗外面已经又有新的朝阳升起了。。: 。

    想到昨天的经历,她真的是‘欲’哭无泪。

    竟然一整天都没有出房间,或者说,她根本没有下这张大‘床’,从午醒来以后,被他折腾,最后晚他叫东西送来吃,她都是吃两口累的昏睡过去了。

    简直太惨无人道了……

    她抓着手里的被子,想要哀嚎啊!

    旁边秦思年似乎也是刚刚醒,桃‘花’眼缓慢的睁开,里面除了惺忪以外,还带着一种野兽进食后慵懒的餍足。

    感觉到他朝自己斜昵过来,桑晓瑜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眼睛瞪的滴流圆,“禽兽,你如果再敢来,我……我哭给你看!”

    说到最后,她真的是一张哭丧脸了。

    秦思年修长如‘玉’的手指抚在她的眉眼,“好,不来了!”

    桑晓瑜刚要松了口气,又听见他邪恶十足的说,“那晚再说!”

    “……”她握爪,默默抗议。

    秦思年不再逗她,大手像是在她脑袋‘揉’了‘揉’,又在她脸蛋爱不释手的捏了捏,然后掀开被子起身。

    他只穿了条平角‘裤’。

    刚刚盖着被子不觉得什么,这会儿入眼一片晕眩,肩膀的轮廓饱满宽阔,紧实的腹肌下面人鱼线,往下是两条笔直的大长‘腿’……

    真要命!

    尤其是看到他后背错‘乱’的红‘色’抓痕,看来昨晚自己表现的也很‘激’烈啊!

    见他桃‘花’眼看过来,桑晓瑜羞窘的连忙躲开。

    “我打电话叫roomservice。”秦思年勾‘唇’,转过身来,那么大肆肆的冲着她,拿起旁边‘床’头柜面的无线电话。沉‘吟’了下,他又低沉缓缓的道,“我当时是为了你才去援藏,后来二次回去,是以为自己得了aids,现在误诊的话,那我也不用再回去了,行李的话到时让人帮忙收拾邮寄回来,等会儿吃完东西,我们把

    房间退了,然后回家!”

    跟着坐起来的桑晓瑜,眨了眨眼睛,“回哪个家?”

    “当然是我们的家!”秦思年眉眼慵懒,桃‘花’眼里映着笑意。

    他们的……

    想到了那个婚房,承载着很多的记忆。

    桑晓瑜咧开嘴巴笑了,“嗯好。”

    秦思年握着电话,瞳孔眯了眯,“真乖,看的我又有感觉了!”

    “……”桑晓瑜眼睛瞪大。

    秦思年低沉的笑声从喉咙里肆意的逸出,‘胸’膛微微震‘荡’,“开个玩笑,看把你给吓的!”

    桑晓瑜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很胆怯的往旁边挪了挪,离他更远一些。

    ……

    吃完东西后,他们到前台退了房。

    因为两人从西藏赶回来都很匆忙,桑晓瑜只背了个随身包,而秦思年她更少,只有一件外套,还有钱包,不过好在回到冰城了,这里是家,不用再飘‘荡’。

    出租车行驶向临江的公寓小区。

    远远看着入口,桑晓瑜不由攥紧了身旁秦思年的大手,没有想到还能再回来,心里面难免会有些小小的动容。

    到了‘门’口,保安室里照例有保安出来拿着本子登记,看到后面坐着的人时,立即打招呼,“秦医生,您回来了!”

    等着随即看到他身旁坐着的人,还处于新婚状态的保安小吴‘激’动了,“秦太太!”

    之前婚礼时还觉得惋惜,现在终于重新在一起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桑晓瑜笑眯眯的打招呼,“你好啊小吴~”

    “太好了秦太太,你终于回来了!”保安小吴登记都不登记了,高兴极了,心里面莫名有种成感,总觉得自己在这其也多少有点推‘波’助澜的作用呢!

    真好,一切都还是熟悉的!

    因为这边的房子,从她去南非那天起,秦思年一直都有找阿姨清洁,哪怕时隔这么久,他们在西藏生活了快三个月,但这边也依旧如最初的模样。

    很多东西也都在,钥匙打开‘门’有新鲜的空气,不需要收拾什么。

    秦思年到厨房转了一圈,打开橱柜和冰箱,看看都缺什么东西,等到时去超市一并的补回来,确认完食材和生活用品后,他走到客厅,见她正拿着个手机站在落地窗前。

    桑晓瑜站在光影,睫‘毛’翘长,皮肤白皙剔透,小巧的五官特别生动,视线往下,虽然衣领不算低,但还是能看到锁骨处隐隐约约的几个红‘色’的暧昧。

    看着自己留下来的痕迹,秦思年喉咙有些发干,有些想要将她推到落地窗……

    光是这样想想,他已经忍耐不住了。

    桃‘花’眼微阖了下,努力平抑着,如果这会儿将她扑倒的话,没准她真的会炸‘毛’!

    算了,再忍一忍,再过几个小时晚了。

    突起的喉结动了动,秦思年转移注意力,随口问了句,“你在给谁打电话?”

    桑晓瑜似乎是刚刚结束通话没多久,闻言吓了一跳,随即脸神情多少有些不自然,看了他两眼,清着嗓子回,“咳,祈然……”

    “给他打电话做什么?”秦思年一听,瞳孔陡然紧缩,眉眼间也笼罩了‘阴’霾,低沉的嗓音紧绷,“小金鱼,你不会真的还想要跟他结婚吧?”

    桑晓瑜无语,“你是白痴?”

    秦思年死死瞪着她握着的手机,“那你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这么会儿的功夫,她竟然在眼皮子底下给前未婚夫打电话……

    岂有此理!

    桑晓瑜翻了个白眼,哭笑不得的解释说,“我想把钻戒还给他,也可以跟他再道个歉!”

    钻戒她当时从行李箱里无意翻出,原本想要快递邮回去的,不过后来耽搁忘记了。

    再者是,当时她得知秦思年得了aids,便当晚收拾行李去找他,匆忙跟易祈然取消了婚礼,说起来理应该更真诚也更正式的表达歉意。

    秦思年臭着一张脸,“什么时候?”

    桑晓瑜咽了咽,“一个小时后……”

    “在哪?”秦思年硬邦邦的问。

    桑晓瑜没有隐瞒的回答,“zoo咖啡厅……”

    秦思年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没好气的说,“我也去!”“好!”桑晓瑜好笑的点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