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霸道总裁求抱抱 > 第1543章,不是初恋情人吗

第1543章,不是初恋情人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淮年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黑暗里,站姿笔挺,神色漠然。

    郝燕定神间,他就已经朝着她大步走过来。

    然后,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进入了楼内,郝燕不敢怠慢,赔着小心的连忙跟在后面。

    秦淮年双手插兜,一言不发的踩在台阶上。

    楼道内回荡着两人的脚步声,沉默的令人忌惮。

    郝燕一直尾随在后面。

    介于秦淮年身上的威迫感,她连大气都不敢喘,每一下落在地面上的右脚都传来钻心的痛处,郝燕抬头看了看他宽厚冷漠的背影,只好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终于爬到了顶楼。

    郝燕手心里都是汗,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脚步刚迈进去,还没有碰触到灯擎,始终沉默不语的秦淮年像是狩猎出击的野豹一样,突然来势汹汹的将她抵在了墙壁上。

    “唔,秦总……”

    来不及痛呼,郝燕便被灼热疯狂的气息吞噬殆尽。

    腰肢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掐断,口腔内萦绕着唇角被咬破的血腥味,呼吸困难,她有种整个人都会被生吞活剥的感觉。

    终于被放开时,她大脑都因缺氧有短暂的晕眩。

    郝燕慌乱的抬起头,猝不及防的刚好和秦淮年的四目相撞。

    黑暗里,镜片后的眸底是一片讳莫如深的暗涌。

    郝燕呼吸抖了下。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秦淮年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愠怒,深知若是惹恼面前这位“金主”大人,最后倒霉吃亏的一定是她自己。

    郝燕挤出笑容,讨好且小心翼翼的主动问,“秦总,你什么时候来的?”

    平时也就算了,毕竟今晚是周末,按照规定来说她的时间是专属于他的。

    刚刚在楼下看到他从车里走下来,不知道他具体等了多久,又有多少的怒气值。

    “我不能来?”秦淮年唇边噙着笑,却是面无表情。

    郝燕见状,连忙摇头讪讪的说,“因为任武说你这周末要出差,不回来了……”

    秦淮年漆黑如墨的双眸里仿佛瞬间染了层寒霜,阴冷至极,“所以你就趁机跑去和别的男人鬼混?”

    郝燕想到刚刚楼下的那一幕,再触及到他的眸光,心中忐忑,试图跟他解释说,“我和dylan只是碰巧,今天有校庆活动,我们曾经是学长学妹的关系……”

    秦淮年冷笑的打断,“不是初恋情人吗?”

    郝燕一震。

    她顿时有种被人窥个底朝天的屈辱感。

    郝燕不敢置信的看向他,惊愕和愤怒令她声音不由的放大,直呼他的名字,“秦淮年,你调查我?”

    调查?

    秦淮年心中嗤了声,他还不屑做那种事。

    想到顾东城在媒体采访时被问及那身西装的由来,眉眼温柔的回答说是初恋亲手设计,以及之前他问郝燕两人是什么关系时她左顾而言他的回答……

    她可真能装。

    随之而来,是被诓骗的滔天怒火。

    秦淮年眸底的冰雪铺天盖地,他大手扯开她的领口,“郝燕,我上次说的话,你是不是当了耳旁风?”

    粗鲁的吻再次袭来。

    郝燕咬紧嘴角,下意识的想要偏头躲避。

    这样的举动彻底惹恼了秦淮年,她身上的衣服下一秒就四分五裂。

    秦淮年不由分说的将她扛进了卧室。

    摔入大床上,郝燕的双手被举高,右脚磕碰在床尾处,钻心的痛传来,她硬是一声没吭。

    面对秦淮年没有丝毫温柔甚至是带着些发泄怒意的索取,她骨子里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没有像平常那样柔顺的配合,结果自然遭到他更强悍的掠夺。

    这个夜晚注定酷虐。

    ……

    隔天早上,郝燕睁开眼睛,腰上缠着一条有力的手臂。

    昨晚的疯狂掠夺,令她整个人都恍若被拆了重组,浑身的骨头都酸疼,她撑着手臂坐起来。

    她这边刚有动作,身旁的秦淮年就醒了。

    相比较于郝燕的狼狈,秦淮年看起来要意气风发的许多,昨晚将她按在床上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甚至没有全脱掉。

    此时结实的胸肌暴露在空气中,下巴上有一夜新长出的胡茬,异常的俊魅性感。

    看起来温文尔雅,仿若昨晚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的禽兽不是他一样。

    感觉到腰间大手力道的收紧,郝燕抿嘴,“秦总,已经快十一点了,我要起来了!而且抱歉,我很累,如果你想继续的话,恐怕没办法再满足你……”

    秦淮年蹙眉。

    虽然用被单遮掩住了,但她身上露出的皮肤都是青紫的痕迹。

    秦淮年心中稍微有些懊恼,昨晚似乎是的确太粗暴了些。

    自从跟了秦淮年的那天起,郝燕向来都是温顺讨好的,还是第一次敢这样任性的提出要求。

    郝燕没有看他,直接想要起身,“我去洗澡了!”

    下一秒,身体却僵住,随之倒吸了口凉气。

    虽然她在极力忍耐,但脚踝的疼痛还是令她眉头紧皱,冷汗几乎涔涔滑落下来。

    秦淮年立即问,“怎么了?”

    “没事!”郝燕闷声。

    秦淮年敏锐的察觉到她手捂住脚踝,跃身上前,不由分说将她的右腿拉到眼前。

    这一看,才发现肿的足足有小山高。

    她皮肤白皙细腻,之前后腰被撞伤就留下了很明显突兀的一道痕迹,更别提脚踝肿成这样。

    昨晚郝燕没有主动提及受了伤,而后两人相处的并不愉快,一直处于黑暗中,所以秦淮年也并没有发现。

    原本扭伤的地方并不严重,只是从医院回来后并没有按照医生的嘱咐按时擦药,并且又经历了一整晚的剧烈运动,伤势自然就变得更加雪上加霜了。

    秦淮年声音微沉,有些生气,“脚伤成了这样,你昨晚为什么不说!”

    郝燕幽怨的看着他。

    她有机会说么?

    睫毛垂下时,有衣服从脑袋上套了下来,随即整个人一轻。

    秦淮年大步流星的从床尾绕过来,俯身将她从床上打横抱了起来。

    二话不说的,就大步流星的往卧室外面走。

    郝燕不明所以的皱眉,“秦总,你要干什么?”秦淮年道,“去医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