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霸道总裁求抱抱 > 第1542章,偷情被抓到的心虚感

第1542章,偷情被抓到的心虚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郝燕垂着的手攥起。

    她微抬头,迎着天边的晚阳,声音淡淡的说,“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突然不想当服装设计师了,梦想都是上学时候的事,人总要往前看!”

    顾东城感觉有针刺到他的心脏上。

    听着她云淡风轻的语气,她说突然不想当服装设计师就像当年突然说不想嫁给他、不爱他时一样,并不需要什么原因。

    顾东城喉咙发紧。

    他感觉那些针密密麻麻的在疼。

    有同学扬声,“庆典要开始了,我们快进去吧!”

    这时先前离开的吴老师也过来组织,嘱咐着,“对了,各位同学,等会校庆结束后大家都别走,咱们一起拍张大合照,回头放到校册里!”

    庆典进行的很顺利。

    傍晚的时候,从第一会堂里出来,所有人被组织到一起拍大合影。

    位置选在了主教学楼前,有数十层的水泥台阶,刚好可以将人群错开。

    摄影师架好机器,同学们都在找着自己位置。

    郝燕和江暖暖也在其中,她们两个个子相对来说都算高挑的,尽量往靠后面一些的位置站。

    这会儿人群都是吵吵闹闹一片,都在来回调换着位置。

    郝燕找到位置后,旁边刚好是陈静。

    陈静看到她表情顿时不怎么高兴,不愿意跟她挨着,冷哼了声就直接跟后面的人换位置。

    那会儿听到顾东城说两人分手是郝燕甩了他,陈静心里就替自己男神不值,自己当初费了那么大力气想要横刀夺爱都没成功,结果郝燕竟然不珍惜,让她觉得很可气!

    所以换位置的时候,陈静故意推了她一下。

    郝燕正和江暖暖在说话,并没有察觉,突然失去了重心,人就往旁边倒下去。

    好在她的位置本来就是边上,陈静换到上面后她旁边就没了人,所以并没有殃及到别人,只是她就很倒霉了,直接从台阶跌了下来,扭到了脚。

    瞬间,疼痛感来袭。

    “燕子,你没事吧!”江暖暖立即朝她跑过去,同时扭头愤怒的质问始作俑者,“陈静,你怎么回事!”

    陈静似乎也没想到她会直接跌下去,原本只是单纯的出气而已,这会儿脸上神情也是讪讪的,“我哪里知道,她自己站不稳,轻轻碰了一下就会摔下去……”

    江暖暖愤恨的瞪了对方一眼,关切的询问她,“燕子,怎么样?”

    郝燕皱眉,“好像是脚踝扭到了……”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她疼的就直倒吸凉气。

    冷汗从额鬓处渗透出来。

    其实陈静的力气并不算大,如果她反应灵敏一点的话,只是身体会摇晃一下而知。

    但她昨晚没有休息好,白天又一直在医院里陪女儿,脑袋里总混浆浆的,所以才会从水泥台阶上跌了下来。

    发生意外后,其他人也全都围了上来。

    “好像扭的挺严重的!”

    “这下可怎么办,站都站不起来了!”

    ……

    七嘴八舌间,一辆白色的保时捷panamera急刹车停在了下面。

    车窗降落下来,顾东城冲着江暖暖道,“把她扶上车,我送她去医院!”

    江暖暖闻言,连忙将郝燕搀扶起来,坐进了车里。

    保时捷疾驰离开。

    路上时,江暖暖接了个电话,等到挂了时脸色格外的凝重。

    郝燕忙问,“暖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江暖暖凝声说,“是家里打来的电话,说让我半个小时内必须回去……”

    郝燕道,“那前面路口你下车,赶快打车回去吧!”

    “可是你……”江暖暖放心不下。

    郝燕摇头,拍她的手,“我没事,你别担心!”

    江暖暖脸上露出纠结之色,最终点了点头,临下车时,对着前面开车的顾东城道,“东城,那燕子我就拜托给你了!”

    “嗯!”顾东城点头。

    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顾东城挂了急诊。

    他们赶到时,急诊前排着长长的队伍,她被安排到了诊室里等,医生还在抢救病人没过来,需要稍等些时间。

    顾东城搀扶着她,到候诊室的椅子前。

    当她坐下时,怀里温热的触感也跟着离去,他顿时觉得心口处一松,有着隐隐的失落。

    郝燕抬头看了眼他酷帅的侧脸,线条紧绷,浑身透着淡淡的疏离。

    明明离得那样近,却仿佛隔着咫尺天涯。

    郝燕出声,“东城,接下来我自己就可以,你还是去忙吧!”听到她撵自己离开,一副不愿意跟他多相处的样子,顾东城心里灼烧的厉害,语气也不由冷了下来,“你以为我愿意留下来陪你这么冷酷无情的人?我答应了暖暖,总不能

    食言!”

    “……”郝燕抿紧了嘴角。

    等到忙碌完的医生过来诊疗,再加上开药、取药等一系列事情,等到结束从医院离开时,夜色都不知何时已经阑珊了。

    顾东城送她回家。

    白色的保时捷停在路灯下面,郝燕解开安全带下车。

    关车门时脚下没注意,磕碰到了伤处,她不由趔趄了下。

    好在顾东城从车头绕过来,及时握住了她的手。

    温度传来,郝燕像是被烫到,她怔了下,随即不留痕迹的抽回了。

    她主动说,“东城,今天谢谢你!”

    “不客气!”顾东城收拢双手,只剩下了空气。

    他低头看了眼她受伤的左脚,微微皱眉,“你自己能行吗?”

    “嗯,我可以!”郝燕点头。

    顾东城顿了顿,虽然语气略显的僵硬,但眼里有着藏匿不住的关心,“医生开的药别忘了回去抹,还有喷雾,每隔五个小时一次。”

    “嗯!”郝燕再次点头。

    顾东城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坐回了车里,很快驶离。

    郝燕看着车尾灯消失在夜色里,她呼出口气,转身想要走回楼里。

    只是她刚有动作,突然有汽车的鸣笛声响起。

    “叭——”

    静谧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

    郝燕闻声望过去,就看到花坛前不知何时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g65,几乎要和黑色的夜融为一体。

    这时驾驶席的车门打开,秦淮年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下来。

    郝燕吞咽唾沫。她莫名有种偷情被抓到的心虚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