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霸道总裁求抱抱 > 第1534章,生日快乐

第1534章,生日快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着餐厅经理将东西端上来,郝燕小脸上尽是愕然。

    餐厅经理端上来的不是菜,而是一个甜点,更准确的说,是一个生日蛋糕。

    白色精致的瓷盘上,有高级厨师打造的方形传统黑森林蛋糕,精选的比利时巧克力,宛如北欧的森林一样层层扑在蛋糕表层,里面注入了樱桃酒,醇苦和微醺重叠交错。

    蛋糕的中央,插着一根蜡烛。

    郝燕惊呆了。

    她慢慢的回过神,仍旧惊愕的看向对面:“秦总,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秦淮年随意的口吻,“很容易,任武当初送来的资料上,有你的信息。”

    这一点郝燕是不难猜测的,就像是他最开始突然跑到她家里一样,这些对他来说很容易。

    只是他竟然记得这样的小事?

    一旁小提琴师很配合的拉起了生日歌的曲子,一遍遍悠悠回荡着。

    秦淮年道,“许个愿吹蜡烛吧!”

    他掏出打火机,甩动了两下,幽蓝色的火苗窜出,他替她将蜡烛点燃了。

    “好!”郝燕点头。

    她至今还有些恍惚。

    原以为错过了生日蛋糕,许愿和吹蜡烛,没想到最后都一一实现了。

    郝燕双手合十,非常认真的许愿。

    她许愿,希望女儿身体能够早点恢复健康。

    然后,她睁开眼睛,把蜡烛吹灭了。

    抬起头时,面前多了一个精致小巧的盒子。

    郝燕不解的看向他。

    秦淮年勾唇,“郝燕,这是生日礼物。”

    郝燕又是一愣。

    没想到除了吩咐人准备了生日蛋糕,他还有礼物送给她。

    郝燕伸手接过,在他眸光注视下,将盒子打开。

    和她预料的一样,里面是首饰。

    一对白金耳钉。

    只是和之前他送给她的那些不同,郝燕移不开视线。

    耳钉是燕子形状的,燕尾展开,虽然小巧玲珑,却非常的生动,燕子的眼睛是小小的碎钻,可谓是点睛之笔,又特别的低调。

    郝燕一眼便喜欢上了。

    她情不自禁的低声喃喃:“真漂亮!”

    是真的很漂亮,她眼睛都移不开半分,或许是她叫郝燕的关系,她对燕子一直特别的喜爱。

    秦淮年唇角缓缓扬起来。

    他之前也送给她不少首饰,偶尔心血来潮,出差路过时会送她两样小物件,只是一直以来都从未见她戴过。

    秦淮年蹙了蹙眉,他起身走过去,拿起盒子里的耳钉。

    郝燕只觉得有高大的阴影笼罩下来,然后便是他指腹下粗粝的触感,摩挲过她的耳垂,有微凉的物体戴在了上面。

    原本就很生动的小燕子,戴在她耳朵上仿佛有了灵魂一样。

    “如果喜欢的话,就天天戴着它!”秦淮年道。

    郝燕点头,很由衷的说,“谢谢你秦总!”

    她仰头,刚好撞入秦淮年镜片后那双幽深不见底的双眼里。

    他今天穿了件深灰色的西装,袖口镶嵌着一枚星状的红色玛瑙,此时在他手腕间闪烁,映着他那张英俊出众的脸,让人目光不自觉的被吸引。

    郝燕目光怔怔的。

    她想起秦淮年出差前的那晚,似乎问过她有没有耳洞的话,当时他只是以为他随口的话,现在联想起来……

    心底滑过一股温热。

    郝燕摸着耳朵上小小的燕子,她不由问:“秦总,你是不是对我太好了点?”

    “太感动了?”秦淮年眉眼间慵懒,他手抵在她背后的椅子上,俯低时镜片后的眸底多了丝邪魅,“只要你伺候的我高兴,我会对你更好!”

    郝燕:“……”

    原本笼罩在心头的温热,渐渐退潮。

    冰凉的风灌进来,将她整个透心凉,激不起任何的涟漪。

    原来是情人的关系,就像是腰伤时的药膏,不过是因为她是他的情人,在床上伺候的他高兴罢了。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有几分悸动,差点跌入一个温柔看不见底的深渊里。

    郝燕抿紧嘴角,为刚刚自己的悸动感到可笑。

    她很快镇定下来情绪,嘴角翘起弯弯的弧度,重新仰起头谄媚又妖娆的吐息说,“秦总,谢谢你的生日蛋糕和生日礼物,我感到特别开心,我会更加努力的伺候你!”

    灯光下,她眼睛有流光溢彩的光。

    秦淮年站在她旁边,一只手搭在椅背上,从他的角度,更好能看到胸前的一片春光。

    她说话时,他还保持着俯身的姿势,吐出来的气息刚好熨帖在他的薄唇上,丝丝缕缕的,像是根羽毛一样撩动在他的心尖上,充满了诱惑力。

    他感觉心猿意马。

    秦淮年将她拉起,“郝燕,我们回去!”

    感受到秦淮年眸里的炙热,任武一路将劳斯莱斯开的飞快。

    路上,甚至不惜闯了个红灯。

    任武实在担心自家老板一时控制不住,若是来的车震神马的,他还得跑到一边去望风,那实在是太虐狗了。

    一进门,郝燕伸手想去开灯,刚触碰到灯擎,人就被秦淮年抵在了墙壁上。

    需索的吻在黑暗里袭来。

    秦淮年吻得很深,几乎要将她陷入身后的墙壁里,又像是要将她生生嵌入自己的身体里。

    镜片后的眼眸,如同火山岩浆般的火热。

    郝燕想跟他说回卧室里去,她现在连脚下的鞋子还没有脱掉。

    然而,秦淮年却一秒钟也等不及了。

    郝燕逸出口的话,只剩下零碎的几个音……

    两人在一起半年多了,除了五年前的那晚意外,她只有秦淮年一个男人。

    他熟悉她的每一个弱点。

    郝燕最后气喘吁吁,只觉得他像是魔鬼一样,渐渐的侵蚀了她的意识……

    ……

    隔天,晨光明媚。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小小的出租屋里,充斥着雄性的荷尔蒙。

    郝燕醒来后躺在床上缓了许久,才慢吞吞的坐起来。

    昨晚秦淮年简直发了疯,从玄关到客厅,一路到了卧室里……

    郝燕活动了下,衣服都的满屋子都是,她从柜子里找了套干净的换上。

    将满地的狼藉收拾完,她正想去厨房倒杯水时,手机响起。

    很短促的一声,进来了条信息。郝燕随手拿起来看,内容只有五个字:燕,生日快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