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霸道总裁求抱抱 > 第1459章,小星星是我

第1459章,小星星是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459章,小星星是我

    秦繁星二年级的时候,入选为少先队员,系上了红领巾。

    放学回到家,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消息跟最亲爱的哥哥分享,然而却只得到了一个噩耗,秦佑生的亲生妈妈带着家人要将他接走。

    秦繁星哭的很厉害。

    她死死抱住他的大腿,大哭着不让他走,秦佑生也满脸都是泪,但他依旧还是走了。

    之后的每一晚,她都会哭闹着要哥哥。

    李相思和秦奕年夫妻俩怕她伤心,刻意的不再提及秦佑生,就仿佛他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家里一样。

    再然后,她再也没有问过。

    因为她预感这辈子他都不会再回来了。

    夫妻俩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儿的记忆会模糊,会将这些忘记,可是秦繁星一直都记得。

    怎么可能忘记呢,他们是最亲密的人啊!

    她记得自己哭得那么伤心,求他不要走,可他还是丢下了她。

    她恨他!

    情绪好似浸泡在冰湖里的棉絮,潮湿,沉重。

    秦繁星用力攥紧双手,扭头去看窗外的风景,试图让跌宕起伏的心得到平静。

    驶离藏区的列车,都要行驶十多个小时,是要在车上过夜的,明天上午九点多才能到达终点站。

    入了夜,外面便是漆黑一片。

    车窗外没有什么风景好欣赏,车厢内的军人,把睡铺让给了他们。

    秦繁星是最后过去的,她被一名年轻的士兵带到了一处软卧,里面虽然是上下铺,却没见到其他人的影子。

    她惊讶,“就只有我一个人住吗?”

    “嗯!”士兵点头。

    秦繁星就明白了,在他们医疗队没上来之前,整列车厢里都是铁血阳刚的兵哥哥,而志愿者里的女性又是单数,可能刚巧最后到她这里,就落了单。

    她感激的笑着道,“谢谢你,我这未免也太幸运了!”

    秦繁星虽然没有继承到妈妈李相思两个小梨涡,但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是弯成月牙的形状,特别的娇憨。

    士兵被她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腼腆道,“秦小姐,你早点休息!”

    “谢谢!”秦繁星再次道谢。

    门关上,士兵直摇头。

    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幸运,分明是他们秦中校将自己的睡铺给了她!

    秦繁星不知道背后的原因,她躺在床铺上面,四肢大大的伸展。

    学医的总归都有些小洁癖,以前觉得列车上的卧铺会不干净,毕竟很多人都躺在上面,只是此时她躺在上面,奇异的,感觉闻到了一股树木清新的味道,很好闻。

    比她想象中要软许多,翻身时并不会硌。

    秦繁星睡不着。

    可能是第一次睡列车卧铺,也可能是白天心绪起伏的太过剧烈。

    硬挺挺的躺了两个小时,仍没有困意后,秦繁星爬了起来,披了件外套,想要到外面溜达一圈。

    这时整列车厢已经熄灯了,静悄悄的。

    秦繁星像是游魂一样到处晃荡。

    隔壁车厢是餐车,只有那一列是亮着灯的,所以有光透出来,站在两节车厢衔接处的人影,她就看得一清二楚。

    男人斜靠在车门上,一条腿在前面微屈,正在抽烟。

    他背着光,这会儿军帽没有戴,头发短而黑,硬戳戳的像是钢针一样,没有了油彩,五官看得很清楚,随着列车的摇晃,他鼻梁有雕塑般的阴影。

    秦繁星想要转身就走。

    但她没有动,原地站了半晌后,她一步步的走向他。

    有些事情她需要求证。

    虽然白天洗手间时,她除了看清他的五官,同样也看清楚他眼角下方的一颗小小的痣,小到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但她还是一眼就找到了。

    小时候,她经常用小手去摸,然后喜滋滋的说:哥哥,你这个是美人痣!

    内心里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确认是他,但秦繁星还是问他:“你真的是秦佑生吗?”

    男人从嘴里吐出烟圈。

    缭绕的云雾里,他五官深刻又立体。

    他说,“小星星,是我!”

    “……”秦繁星心头震动。

    当他喊她小星星的那一瞬,她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只有最亲密的人,才会这样叫她。

    秦繁星眼圈红了,满腔的情绪喷涌而出,她幽怨的瞪着他,咬牙质问,“你当初为什么走!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都不回来看看我们,也不联系我们!”

    “对不起,小星星!”秦佑生叹息。

    他眉眼上仿佛蒙了层乌云,随时会有水滴落下来。

    他将手里烟掐了,缓缓开口,“我出生在儿童福利院里,四岁的时候,才被爸妈带回秦家,在这之前,我一直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位伟大的军人,而他牺牲后,我的亲生母亲生下我后,便跑了!

    只是我没想到,我的亲生母亲并没有丢下我,她是被家族的人抓回去的。

    原来,当初我父亲一次到藏区出任务,他们两人一见钟情,只是我母亲的家里不同意,觉得我父亲是个穷当兵的,没有前途,被逼无奈下,他们两人私奔!

    好景不少,父亲牺牲了,母亲怀了孕,她从未想过丢下我,只是刚将我生下来没多久,家里的人就找到了她,并且强制性的将她带走,把我送去了福利院……”

    秦繁星屏息。

    她双手悄然紧握,这是她第一次听的他的身世。

    很小的时候记事以来,她就知道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哥哥是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但秦佑生从小就很阳光,身上没有半点阴霾。

    现在,她却感觉到了他的寂寥。

    背后灯光投射在车厢上的影子,都像是一座连绵哀伤的山。

    秦佑生道,“后来那一年,我母亲突然来秦家找到了我,告诉了我真相,想要带我回去!因为外公去世,家里乱了套,作为独女的母亲想要继承家业,却遭到家族里其他人的反对。

    因为家族里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就像是古代有皇子的妃嫔一样,女人是不能随便当家做主的,必须得有儿子才能立足。

    母亲对父亲情深义重,想要为他守着这份情,这辈子都不愿再嫁给别人,更不会再生孩子,所以她就不停的寻找我,后来,她终于找到了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