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霸道总裁求抱抱 > 第1384章,还养兔子吗

第1384章,还养兔子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84章,还养兔子吗

    江明时看到了什么?

    他竟然看到兔兔站在她们中间,而且扮成了一只小兔子!

    只是这身cosplay的服装,跟之前去参加婚礼的时候简直大相径庭。

    除了头顶上戴着的那对毛茸茸的兔子耳朵,身上桃粉色滚边的小上衣,特别的短,只要一抬手就能露出整个小蛮腰,下面是白色的百褶裙,短到只能遮住挺敲的臀。

    这根本就是那种服装!

    尤其是上衣束腰的设计,没有扣子的领口,几乎随时都能炸开。

    看一眼,都让人血液仿佛要逆流了。

    江明时眉毛狠狠抖了抖。

    眼神阴测测的扫了一圈,发现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的身上,他顿时觉得脑袋上绿油油的。

    嗯,仿佛有一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

    经理搓着双手,笑眯眯的对着众人说,“咱们这几个新来的姑娘,各个都出众,每个人都还会才艺呢!”

    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站起来。

    “那就她先来!”

    对方的手指向了兔兔,眼神里已经带了色意,“小兔子,你跟我们说说,你会什么?嗯?”

    兔兔眼角余光从江明时身上掠过,她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然后娇声道,“我会跳兔子舞~”

    “那你跳一个!”对方哈哈大笑起来,脸上肉都发颤的走上前,似乎是试图想要更近距离的占点便宜,“跳的好了,今晚叔叔就带你走!”

    跳个屁!

    江明时抬脚就将茶几桌踢翻了。

    他绿着脸,上去就将兔兔的手抓起来,大步流星的离开包厢。

    江明时脚步飞快,后面的兔兔几乎小跑的跟着。

    她一跑,裙摆就飘扬起来。

    江明时强忍住暴躁到想要杀人放火的冲动,他将西装脱下来,罩在她身上,然后打横就将她抱起来。

    阴沉着脸走出娱乐会所,将她狠狠丢进了车里,吩咐司机开车。

    江明时怒不可遏。

    轿车开回别墅,他将人直接抱了上楼,用力摔在了大床上。

    兔兔被轻飘飘的丢在上面,被摔得四仰八叉,但她手脚麻利的就爬起来,一点点的爬到他面前。

    伸手触碰他的裤腿,两只湿漉漉的眼睛里卷着泪花,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江明时,我现在无家可归,身无分文,我是从la逃婚出来的,你要是不管我的话,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又来骗我?”江明时咬牙切齿。

    “我没有!”兔兔委屈的瘪嘴,举起三根手指头,“我这次说的是真哒!我发誓!”

    江明时瞪着她。

    兔兔又往前挪了挪,小宠物一样用脑袋去蹭他的掌心,“江明时,你相信我叭!我爸要把我当成工具一样嫁给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人,替他换来合同,对方很可能又老又丑!

    我继母还说不管我同不同意,要把我关小黑屋,打晕了也要送到婚礼现场!

    呜呜呜……我才不要嫁!我要嫁也是嫁给你!”

    江明时满腔的滔天怒意,竟因为她最后一句全都熄灭了。

    不管她是随口,还是无心,都让他心房被撞了一下。

    兔兔巴巴的望着他,通红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问他:“江明时,你还养兔子吗?”

    养。

    答案毋庸置疑,将她从娱乐会所里带回家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江明时将她从床上提起来,用力的亲下去。

    这么多天压抑的情绪,这一刻全都发泄出来,统统的都发泄到她的身上。

    可恨,可恶!

    兔兔刚开始还哼唧了两声,很快就勾住他的脖子,不停的往他怀里面拱。

    奋力的扬起小脸,努力回应。

    一来二去的,自然就双双都倒在了床上。

    西装外套掉落在了地上,江明时看着她身上的这身cosplay,太阳穴都仿佛要跳出来。

    尤其是想到刚刚在娱乐会所里,那么多男人,全都盯着她看!

    江明时又气又怒,抬手就撕了个稀烂。

    当把白色的百褶裙丢在地毯上时,他差点爆粗口。

    竟然穿钉子裤!

    江明时的怒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让他整个眼神都看起来可怖。

    他将布料全都狠狠丢开,整个扑上去——

    偌大的主卧室里,全都是女孩子娇滴滴软绵绵的声音。

    两人折腾到了大半夜。

    窗外夜星璀璨,透过轻薄的窗纱照进来。

    被单卷在彼此身上,都是汗津津的。

    兔兔拱到他的怀里面,脑袋在他胸口的位置蹭了蹭,感受到他的心跳声,整个人都发出了一声喟叹。

    她好想他呀!

    太多天没有同床共枕,筋疲力尽的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困意。

    兔兔小手搂着他的腰一会儿,又往上拱了拱,将半边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跟他密不可分,“江明时,你不要生我的气啦!”

    她说话时,气息就喷在他的皮肤上。

    江明时喉结滚动,忍住了。

    他从鼻子间发出一声幽怨的哼,“你还知道?”

    兔兔撇嘴,她又不傻。

    她也幽怨的哼了声,委屈死了,泪汪汪的说,“你之前都把我轰出去了!”

    江明时扣着她后脑勺,将她脸仰起来,两人四目相对,“那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兔兔摇头,“不几道!”

    “……”江明时吐血。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算了,算了。

    兔兔眼珠子转了转。

    她小脑袋瓜也跟着一直转,努力想着他生气不要自己的原因,难不成是因为她这几天回la的关系?

    但她走的时候又特意打电话给他呀!

    搞不明白……

    兔兔甩了甩一头长发,终于能跟他抱怨,“江明时,我在la好想你呀!哼,我好生气,那天你上班后陆冕来别墅,他跟我说爷爷生命垂危,临死前想要见我一面……

    所以,我就跟着他回去了,结果下飞机到了医院才知道自己被骗了!爷爷根本就没有事,只是肠胃炎!而且非但骗我,我爸和继母他们还想要逼我嫁人!”

    江明时闻言一愣,“这么说,你不是因为要跟陆冕走,而是以为爷爷病重的关系?”

    “当然啦!”兔兔点头,嘟嚷道,“我干嘛跟他走!”

    江明时原本阴郁下了好几夜风雪的心,顿时转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