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八章 笔尖梦靥!(第四更!)

第两百八十八章 笔尖梦靥!(第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边,

    周老板还在跟镜子里的那位死掐呢;

    这边,

    机智可爱聪明伶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嘤嘤早就发现了其中的线索!

    她马上起身,去了楼上,直接推开书房的门,在办公桌上开始找了起来。

    一般家庭里的笔,最可能出现的位置也就是在书房里了,当然,小孩子卧室那边也可以找找,不过既然住别墅的,小孩子是不是也有专门的小书房?

    白莺莺一边找着一边思考着,

    然而,

    书桌上很干净,

    甚至抽屉里也没有笔的存在。

    这里曾发生过自杀事件,警方曾过来来来回回地清扫过一遍,任何有价值有嫌疑的东西都被当作物证取走封存了。

    而且,

    这户人家住别墅弄个书房其实也就是应景一下的,这年头大家用笔的次数本就不多,大部分的交流都是用键盘打字完成,所以莺莺把整个书房上上下下每个角落都翻遍了,也就找到了两支水笔。

    其中一支笔头还是坏的,写不出字。

    把两支水笔放在面前,

    莺莺歪着脑袋,

    左思右想都觉得能够作为秘密隐藏大boss是一切幕后黑手源头的笔,

    会沦落到如此的没格调。

    “吧唧!”

    莺莺稍微用力扳了一下,

    两支笔一起断了。

    唉,

    不是你们,

    安息吧。

    走出了书房,莺莺又找了几个房间,发现孩子房间里的衣服玩具文具之类的,什么都不见了。

    嘤嘤陷入了沉思之中。

    其实,这个也不难理解,母亲带着俩孩子一起服毒自杀了,双方家属肯定是把孩子的衣服之类能够纪念的东西都带走了,这栋别墅也没人在住,自然会显得很“空旷干净”。

    找了好久,

    又是从二楼找到了一楼,

    这次是比之前那次找老板还要仔细,毕竟能藏老板这么大一个人的地方不多,

    但能藏笔的地方很多。

    找来找去,

    除了书房里那两支已经被分尸的两支水笔,

    白莺莺没有再找到第三支笔。

    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白莺莺对着茶几上的这么多书,

    发着呆。

    书在这里,

    写书肯定是用笔的,

    作者跟机关里专门写报告的那帮人都被称之为笔杆子,

    但自己怎么就找不到呢?

    拿起书,

    翻了翻,

    看着上面的印刷体,

    白莺莺想着这个“笔”是不是不是指传统意义上的笔,而是指更现代化的替代品?

    比如……

    键盘?

    比如,

    电脑笔记本?

    但自己刚刚也找过了,没发现电脑或者键盘这类的东西啊。

    …………

    “喂,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别这么s情?”

    周泽看着镜子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那位说道。

    那位还在怒吼,

    还在咆哮,

    还在不停地挣扎,

    可以看出来,

    他疯了!

    或许,

    有朝一日,

    周老板真的解决这个自己体内第二意识的方法就是以自己的智商,逼迫对方无法忍受直接自尽。

    “行行行……”

    周泽摊开双手,

    “我理解错了?”

    镜子里的那位终于不疯了。

    “你没有那种开玩笑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

    毛?”

    周泽陷入了沉思,

    “有毛发的东西?

    什么东西留下的毛发?

    这里有妖怪?

    但我没感觉到有妖气啊。”

    镜子里的周泽目光呆滞,

    一动不动,

    看着外面,

    随后,

    他干脆坐了下来。

    哀莫大于心死。

    其实,这也不怪周老板,

    正常人谁能看见那个地方瞬间就想到了“笔”,

    卧槽,

    看见那个地方你还能想到吟诗作赋这种高雅的事情么?

    那你还是不是男人?

    隔壁的莺莺之所以能迅速想到,是因为在那之前,她就有了很多本书在潜意识里的铺垫,

    而周老板没有啊,

    他就晕乎乎地跟这个疯婆子打了一架,

    然后在卫生间这个不适合进食的地方啃了好久的原味排骨。

    “我现在应该怎么把你放出来?”

    周泽开始换一个思路。

    如果能把这位放出来,

    让他回到自己的身体,

    那自己就能开无双了,

    然后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自己就可以回到书店继续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

    多美好!

    但镜子里的那位一动不动,完全懒得再搭理周泽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没办法,

    还是他完全不想出去了。

    “别这么消极好不好?”周泽拍了拍已经龟裂的镜面,“我们不能放弃希望。”

    镜子里的那位还是一动不动。

    周泽摇摇头,

    算了,

    他干脆推开卫生间的门,

    走了出去。

    外面,

    一片漆黑!

    之前周泽记得自己是打开了灯的,然而等自己再出来时,灯全都灭了。

    而且这种黑,黑得很浓稠,黑得很深邃,像是有一大卡车的墨汁给倒灌进来了一样。

    凭本能的,

    周泽觉得这里肯定有事情发生。

    “擦擦…………”

    轻微的摩擦声,

    像是线路接头上出现了问题。

    在这种环境下,忽然出现这种声音,别说是普通人受不了,饶是周泽这种鬼差,也觉得身上有点发麻。

    恐怖面前,

    人人平等。

    鬼差是不怕鬼的,

    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

    其实并不是鬼。

    “啪!”

    亮了,

    是客厅里的电视机亮了。

    黑白雪花点不停地闪烁着,虽说给这黑暗的客厅,带来了光亮,但这种光亮,真的不如没有。

    ………………

    “笔,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呀……”

    白莺莺双手拖着自己的香腮,很苦恼的样子。

    其实,

    白莺莺还是很聪明的,

    整个书店,

    除了她以外,能找出第二个可以看得懂日文书的人么?

    虽然看的是《女仆的自我修养》,但好歹也是日文著作唉。

    伸手,把面前的书又开始一本本翻开,话说那位叫二嫂的作者写了不少书,不过莺莺对她其实也不是很熟,只是每天打扫书架时会笑一笑。

    以前莺莺倒是听过老道讲过一个东北二嫂,

    还有秦先生、周先生、夯先生这类的人,老道说他们都是艺术家,现在都在监狱里体验生活等待着放出来后可以创作出更多接地气的作品。

    记得自己当初还问过老道为什么艺术家都得去住监狱?

    老道说这是为了更贴近生活,老道还说鲁迅当初住监狱时就认识了自己的狱友周树人,二人后来还成为了知己。

    翻着翻着,

    一本书的封面吸引住了莺莺,

    封面是一支笔,

    一支……钢笔!

    很突兀,

    也很单调,

    就是单纯地以一支笔作为封面,别的什么都没有。

    书名叫《笔尖梦魇》,一看就是鬼故事。

    翻了一下简介,

    讲的是一个人,意外之中拥有了一支神奇的笔,拿这支笔写故事的话故事里的事情就会自然而然地在现实里发生。

    他第一次是拿这支笔写了一个恐怖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栋别墅里,

    晚上,

    忽然停电了,

    他一个人抹黑走到了客厅想看一下电表,

    但就在这时,

    客厅里的那一台电视机,

    在停电的状态下,

    忽然自己打开了,

    一开始电视机里只有黑白雪花点在闪烁着,

    但接下来,

    却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

    “这简介写得不错啊。”

    白莺莺下意识地翻开了第一页看了起来,

    然后想想不对,马上合上书,

    嘤嘤嘤,

    人家是来找老板的,

    怎么坐在这里看书了!

    但好像得看这本书才能找到笔的线索啊,自己刚刚都上上下下找了一遍了,结果都没找到笔。

    一念至此,

    白莺莺只能继续翻开书看了起来。

    深夜的别墅里,

    一个高中女生,

    坐在凄凉布满灰尘的客厅里,

    看着一本,

    鬼故事,

    这本身就很恐怖了!

    但莺莺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也是废话,

    她可是一头两百年窖藏的僵尸啊!

    “电视的雪花点开始慢慢地消失,我慢慢地后退,因为本能地觉得,可能会有什么东西从电视机里爬出来,

    我没留意,

    一直后退绊倒了自己,

    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但我的眼睛还是继续盯着这个电视,

    然而,

    让我没想到的是,

    真正的恐怖,

    来自于我的身后…………”

    莺莺一边看一边小声地念了出来。

    ……………

    电视机里不断冒出着雪花,

    周泽死死地盯着电视机,

    开始慢慢地后退,

    《午夜凶铃》周泽没看过,上辈子的周泽一心学习一心工作,对这类电影不感兴趣,而且他是做医生的,死人都见得多了,各种凄惨的死法也见得多了,对恐怖电影更是没什么兴趣了。

    这辈子……

    这辈子自己都变成鬼了,看鬼片还能有什么意思?

    周泽之前为了救中尸毒的许清朗跟莺莺一起看了一遍林正英系列,

    结果代入感强到像是在看《闲人马大姐》。

    但哪怕没看过《午夜凶铃》,周泽也清楚,那位叫贞子的可爱甜美的姑娘,喜欢从电视机里钻出来。

    后退,

    且戒备着,

    拉开一段安全距离总不会有错。

    “砰!”

    周泽膝盖正好碰到了茶几,

    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到了沙发上,

    但周泽的目光还是死死地盯着电视机,

    有一种感觉,

    快出来了,

    电视机里的东西,

    快出来了!

    周泽没发现的是,

    在他身后的漆黑里,

    有一道人影,

    正在不知不觉地靠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