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七十九章 泰山归途

第七十九章 泰山归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雨水,不停地击打着周围,它们从天上落到女孩儿的红色伞上,再从伞的四周落下,形成了一道雨帘。

    伞下的女孩儿,笑靥如花。

    聪明的女人,大概只有在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时才会犯傻。

    很显然,眼前的老道,绝不是这一款。

    而面对少女的反击,

    老道也只是笑笑。

    低下头,

    鞋底在水洼处踩了踩,溅起了不少水花,

    “你何必来?”老道问道。

    少女没回答。

    “看来,你爹是真准备大义灭亲了?”

    少女依旧没回答。

    老道挠挠自己早已经湿漉漉的头发,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

    少女则是继续撑着伞,向自己的那个方向走去。

    双方的距离还没拉开多远,

    老道就停下脚步,摆摆手道:

    “你很了解他?”

    少女停下脚步,

    老实说,

    她并不算了解她,

    若是真的了解他,

    也不至于先后两次被那个男人无情地甩开,

    到最后,

    落得个自己从安息之地出来,都已经打上生命倒计时的标签。

    无论是之前在峨眉山,还是前阵子在书屋门口,她两次来,其实都输了,不光是输了,还亏损严重。

    每一次,都把自己的大半给折在了这里。

    连续折个几次,都快把自己给折没了。

    但,好在,反正自己也时日无多了。

    那把剑,已经悬在那个男人眼前了,落下去的时间,无非就是今晚或者明早罢了。

    估摸着,

    这场雨,这场台风,

    还没结束,还没离开,

    这剑,

    就能落下了。

    下一个,也就是自己了,时日无多加上另一个时日无多,谈不上负负得正,但很多东西,其实都已经可以说是无所谓了。

    “比你,了解吧。”

    “真的?”老道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真的。”

    “那你说,他会死么?”

    “会死的。”

    少女没有做什么犹豫,直接回答道。

    老道舔了舔舌头,他很想拿自己当例子,但正如先前少女所说的那样,他自己,根本就算不上一个例子。

    这种感觉,让人有些不爽,明明自己已经成功了,却终究没能得到成功者应得的鲜花和掌声。

    反倒是把自己弄得像是个孔乙己,

    一圈人围着自己,就是笑自己已经死了,

    任凭自己再排出多少个大钱,再说出“死”字有多少个写法,

    都没用。

    或许,

    最大的问题是,

    他可能自己都有些不坚定吧。

    “你也活不了的。”老道感慨道。

    女孩儿不做理会,继续撑散,迈开了步子,

    “我是,他的女儿。”

    “但他是人主!”

    老道马上扭头看向那个女孩儿的背影,

    他的大喊声,在这个台风雨夜显得有些零碎。

    “他是人主,他为这人间立下了这个规矩,为什么你们女人,总是喜欢这么天真?”

    许是最后一点不甘心吧,又像是最后的质问。

    老道这个时候,显得有些不复以往的风度了,但他是真的顾不得了,也不打算再去计较这些个东西。

    先前,大功告成之际,地藏先在自己面前秀了一波;

    刚才,往回走回家时,这个女孩儿又对着自己刺了一把!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府君在挨揍!

    这让老道怎么可能继续维护住自己内心的平稳?

    何况,他本就不是一个内心平稳的主儿。

    “他死了,但那个他,还会活着。”女孩儿扭过头,看向淋雨的老道,“他活着,也就好办了。”

    老道愣了一下,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

    很多话,

    真的是一点就透了,

    轩辕剑下,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你能想到的,别人大概也想过,别人尝试过的,你大概也曾深思熟虑过。

    到底是干系道自己存续与否的大事儿,没人真的敢不放在心上。

    女孩儿说的“他”和“他”,一个指的是赢勾,一个则是指的是“周泽”。

    赢勾会死,

    但大概率,

    周泽会活下来。

    而女孩儿的目标,就是周泽。

    她就是在跟着周泽后面走,

    等着那把剑下来,

    等着那把剑将那个她这辈子最爱也是最恨的男人杀死,

    然后,

    她将捡起那个剑下的幸存者,

    你可以说他是一件铠甲,也可以说他是一件衣服,

    她要做的,

    只是把他穿在自己的身上。

    轩辕剑,是她父亲的剑;

    周泽,则是刚刚从剑下得生的人;

    她眼下,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肉身,作为僵尸始祖之一,肉身存在与否,对于她来说,真的不重要了。

    肉身,无非就是一具皮囊。

    父亲的剑,加上刚从剑下得以幸存的周泽肉身以及灵魂。

    有这两件事物在手,

    她大概活下来的机会,会大一些。

    你可以说着有些一厢情愿,但不得不说,确实是一个法子。

    这个法子,不是没人想过,但哪怕想过也没用,

    因为有一个关键点,只有她一个人才能满足,

    那就是,

    她是黄帝的女儿!

    你可以说这个方法很可笑,因为并非百分百能成功,但在轩辕剑下,谁都没有去嘲笑谁的资格。

    “我不是,也可以么?”

    老道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女孩儿撑着伞,笑得花枝招展,仿佛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大的笑话。

    “我说过,你已经……死了啊。”

    老道也笑了,

    干脆蹲在了水洼里,

    像是个得了老年痴呆的老头儿,

    他单手拍打着水洼,像是顽童不顾之后自己母亲的责罚在玩乐,笑道:

    “你哪知道那位书店老板能活下来?”

    闻言,

    女孩儿沉默了,

    不仅仅是沉默,脸色,更是直接冰冷了下来。

    老道先前问过她,她是否了解他。

    其实,她真的不了解她。

    但她却能以一次次的血淋淋的失败,一次次的苍白的撕心裂肺,

    去证明了一件事,

    证明了那个叫做周泽的人,在他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地位。

    这是出自于一个女人的直觉,女人,在这方面的直觉,是天生的;

    她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竞争对手是谁。

    赢勾,

    会让他活下来的,

    她坚信,

    她笃定!

    “他,会活下来的。”

    而赢勾,而那个男人,则会死去。

    结束他那段,轰轰烈烈的一生。

    而一旦那个男人死去,剩下的那个叫做周泽的人,

    在失去了赢勾的力量后,

    他,

    又算得了个什么?

    一个普通人?

    说好听点,一个僵尸?

    但僵尸,在她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你要阻我?”

    少女问老道。

    老道摇摇头,道:“我和他,恩债两消了。”

    言外之意,是他不会插手。

    “好。”

    少女继续撑伞往前走。

    老道则是背靠着电线杆坐了下来,反正身上早已经湿漉漉的了,也没什么放不开的了。

    等到少女的背影,也已经消失在前方的雨幕中后,

    老道又“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都以为,自己很聪明呐。”

    感慨完后,

    老道抬起头,

    路灯的光,有些刺目,而周围的大雨,则是让这路灯的光芒有些涣散,营造出了一种类似于月晕的效果。

    在这一片迷蒙之中,

    老道仿佛看见了很多人,但他并没有让自己的思绪在这里停留住。

    伸手,拍了拍自己的下颚,而后撑着地面,重新站了起来。

    他开始往回走了,

    这条路,

    有人在往前走,

    而他,

    则和他们背道而驰。

    生者向前,逝者往后;

    好在,走了这么久,书屋,也终于在眼前了。

    隔着玻璃,安律师就看见在外面淋雨的老道,他马上撑着伞冲了出来,帮老道挡雨。

    伞全都遮挡在老道的身上,安律师身上的衬衫,早就湿透。

    老道没急着进门,而是看向安律师,问道:

    “以前给你加老爷子打过伞么?”

    “没有过。”安律师倒是显得很实诚。

    上辈子他可是广州阔少,整日里忙着玩乐戏耍,纸醉金迷,一直等到他爹去世,家道中落后,才明白了人生的道理。

    但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子欲养而亲不待了。

    老道点点头,

    安律师则是补充道:“这不是,为了混口饭吃么。”

    拍马屁是为了吃饭,毕竟,这个世界上,估计也没人真的天生骨子贱,喜欢拍马屁。

    老道的目光扫向屋子里的众人,最后,又落在了安律师的脸上。

    他的手,放在安律师的肩膀上,拍了拍。

    安律师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酥上了几分。

    紧接着,

    老道又回过头,看向身后黑黢黢的雨帘,

    道:

    “你们老板,往那儿去了。”

    “嗯。”

    老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而后,终于推开门,走了进来。

    书屋的众人,除了陪着老板出去的莺莺,其余人都在这里。

    当老道进来后,大家的目光自然也就跟着老道移动。

    老道不顾自己身上早已湿透,当然了,书屋的员工也不会去介意他把地板给弄脏,任由老道就这么趿拉着水渍,又走到了那幅画前。

    老道的双手,抚摸着画卷。

    嘴唇,有些干裂。

    地藏升天时,给了他一刀;

    先前的少女,也给了他一刀;

    轩辕剑,其实也给了他一刀。

    但……

    “我没死!”

    老道忽然发出了浑厚的声音!

    这一声,

    震得书屋众人一个个脸色苍白,府君的气场,哪怕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不能承受之重,虽然府君并没有去刻意针对他们。

    紧接着,

    老道发出了一声叹息,

    仿佛先前的峥嵘,只是最后的一抹不甘在宣泄,如同……回光返照。

    “唉,

    我只是,

    想你们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