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二十八章 变回凡人的第一天

第二十八章 变回凡人的第一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府君的血入酒,府君的肉做菜,

    巍峨泰山切下来几块做馍;

    赢勾吃得还算满意,

    体内的周老板则几乎看呆了,

    第一反应是恶心……

    毕竟,无论是出于一个深度洁癖患者还是出于一个医生的职业本能,

    这几乎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手机端 m.

    至于这是谁的血谁的肉,

    这血肉有多珍贵有多难得象征着什么意义,

    这真的不是周老板会去考虑的事情。

    看着赢勾吃得这么舒心,

    周泽真觉得自己以后得找个机会和铁憨憨谈谈,

    上古时没艾滋为代表的那些恐怖疾病,你瞎吃吃没什么关系,但现在年代不同了,你再这么瞎吃……

    这里不用说什么“若是此时赢勾知道周泽心里的想法的话”,

    因为二者之间本就是心意相通,

    不存在什么秘密。

    赢勾很平静地喝了酒,

    赢勾很平静地吃了肉,

    赢勾很平静地用了馍,

    然后,

    在心里,

    以一种压抑愤怒的声音:

    “看…………门…………狗…………”

    “我这是为你好。”

    周老板觉得,平时让这点他没什么,反正他总是喂不饱。

    正常爹妈看娃儿吃饭吃得多一直喊着吃,高兴还来不及呢。

    能吃是福不是?

    毕竟是长身体的时候。

    但这种瞎吃,是真的不能提倡的,这是底线!

    最重要的是,

    府君的血和肉,

    我艹,

    谁知道这府君一脉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遗传疾病?

    毕竟,

    他们世世代代都喜欢和猴子搞在一起。

    “…………”赢勾。

    “咳…………咳…………”

    赢勾忽然咳嗽了一声,

    差点没憋住。

    末代倒是笑着指着酒碗道:

    “条件简陋,好在,这酒还够烈。”

    赢勾微微颔首,表情严肃。

    “喂,真的,以后不能瞎…………”

    “你……若……刚……吃……了……”

    “我刚吃了怎么了?哦,对了,你刚刚不出来,要吃饭时就出来是个什么意思,虽然…………”

    “你……就……炸……了……”

    “…………”周泽。

    府君的血,府君的肉,泰山的馍,

    可不是么,

    要是自己吃了,

    这已经不是虚不受补的问题了……

    一时间,

    周老板还真不好意思继续数落赢勾了。

    “礼…………重…………了…………”

    “小子落魄,还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招待哥您咧。

    要是搁在以前,极西封印之地里的零零碎碎还没跑出来瞎蹦跶完那会儿,小子倒是有办法给哥你抓几个还算新鲜的凶兽,弄点儿他们的血肉入酒入菜招待哥你一番。

    现在不成啦,

    但承蒙哥你关照,

    让小子也搭上这辆车,

    我这人,

    恩是恩,仇是仇,

    这些,

    总是能分得清楚的。”

    “与…………我…………无…………关…………”

    “我知,我知。”

    末代又示意小猴子倒酒,

    继续道:

    “说到底,我和他,说是两个人,本质上,还不就是一个人么?”

    “你没他可爱。”周泽在心里说道。

    “你……没……他……可……”

    最后一个字,赢勾说不出口。

    “浮尘一世,无非是过往云烟,云聚了,云又散了,也就这么一遭的事儿罢了。

    哥你人间沉沦轮回无数代,

    这一点,

    不会看不清楚吧?”

    末代抬头望了望天色,

    忽然又是一声感慨:

    “其实,有时候,就连我,也会有些模糊;

    到底是更喜欢现在的他,

    还是更喜欢过去的我;

    甚至,

    偶尔也会混淆,

    我到底是过去的我还是现在的他…………”

    凉亭开始扭曲,

    天色开始扭曲,

    山峰开始扭曲,

    眼前的一切,

    都开始了扭曲,

    强烈的恶心感开始袭来。

    “呕!”

    周泽侧过身,

    对着床下直接干呕了起来。

    肚子里没什么东西,除了呕出了一些水儿也没其他玩意儿了,只是这嘴边似乎还残留着些许血腥味。

    虽说吃东西的是铁憨憨,但那种“感同身受”,真的是受不了受不了。

    一想起来,这胃就又开始了痉挛。

    “老板,你醒咧?”

    熟悉的声音从隔壁床传来。

    周泽扭头看向身侧,

    老道正躺在病床上吃着苹果,另一只手里还拿着手机。

    这时候,

    周泽才发现,

    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自己的手臂上还挂着点滴。

    “老板,恰苹果蛮?”

    老道递过来一个苹果。

    周泽本能地摇头,胃部开始收缩。

    “也对,老板你刚醒,不适合吃苹果,来,掐跟香蕉吧。”

    老道递过来一根香蕉。

    胃部痉挛得更厉害了。

    “怎么回事?”

    “啥?”

    “我们怎么回事。”

    “额们出车祸咧。”

    “车祸?”

    周泽开始回想,他只记得自己在开车时非常地困,后面好像就是一声巨响。

    出车祸了?

    “那我们躺在这里做什么?”

    “额?”老道皱了皱眉,道:“老板,一般出车祸后,不是躺殡仪馆就是躺医院吧?

    那个,老板,额把空调温度再打低一点?”

    老道误以为自家老板更想去太平间躺躺。

    “我们现在躺医院里?”

    “是啊,老板。”

    “你受伤了?”

    “还好,我伤得不重呢,老板你,好像骨折了,脑袋也被破了,贫道昨天就醒咧,老板你才刚醒,老板,额觉得你还是继续检查检查看看医生怎么说再…………”

    呵,

    开什么玩笑,

    我会车祸受伤?

    周泽直接拔掉了自己手中的输液针,

    翻身下床,

    然后,

    忽然脑袋一晕,

    左腿膝盖位置一软,

    “噗通!”

    周泽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嘶…………”

    好疼。

    “老板,老板!”

    老道着急地马上按了铃。

    很快,

    俩护士跑了进来,

    看见倒在地上的周泽,马上跑过来一人一边把周泽搀扶到了病床上。

    别看医院里的护士们各个看起来很娇小,但这一把子力气可不见得比宅男小。

    “病人是怎么回事,是哪里不舒服了么?”

    “没事咧,没事咧,他醒咧,刚不小心掉下床咧。”

    “我去通知医生。”

    很快,

    几个医生走了进来,

    开始给周泽检查身体。

    主治医生大概四十多了,发量已经地区支援中央了。

    负责检查的是两个年轻医生,应该是实习医生。

    俩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让周老板很不舒服,直接道:

    “左腿半月板开裂,胸口左肋骨折,左臂和后背位置有轻量烧伤;

    后脑受撞击,暂无眩晕感,意识清晰,平衡感清晰,可排除严重脑震荡,可做后期复查排查隐患。”

    俩实习医生面面相觑,

    后面的主治医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笑道:

    “得,这还是个同行啊,你们是来三亚旅游的吧?”

    周泽点头,继续道:“我现在需要休息。”

    “行,我那儿正好还有几个病人,等晚上时我再过来查房,咱也能好好聊聊。”

    医生和护士们离开了。

    周泽躺在床上,

    老道继续吧嗒吧嗒地吃着水果。

    “他们人呢?”

    周泽问道。

    其实是想问,莺莺呢?

    睁开眼,

    莺莺不在身边,

    真不习惯。

    “咦,老板,不是你叫额不要让他们过来么,额就给他们发了一个红心,报了个平安,然后就按照老板您的吩咐把微信和手机号都关了,不和他们联系了。”

    “我什么时候叫你这样组哦度?”

    “老板你昨晚说梦话咧,叫额这么做的。”

    老道一脸认真的表情。

    周泽舔了舔嘴唇,

    行吧。

    伸手,

    摸了摸自己的头,

    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尤其是后脑位置轻微挤压一下,还能感受到明显的疼痛感。

    不是,

    自己平时还经常教育莺莺开车时要小心,

    毕竟你是僵尸,出车祸没什么事儿,所以更得小心,防止大意对别人造成伤害。

    但自己怎么就出车祸进医院了?

    还伤得这么重?

    “老板,莫慌,贫道这里有钱,一开始咱俩被送进医院后还是躺过道里呢,贫道醒来后结了账,又花钱升级到了双人单独病房,嘿嘿。”

    现在正规的医院里,医生很少收红包了,除非你有在医院里工作的亲属或者认识的人当中间人,否则医生还真不敢收这个烫手的山芋。

    有的收了也会报上去把红包里的钱划到你的住院押金里。

    但稍微活动一下,从楼道口的病床转移到病房里或者是入住更好一点的病房还是可以的。

    周泽没有再尝试去喊铁憨憨,

    他大概明白了,

    菩萨来了,

    然后,

    自己和老道就以这种方式在躲避菩萨的探查。

    反正菩萨又不可能真的把整个海南岛都掀个个儿,没什么是比隐藏于普通人群之中更安全的了。

    想到了这里,

    周泽也就懒得折腾了。

    又过了一会儿,老道点的晚餐送到了。

    躺了两天,哪怕输着葡萄糖,但身体终究是需要吃饭的。

    老道先打开了饭盒,大快朵颐起来,看情形,这货不是在医院看病的,是来度假的,胃口还贼好。

    周泽拿起勺子,

    咬了一口饭,

    刚放进嘴里,

    面色忽然一变,

    下意识地另一只手在身边摸索着,才记起来一直是莺莺帮自己保管彼岸花口服液的。

    “老板,你怎么不吃咧,饭菜不符合胃口?”

    周泽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将这一小口米饭咽了下去,

    随后放弃了,

    把勺子往餐盒里一丢,

    道:

    “老道。”

    “啥事儿,老板?”

    “帮我点份酸梅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