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拯救大兵小队归来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拯救大兵小队归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

    张信哲动听的嗓音在书屋回荡着,伴随着咖啡的香气和上午明媚的阳光,将生活的味道点缀得恰到好处。

    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给这南大街日复一日地注入着生机。

    昨晚休息得不是很好,导致周泽哪怕现在躺在自己最喜欢的位置,也依旧显得有些心浮气躁。

    还是最熟悉的猫屎咖啡,熨烫得最整齐的报纸,却无法掩盖住此时的情绪。

    上辈子时周泽听过一个故事,讲的是那些被判死刑的犯人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现在,周老板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轩辕剑在上,代表着的是一种绝望,哪怕是从上古时期到现在算是混得最好的獬豸,在面对轩辕剑的压力时,也不得不选择“自杀”。

    就像是那些罪有应得的死刑犯在面对人民的审判时,那种绝望。

    揉了揉眉心,

    喝了一口咖啡,

    恰好此时老道扛着扫帚回来了,

    自打上次治好那位儿子的“病”后,老道在他们那个环卫工圈子里,人气和地位再度得到了提升。

    不说别的,只要他想,学西方组织一个环卫工人罢工寻求更好的福利待遇那也是一句话的事儿。

    通城,

    环卫,

    我为王!

    “老道,坐。”

    “哎,好的,老板。”

    老道在周泽对面坐了下来。

    小猴子窜出来,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

    老道拿着毛巾,开始擦汗。

    “问你个事儿。”

    “好的,您问吧,老板。”

    “是…………”

    嘴巴张了张,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因为周泽清楚,这个问题,眼下的老道回答不了,但怎么把老道给切换到那个可以回答问题的那位,似乎还真的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

    难不成,

    现在直接把老道踹倒在地上,试着杀死他,看看能不能激发出小宇宙?

    但万一没激发出来,老道被自己给直接玩儿死了,那该怎么办?

    手指敲了敲额头,

    周老板觉得自己的头又在开始痛了。

    “老板,你不舒服啊?”

    老道关心地问道。

    “嗯,老道啊,你平时会做梦么?”

    “做啊,经常做的。”

    “比如?”

    “比如,大妹子啊,嘿嘿嘿。”

    “没做过那样子的一种梦,就是有剑鞘或者有剑来找你的那种的?”

    “嗯?没有唉,老板,贫道又不收藏古玩也不喜欢耍剑,

    怎么可能会做那种梦嘛;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是。”

    周泽点点头,挥挥手,“行了,你去忙吧。”

    “好的,老板。”

    茶几上的咖啡被拿起来,一饮而尽。

    莺莺贴心地走了过来,给咖啡续杯。

    随后,莺莺走到周泽沙发后面,伸手给周泽做头部按摩。

    她不会问你有什么烦心事儿,也不会去刨根问底地想要分享所谓的秘密,她只是在你需要她的时候站在你的身边。

    周泽闭着眼,享受着这种按摩。

    “嗯,莺莺,最近开始用香水了?”

    “许娘娘送的,他自己提炼出来的香水。”

    “哦。”

    “老板,好闻么?”

    “还不错。”

    “吱呀…………”

    发动机齿轮剧烈的摩擦声以及汽车轮胎和地面的狂热亲密接触所带来的撕裂;

    紧接着,

    车上下来了安律师和小男孩。

    安律师抱着一个血葫芦,小男孩也抱着一个血葫芦,俩人风一样地冲进了书店。

    周泽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

    去徐州开展“拯救大兵庚辰”行动的安律师一行人回来了,

    不过,很显然,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周泽记得在临行前,安律师曾对自己保证过,有危险就直接见死不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出现损兵折将的结局,意味着那边的事情肯定出了什么意外。

    周泽起身,走到旁边,看了一下。

    小萝莉身上有好几处明显的血窟窿,虽然做了包扎,但依旧有黑色的鲜血不停地溢出,血液呈现出一股子特别难闻的味道,像是在垃圾场里浸泡了三天三夜的原味气息。

    庚辰依旧是婴儿的身子,在其肚脐眼儿的位置,有一个可怖的伤口,也是一样,不时有黑色的鲜血溢出。

    “这是,被污染了?”

    周泽皱着眉头问道。

    “老板,我止不住血。”安律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显得有些心焦。

    小男孩有些无助地看着周泽。

    他们在一路上,一直尝试着各种止血的方法,但就是无法成功,甚至,你强行堵住了其中一个伤口,伤者身上就会自己再裂开一个伤口。

    “送去隔壁药房,先让他们做个清创,我来处理。”

    伤势很棘手,但还没到马上嘎屁的程度,当然了,若是继续不处理,这肉身,肯定是得废掉了。

    同时,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无论是小萝莉还是庚辰,他们的灵魂似乎也被锁在了这具身体里。

    莺莺和老道负责把他们送去隔壁药店,

    安律师走到周泽面前想说什么,却被周泽捂着鼻子挥挥手,有些嫌弃道:

    “天大的事儿,洗了澡再说。”

    “…………”安律师。

    在不影响大局的前提下,能讲究还是尽量去讲究,讲究,能让你的生活变得更有品质;

    因为,不讲究慢慢地就会变成将就。

    周泽去了隔壁药店,药店里有三个男医生,俩可以负责一些简单的手术,另一个是划水开药的。

    他们像是三只被生活“打磨”过的傀儡,至少在这家药店里,再匪夷所思的病人,他们也都能习以为常了。

    清创做好了后,他们就默默地退出了手术室,不多问也不传谣。

    当然了,他们的生活还是照旧,也就是在药店里时,会因为受到隔壁书屋的影响,会变得“不以为然”起来。

    周泽没换白大褂,这种手术,真正的问题已经不在于处理伤口了,因为无论是小萝莉还是庚辰,这俩人的心理坚韧程度哪怕去学关公刮骨疗毒也没什么问题。

    最重要的,是把伤口内的感染源给清除掉。

    安律师和小男孩这时候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们洗了澡,还换了白大褂。

    小男孩的白大褂太大了,拖在地上像是礼裙。

    “老板,可以解决么?”

    安律师问道。

    小男孩也很认真地盯着周泽。

    “问题不大,说吧,怎么回事儿。”

    周泽把自己的指甲先刺入了小萝莉的腹部,煞气开始慢慢地流转溢出,同时开始裹挟附近的某种特性的力量。

    整个过程无非是先勾引,再撺掇它们红杏出墙;

    一般来说,煞气这种邪恶属性爆棚的力量对这些东西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没费多少工夫,小萝莉体内的污染源就上钩了。

    周泽把指甲猛地抽出来,

    一缕黑色的污血也随之飙出,溅洒在了天花板上,前几天刚重新装修过的天花板开始迅速龟裂且变得熏黄。

    周泽抿了抿嘴唇,抬头看了一会儿,随即低头,开始帮小萝莉缝合伤口和包扎。

    “我听说,用美容针可以把疤痕留得小一点?”

    小男孩凑过来说道。

    周泽愣了一下,

    看着小男孩,

    又看了看小萝莉,

    随即,

    露出了一种在看着禽兽的表情,

    问道:

    “王轲知道么?”

    ………………

    书屋对面网咖的房间里,

    庆刚刚洗好澡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小姑娘家家的,挺可爱也挺有气质。

    不得不说,刘楚宇买衣服的水平,是真的不错,到底也是个会打扮自己懂得生活的人。

    而比起庆,

    她的俩小伙伴就有些凄惨了,

    良和佑都穿着三角裤坐在床边,

    表情冷漠,冷漠,冷漠。

    衣服脏了,破了,但没新衣服了。

    “我已经让他去给你们买衣服了,是我的疏忽。”

    庆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自己喝了起来。

    “这次,亏空,有点大。”良开口说道。

    “而且,他为什么不杀了她!”佑则是有点想不开。

    因为,他们清楚,只要那个妇人死了,那么那个书屋的鬼差就能继承獬豸的力量。

    到时候,无论是用还是吃,都是巨大的财富!

    庆摇头道:

    “我们现在是他的手下,是他手下的狗,帮主人打猎后,至于怎么处理猎物,是主人的事,不是我们的事。”

    “真憋屈。”良伸手拍了一下床板。

    “我们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佑发出了一声叹息。

    庆放下了水杯,

    看着自己的俩小伙伴,

    很认真地道:

    “我们再也回不去那个时代了,那个作为执法者具备着无上荣光的时代,那个让我们自豪,让我们骄傲的身份,早就成了过去式。”

    顿了顿,

    庆继续道:

    “但新时代的开篇,还是在我们手上,这车,我们已经上得有点晚了,所以得抓紧时间好好表现。

    别有抱怨,别有怨怼;

    下次,哪怕需要我们其中一个或者两个去牺牲,也别犹豫。

    剩下的那个,早晚有一天,会在地狱重建执法队,到时候,会把死去同伴的名字一起刻在最高处的执法队石碑上的。”

    最后,

    庆感慨道:

    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