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生命的升华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生命的升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警局后面的花园,陷入了一种宁静。

    妇人站在原地,虽然一直在克制,但那种随时可能被剥夺的恐惧,依旧在不停地搅乱着她的心神。

    庆、良、佑三人分别锁死了女人可能逃跑的余地;

    其实,他们仨自己也已经气喘吁吁,消耗本源的亏空,不是能轻轻松松地补充的,甚至会因此造成自己实力的滑坡也是显而易见的。

    虽说不理解为何周泽现在依旧站在那儿,

    闭着眼,

    一动不动,

    但庆三人还是在继续贯彻着自己的职责。

    仙奴黑影没有逃跑,依旧跪伏在那里。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放弃了一切抵抗,

    因为他如果不跑,

    等待他的结局,

    很可能就是在不久后沦为下一批的化肥。

    老张仿佛在一天之内说了几百遍的“好巧啊”,

    已经撑得不能再撑。

    许清朗蹲坐在旁边,嘴里叼着烟,虽说不晓得周泽和其体内的那位到底在玩儿什么把戏,但至少眼下大局已定。

    老许有些后悔没把自己的面膜带出来,

    这么晚了,

    还不能休息,

    很伤皮肤的。

    ………………

    “自杀?”

    周老板压根无法理解这种逻辑,

    但偏偏这个话又是从赢勾口中说出来的,

    你能想象出赢勾一边唱跳rap一边和你开玩笑的场景么?

    至少,周老板是想象不出的。

    “它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

    越是拥有智慧的生命,就越是追求“存在”,追求“延续”,而不是死亡。

    而智慧层次往往也伴随着生命层次,二者,不能说是统一的,但至少是相辅相成的。

    所以,

    智慧越高,越怕死,越怕死,就越追求不死,追求……长生。

    上古时,獬豸并不是最强大的一个;

    但以周老板的“视角”和“世界观”来看,

    上古活下来到今天的,

    基本都和“赢勾”“旱魃”这种类似,说是活着,更像是在苟延残喘。

    也就赢勾稍微好一点,喘的气,能更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当年曾被赢勾扳断一只角的獬豸,

    却成了这批上古“同辈”人中,混得最好的一个。

    分身无数,

    你甚至可以说,

    这是一种宗教,

    不,

    以宗教来形容它现在的存在,也太小了,獬豸已经超出了那个层次,成为了一种……

    “规则。”

    赢勾转过身,

    看着周泽。

    他的容貌和现在的周泽一模一样,但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规则?”

    “我曾经说过,它虽然活着,活着也很风光,但早就失去了自由,如果活着,只是沉睡,那这种活着,还有多大的意义?”

    “那活着只是玩手办的话还有多大的意…………”

    赢勾的目光一凝,

    幽冥之海开始结冰。

    周泽耸了耸肩,没再说下去。

    “生命的本能,是扩张,是延续,是想尽一切办法地去延续。”

    赢勾说着说着,

    其面前几乎冰封的幽冥之海海面上,

    开始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画面中,

    一头巨无霸一般的独角兽正躺在下方,

    这是真正的庞大,真正的无垠。

    周老板低下头,看着下面。

    这当然不是真的獬豸,獬豸不可能被赢勾拉到这里来当邻居。

    所以,

    周老板侧过头看着赢勾,

    这是什么?

    赢勾老师的多媒体教学?

    周泽记得自己在上小学时,那会儿多媒体运用、多媒体教学,摆弄个投影仪再带个电脑上个公开课,算是一件很高端很高级的事情。

    不光学生们很兴奋,那时的老师们也无比的兴奋,

    (^-^)v!

    上课时居然可以放电影可以放照片可以放文字投影嘢!

    可不像是现在的大学里,老师更像是一个个对着ppt念诵的机器。

    獬豸的身躯很大,但说实话,没有周老板曾见过的谛听大。

    但二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无论是地位还是生命层次,

    獬豸都能秒杀谛听。

    就如同远不是巅峰期的赢勾回到地狱都可以对菩萨来一拳一个道理。

    而且,

    獬豸的身躯周围,

    分化出了一道道白色的丝线,

    不,

    不是丝线,

    这是河流。

    它宛若一切的源泉,以自身为圆心,向四周不停地扩散出去,从而密密麻麻,遍布一切!

    “比作江河湖海,并不是很恰当。”

    大家能互相窥觑彼此内心小秘密的“友谊”,往往能让彼此之间的谈话变得更快捷省力。

    赢勾顿了顿,继续道:

    “应该是火种,它把自己,变成了火种。”

    说这些话时,

    赢勾的目光里,

    透露出了一抹特殊的神采,

    这里面,

    有欣赏。

    周泽记得,当初在地狱枯井旁,面对初代时,赢勾的眼里,似乎也有着类似的情绪。

    曾经幽冥之海的主人,是高傲的,也是寂寞的。

    能让他看得上眼的,真不多,绝大部分,都被他垫在了白骨王座下面。

    初代是一个,

    眼下,

    獬豸也算是一个了。

    那时天真,还是两只角的獬豸去地狱,想要用法的力量去惩戒赢勾,结果被赢勾打断一只角,踹了回去。

    当时,

    之所以没杀它,一是因为獬豸跑得快,二则是因为,

    看着獬豸落荒而逃的背影,

    赢勾觉得,

    这小东西,

    还挺有意思。

    眼下,

    当年的有意思,

    现在真的有意思了。

    “它是獬豸,但它也不是獬豸,它一直在经历着一种蜕变,从獬豸,蜕变成法。”

    赢勾往前走了一步,

    踩在了冰面上,

    下方,

    獬豸身躯的白光越发地旺盛,

    导致獬豸本身的躯体,

    则在开始逐渐得模糊。

    “上古时期,帝尧饲养培育了獬豸,以其为法兽,惩戒不法之徒。

    那时,可以说,獬豸就是法,而法,就是獬豸,因为它是执法者,自然也就代表着法律。

    但之后,你可以说獬豸升华了,也可以说法升华了,獬豸不再仅仅是法,法也不再仅仅是獬豸。

    它和法,都超越了自我,法,不再为人为物为兽所代表,不为任何所影响,不为任何所触摸。

    你看与不看,它都在那里,都在那里,

    挂着。

    他们,已经开始不再区分了。”

    周老板默默地点头,认真地听课,甚至想掏出个笔记本拿出来记录一下。

    认识赢勾几年了,

    这货好像前几年加起来说的话都没今天这么多。

    “这是一种生命层次的质变;

    毕竟,

    无论是灵魂,还是肉身,

    都会腐朽,

    腐朽,

    是一种趋势,

    无法更迭的趋势。”

    “这感觉,和黄帝很相似啊,像你之前说的那样,黄帝死了,但那个轩辕剑还能自己戳戳戳,就是那个……规则?”

    “是的,规则。”

    “所以,这是它的追求?”

    赢勾摇摇头。

    “不是?”

    “我不知道。”

    “额…………”

    “因为,它可以不用这么着急的,它这么着急,只能说明一件事。”

    “轩辕剑,更早找上它了?”

    周老板拼命地开动自己的小脑筋,跟随着赢老师的思路。

    到底当初上学时也是个学霸,学习领悟能力还是在的。

    赢勾点了点头,

    “在你这里,只是看见了剑鞘,但在它那里,可能剑锋已经抵触在它的脖子边了,所以,它只能自杀,否则,就是被杀。”

    “等下!”

    周老板举起手,

    他需要好好地消化一下,

    上辈子周老板是个医生,工作很忙,治病救人,存钱买房;

    这辈子是个慵懒亏本书店的老板,

    你让他一下子去思考和钻研面对这种高大上到了极点的哲学生命起源问题,

    确实需要缓缓。

    良久,

    周老板缓缓道:

    “虽然被杀和自杀都是死,但被轩辕剑杀,是真的死,而自杀,一来可以躲避轩辕剑给自己的那一剑,而且…………”

    如果都是死,被杀和自杀,选择了自杀,那也就意味着……

    “自杀,其实是一种延续!”

    周老板终于明悟了过来,像是一个优等生,跟着老师的解题思路,终于将一道难题解开了:

    “它已经不是纯粹的獬豸了,它把自己活成了法,活成了规则。

    所以,才有它在自杀前,提前告知那些有自我意识的分身,自己要死了的这件事。

    它根本就不害怕被夺位,甚至巴不得被夺位,所以,它没有在自杀前像古代其余帝王一样铲除掉会夺走自己王座的威胁。

    它是在期盼着,期盼着它们能赶紧决出胜负,来一个人,可以继承自己的本源。

    因为,

    无论是谁继承了它的本源,

    那个人,

    都将被直接抹去。

    新诞生的獬豸,其实是法,是规则,其实,还是原来的样子!”

    只是走了一个流程,一个叫做“自杀”的流程形式;

    既躲过了轩辕剑的一剑,

    又能保持住自己的存续。

    死不死,

    换谁上来,

    都是它!

    所以,

    刚刚如果杀了那个妇人,

    老张将自动继承獬豸的本源,

    同时,

    老张也就将不复存在,

    獬豸,

    将重新出现!

    周泽长舒一口气,

    想通了这个后,

    他有些好奇地看向赢勾,

    问道:

    “你今天,为什么话这么多?”

    这不符合你的一贯人设。

    冰封下面的,

    出现了一把剑鞘的虚影。

    赢勾脚踩在那里,

    看着周泽,

    缓缓道:

    “这一剑,迟早会轮到我。”

    “等下,你的意思是,你也想走獬豸的路?

    不是啊,獬豸把自己活成了法的精神,谁继承了它,谁就是獬豸。

    那我们有什么好继承的?”

    赢勾沉默了,

    周老板也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

    周老板弱声声带着试探意味地语气道:

    “咸?”

    “…………”赢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