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庆历四年春,

    于阳间,

    一个叫腾子京的谪守巴陵郡去了;

    等到第二年他就将闲得没事儿干去重修岳阳楼,

    到第三年刚被贬谪到邓州的范仲淹写下了《岳阳楼记》。

    也就是在这一年,公元1044年。

    佛门开启,

    一位菩萨坐在一头巨大凶兽的身上,来到了地狱。

    这一天,

    地狱里的万鬼一起抬头,看到了那头凶兽遮天蔽日的一幕;

    这一天,

    府君体系下的官差们把这一幕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丝毫没有预感到,已经运行数千年的府君体系将因为这位菩萨的到来而产生倾覆。

    而那只被他们称呼为“傻大个”的谛听,将在之后的千年里,成为监听他们任何举动的耳朵,带来极为压抑的恐怖。

    这一天,

    一个叫厉的紫带子判官于一间小地狱中,刚刚斩杀了一只偷偷修炼起来的鬼王,正与袍子们坐在鬼王尸身前以其身上的残存怨念当篝火恣意纵歌;

    这一天,

    身为府君一脉支系的名叫董的男子正领着一帮手下赶往黄泉路出事儿的地段,追杀一群企图制造混乱还阳的恶鬼。

    这一天,如果不根据以后的发展来看,只是寻寻常常的一天;

    但纵览前后发展,

    这一天,

    其实是地狱真正改变的一天。

    泰山之巅,有一座宫殿,如果这还能称之为宫殿的话。

    四合院一般的宫殿围墙,

    一处大堂,

    一处寝室,

    一个只有一张石桌一张石凳子的大院子。

    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伸手揉搓着自己身边这只猴子的毛发,

    他的眉毛上,他的眼角上,他的鼻子上,他的目光里,写上的是满满的“枯燥”和“无趣”。

    有时候,

    人生的起点太高,

    也不太好。

    一出生,就该有的,就都有了。

    人生从开始就失去了奋斗的意义;

    谁叫自己的先祖太厉害了呢,一个人把地狱里的刺儿头都挑平了,也不说留个几只给后辈继承人们拿来练练手;

    上头的几任府君,不说什么功德无量,但也能算得上是兢兢业业,整得自己接班时,除了按照传统去找只猴砸以外,没其他事儿可以干了。

    其实几百年后,有个叫小弘子的,会和他有着相似的感觉。不过小弘子把精力都放在了睡女人和后宫身上,为后世的电视剧产业和文化事业发展做出了无法忽视的贡献。

    阴影袭来,

    白衣男子抬头看向了西边的天空,

    感慨道:

    “好大。”

    身边的猴子马上抬起头,脸上露出了不服气的神色,作势准备显露出本体,和那位比划比划。

    白衣男子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脑袋,

    很敷衍地道:

    “你的最大,你的最大。”

    猴子开心地笑了。

    白衣男子翻了个白眼,

    自从选了它之后,

    他总是隔三差五地会产生自我怀疑,

    为毛我要选这个蠢货跟在自己身边?

    难道是为了凸显我自己的聪明么?

    不,

    我肯定没那么浅薄!

    谛听直接飞到了泰山之巅,其身上,菩萨佛光万丈;

    白衣男子伸手掏了掏耳朵,

    起身,

    伸了个懒腰。

    顷刻间,

    自泰山之上,

    风雨雷动,

    磅礴的气势宛若将这苍穹给挤压出水儿来了;

    而身躯磅礴的谛听这一刻宛若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荡漾摇晃。

    菩萨起身,自谛听身上落了下来。

    宛若圣人踩着惊涛,从彼岸,走向了另一个彼岸。

    谛听随即开始缩小身子,化作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形象,穿着一身黑袍的他,脸上还残留着未曾褪去的稚嫩和桀骜。

    菩萨下来了,谛听跟着菩萨一起下来了。

    白衣男子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当菩萨和谛听在这小院子里落下后,

    白衣男子伸手指了指四周,

    热情且好客道:

    “坐。”

    但这个院子里,只有一张石桌,只有一张石凳;

    于府君来说,

    在整个地狱里,能和他平起平坐的,几乎没有,如果有的话,也会马上被剔除掉。

    所以说,这个院子,留一张石凳足矣,其他人来了,跪着就是了。

    菩萨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轻慢,

    很自然地盘膝于石桌前坐下,

    其身后的谛听有些不爽地扫了一眼白衣男子身边的猴子,也跟着菩萨一起盘膝坐了下来。

    “我来了。”

    菩萨开口道,

    同时,

    低头,

    带着些许的尊重,

    沉声道:

    “地藏,见过府君大人。”

    白衣男子瞥了一眼在地上打坐的主仆二人,

    道:

    “佛门一直讲轮回,在前些年我听说你们尝试着自己整三千小世界,想要自己搞个轮回出来,但好像一直没下文了。

    我知道,你们一直窥觑着地狱,想要把地狱收到你们的手里,但我就好奇了,之前的府君在的时候,你们没什么动静;

    怎么一到我这儿时,

    你们居然真的派人来了,

    而且,

    佛不来,

    居然来的是一个菩萨。”

    菩萨戴着面具的脸,看不清楚任何的喜怒,面对白衣男子带着明显挑衅意味的质问,

    他只是很平静地回答道:

    “佛是佛,我是我,佛有佛的事儿,我有我的事儿。”

    “你就不想成佛?”

    “成佛后,我还是我,佛还是佛,成佛,只是一个阶段,而不是一个结束。”

    “你这个,有点意思。”

    白衣男子起身,走到了菩萨面前。

    谛听睁开眼,带着浓郁的戒备之色盯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却忽然伸手,

    像他刚刚摸自家猴砸一样,

    摸了摸谛听的脑袋。

    谛听愣了一下,随即恼羞成怒,但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意识瞬间倾轧了下来,瞬间击垮了他的一切愤怒和勇气。

    喵…………

    白衣男子一边继续对谛听进行摸头杀一边看向了菩萨,

    “怪不得你会被派来这里,历代府君,脾气都算不得多好,他们那些真佛自己不敢来,特意派你来送死,看来你在那里也混得不咋的啊?

    不过,我也算看出来了,估计你也瞧不上他们,是吧?”

    菩萨沉默不语。

    白衣男子不满意地摇摇头,道:“你来,不就是为了说话的么?”

    菩萨点点头,答道:“我只是在想,该说些什么。”

    “这还用想?”

    “得细细思量。”

    “我有这么不好说话么?”

    “和您说话很简单,但想把您说服,很难。”

    白衣男子手指一挥,原本的石凳一分为二,他指了指另一边,道:

    “坐下,好好说说,其实,我挺败家的,真的。”

    ………………

    没人能具体地清楚,那些日子,菩萨到底和府君说了些什么,但他们一连说了四十九天。

    原本,应该是第四十七天就说完了的,

    但府君硬生生地多留了菩萨两天,俩人明明已经没话聊了,但还是面对面地谁也不说话地枯坐了两天。

    因为府君觉得,凑足个七七四十九天,听起来更厉害一点的样子。

    关于这场菩萨和府君之间的交流,

    地狱的亡魂们根据之后的事情发展,总结出了一个比较令大家信服的版本。

    比如,

    谈话结束后,

    菩萨走出了院子,

    站在门口的石狮子旁边,

    发下了大宏愿: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仿佛传这个版本的人,就是那尊石狮子一样。

    随后,

    谈话结束后,

    府君坐在石凳子上面,

    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最后洒然一笑,

    开口道:

    “菩萨说得对。”

    传这个版本的人仿佛就是那个石凳子,紧贴着府君的臀,所以听到了一切。

    而事实上,

    谈话结束后,

    菩萨坐上谛听的身子,直接选择了离开。

    谛听问菩萨:

    “好了么?”

    菩萨摇摇头,

    “可能好了,可能没好。”

    “我们还会回来么?”

    “可能会回来,可能不会回来。”

    “这座院子,感觉有点小了。”谛听说道。

    “我还觉得大了点。”

    这种事实的版本,肯定是不能满足地狱万鬼的猎奇心理的,不霸气,又不精彩,哪怕是真的,肯定也会被当作是假的。

    而另一边,

    白衣男子在谈话结束后,一边喝着酒一边帮自己的猴砸抓着根本就不存在的虱子。

    抓了很久很久之后,

    白衣男子伸手给猴砸脑袋敲了一记,

    骂道:

    “人家都知道问问问题,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成名人名言流传出去了,

    你这儿怎么一个屁都放不出来?”

    猴砸很委屈。

    白衣男子摇头,叹息道:“你知道么,要是小红在这里,现在已经冲出去要把那位脑浆打出来了。”

    猴砸愣了一下,

    马上面露凶光,

    起身,

    似乎这就打算去找那只谛听单挑,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最大只。

    “哐当!”

    白衣男子又敲了猴砸脑袋一下,

    “他很聪明,聪明得让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猴砸委屈地抱着脑袋,不知道是该配合地点头还是该配合地摇头。

    白衣男子看了看这被一分为二的石凳子,

    傻乐了一下,

    道:

    “要不是怕吓到他,我都不是分一半出去了,这烫手的山芋,全都给你拿去。”

    白衣男子又灌了一口酒,

    砸吧砸吧嘴,

    笑道:

    “且看千年后,是谁能笑到最后吧!”

    白衣男子低头,又瞧了瞧猴砸这“不明觉厉”的表情,

    抚额,

    无奈,

    解释道:

    “笑到最后的,才算笑得最好。”

    猴砸咧开嘴,

    很夸张的微笑起来。

    ………………

    书屋隔壁药店里,

    在庆和周老板的注视下,

    原本傻愣愣地瞪大眼睛躺在那儿断片着的老道,

    忽然“呵呵呵呵呵”地笑了出来,

    笑得,

    宛若一个智障。

    ——————

    咱们前面被系统屏蔽了八章内容,龙已经和编辑一起修改放出来了。

    之前写到一千章时,有童鞋吐槽龙说:作者怎么不分分卷,一定要写到一千多章,还好章节名不算字数。

    这次修改屏蔽章节时,方便的地方就出来了,直接67、127、234、什么的,直接打出来,龙和编辑找起来修改起来也方便得多,也不用一卷卷地去找。

    这是龙故意的未雨绸缪,论这方面的经验,龙不是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