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怎么是他!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怎么是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地狱的风和阳间的风,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无非是景物的不同导致了风给人的感觉上,被牵连地颠覆了观感。

    就像是站在洱海边吹着风和站在撒哈拉吹着风一样。

    而此时,

    在地狱数千年来最为神圣也是最为至高的地方——泰山,

    一头体积无比庞大的巨物,正在疯狂地倾洒着自己的鲜血。

    使得这片区域的风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阳间曾有智者,为了应付上面的环保检查,将光秃秃地荒山上涂抹上了绿油漆;

    而此时,

    谛听的鲜血,

    宛若一座无比庞大的红色颜料罐,

    将整座泰山以及其周边的这块区域,彻底地用红色去浸染。

    悬崖壁面上,溪流上,植被上,

    仿佛在苍茫之间,

    似乎就只剩下了一种红。

    谛听身上坐着的少年脸上挂着无比伤心焦急的神情,

    内心里则是无比的激动,

    洒吧,

    洒吧,

    再多洒点,

    快洒点,

    有谛听之血浇灌,

    以后自己的庄园,注定将成为整个地狱最为肥沃的土地!

    少年的脑海中,仿佛已经浮现出了自己成为地狱第一农场主时的巨大满足。

    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这种人的,他们的追求,背离大众的节奏,只是孤独执着地追求着属于自己内心的安宁。

    在这一点上,

    少年其实和菩萨很像。

    大长秋口嫌体正直地出现在了山脚位置,小九站在他身边,替他撑着伞。

    在他们二人身后,

    还有七个常侍并列而立,

    无论是以前的十常侍还是现在的九常侍,变化的是数字,但不变的是那种一家人不管干啥都要整整齐齐的坚持。

    原本,大长秋是不打算趟这趟浑水的。

    他是见过菩萨这种人一天内被人打了三拳后到底是以何种姿态去唾面自干的,老实说,这事儿搁在他身上的话,他根本就忍不了。

    就算忍了,也是形势逼人,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模样,忍辱负重,期待报复和反杀。

    人啊,以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身上出了个伤口,吐口唾沫上去揉搓揉搓也就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但随着地位和实力的上升,原本那些以前觉得没有意义的东西就莫名其妙地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重要到了不可侵犯的地步。

    所以,这才是大长秋之前最敬佩,同时也是最畏惧菩萨的地方。

    这种人,带着一种深深地执念,并没有被所谓的权柄和地位所腐蚀,所以,这种人一旦真的精神上出了问题,走火入魔什么的,那将是最可怕的。

    以往约束着他的执念,他的信仰,他的追求,在此时都将被忽略掉,

    宛若一头被禁锢的凶兽,刹那间解开了其身上的所有镣铐。

    啧啧,

    大长秋下意识地砸吧砸吧了嘴,

    脑袋特意地往雨伞外头探了探,

    舌尖等了会儿,还是等到了血珠子滴落上去,慢慢地品味了一下,带着点腥味和辣味。

    “都帮我收一点儿,回去我找个什么东西泡酒喝,去了这个腥味。”

    “喏!”

    身后的七名常侍们各自拿出了储物法器,开始收拢起这漫天的血水,忙得不亦乐乎。

    小九有些疑惑地看着大长秋,

    道:

    “哥,我们不上去么?”

    “再等等,再等等。”

    大长秋伸了个懒腰,

    “苍蝇不叮无缝蛋,得先让这缝儿自己再裂开一点儿。”

    小九微微皱眉,总觉得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太让人舒服。

    “啪!”

    大长秋一巴掌拍在了小九的后脑位置,

    骂道:

    “我都能开得起自己的玩笑,你在这里给我拿捏个什么架子?”

    小九有些委屈。

    “再哭丧着这张脸,信不信我就派你上去,给我们自己凑个八八大顺。”

    “…………”小九。

    …………

    此时此刻,谛听并不清楚九常侍们正站在山脚下一边看着风景一边收集着自己的血打算回去酿酒;

    就算是知道,这会儿也顾不得这个了。

    它更担心的,是菩萨。

    佛和魔,很多时候都只是一念之间,佛门之中,修佛到极致最后一不小心入魔的,不在少数。

    而且,往往是那种越高的佛,才越是容易入魔;

    这往往意味着先前的积累功德全都付诸东流,万丈基业一朝崩塌。

    菩萨的身影一会儿出现在供桌上,一会儿出现在蒲团上,一会儿出现在门口,一会儿出现在里屋;

    每个菩萨都在念着佛经,都在许着大宏愿,都在说话;

    谛听擅长监听一切,但在这一刻,它却没办法将菩萨的所有话语全都听清楚,实在是太多太杂了,且它自己的意识,也在这之中不停地被扭曲着蹂躏着。

    它想出去,却出不去,它清楚,自己已经被迫地被菩萨关于了这个牢笼中了,而这,本来是菩萨自己给自己设置的牢笼,自己将自己囚禁在了这里,是谛听本人,硬闯进来的。

    它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菩萨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一年的时间,可能对于阳间的凡人来说都不算太长的时间,对于这些寿元动辄千年来计算的地狱大佬们来说,自然就更短更短了。

    但就是从那次阎罗下位之后开始,菩萨就开始出现这种症状。

    原本谛听以为以菩萨的能力,完全可以进行自我地调整。

    因为他是菩萨,是地狱千年以来,真正的至高意志。

    但问题,比谛听所预想的,要严重得多得多。

    且当它真的打算过来查看时,却发现事情,已经棘手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强如大长秋尚且不敢在这个时候跑泰山顶上去瞅瞅,就足以可见一个意志不清醒的菩萨,到底有多可怕了。

    “菩萨,菩萨,菩萨…………”

    谛听还在一边忍受着煎熬一边继续呼唤着菩萨。

    它现在做的,无非是希望能在自己的呼唤之中,唤醒菩萨的一丝丝清明,只要能起到一点点的作用,它就相信菩萨能够使得自己冷静下来。

    它的优势在于它的体魄强悍,所以可以将意识上的折磨分担到自己的肉身上去;

    但它的劣势也是在于此,它能听到很多很多,但能做到的,却并不多。

    没有任何全能的存在,哪怕是谛听这种级别的存在,在它看似漫长的生命中,也只能选择一条路去专门地行走。

    然而,

    在谛听渐渐感到绝望的时候,

    它忽然发现,

    小庙里的声音,忽然消失不见了,几乎是在刹那间,这里的环境,陷入了一种针落可闻的死寂。

    从先前的熙熙攘攘让人灵魂近乎炸裂的喧嚣,忽然转入到这种宛若可以将一切杂音瞬间吞噬的虚无;

    这种转换,让人很不适应,哪怕是谛听,此时也只能用腥红的眼眸安静地扫视着四周。

    终于,

    它看见菩萨了,

    菩萨走到了蒲团前面,

    双手合什,跪了下来。

    在菩萨的面前,

    仍然是供桌,

    供桌上,

    是一滩烂泥。

    “你来了。”

    菩萨的声音传来。

    谛听长舒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这时候,

    它恭敬地双手合什,

    对着菩萨的身影,

    虔诚道:

    “我来了。”

    菩萨点点头,谛听在拜他,他则是在拜供桌。

    “菩萨可好?”

    谛听开口问道。

    “安好。”

    谛听闻言,觉得菩萨是克服过来了,事情,也终于平息了。

    事实上,泰山上方,它的身体确实不在飙血了;

    然而,

    它的身子,不飙血是不飙血了,却在慢慢地膨胀起来,本就很庞大骇人的身躯,像是吹气球似的,开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小庙里,

    菩萨面前的烂泥开始慢慢地蠕动起来,像是在意念的驱动下,和冥冥之中的某些存在,产生了某些联系。

    菩萨沉声道:

    “可知,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是何意?”

    身为菩萨的坐骑,搁在以往,可没少和菩萨一起讨论功课。

    也就是这几百年,随着一切安定,这种机会少了很多。

    谛听忙恭敬地回答道:

    “当地狱不再是地狱,当阳间不再是阳间;当地狱被视为阳间,当阳间被看作地狱;

    真正的阳间,自然是万鬼出行;真正的地狱,则已然空了。

    菩萨之宏愿,放可达成,佛位到手,功德圆满。”

    “这是我和他说过的话。”

    谛听点点头,他知道菩萨说的“他”是指的谁。

    “人,生儿求道,求索,求安。

    大动荡之后,是大安宁;

    大激荡之后,是大无垢;

    大磨难之后,是大自在;

    谛听…………”

    “我在,菩萨。”

    “你知我所欲何为?”

    谛听看向了供桌,供桌上的烂泥,已经凝聚出了一个人的下半身。

    “恭喜菩萨,贺喜菩萨,千年谋划,千年等待,千年布局,终引真仙佛法!”

    谛听跪拜了下去。

    当初,赢勾和菩萨第一次见面时;

    赢勾就说,他不习惯自己脑袋上还有别人坐着。

    菩萨则是说,他不习惯自己这空荡荡的供桌。

    听到谛听的恭喜后,

    菩萨扭过头,

    身子扭曲成了一个极为夸张诡异的弧度,

    谛听惊愕地看见,

    菩萨的面具正在融化,

    宛若一滩铁水在缓缓地滴淌下来。

    菩萨的声音带着一抹幽幽,

    道:

    “是么?”

    谛听抬起头,

    看向了供桌上那个已经成形的雕塑,

    这雕塑英武,

    这雕塑雄壮,

    一直到谛听看见了雕塑的头部时,

    他的身子猛地一颤,

    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惊呼道:

    “怎么是他!”

    ——————

    这段剧情太难写了,铺垫设计了很久,真写到这里时,才觉得很难弄。

    坐电脑前一晚上了,才写出一章。今天就一章了,龙不敢强行为了量写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