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九百四十七章 配菜

第九百四十七章 配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难得出来一趟,所以昨儿个下午到达鹤岗后,莺莺逛街时顺手买了一套独栋别墅。

    很多地方的人喜欢小户型,因为它方便出手,而别墅因为体量价格以及装修花费的原因,出手的难度和周期都比较大。

    只是因为莺莺考虑着小房子许清朗那儿有不少了,所以她一直走的是别墅路线,这是很早以来就制定的方针战略,莺莺一直坚定不移地执行着。

    不光要在数目上超过你,还要在户型上秒杀你!

    再加上这阵子鹤岗因为低价房的新闻上了热搜后,也确实让不少房产持有者心慌慌,这个时候,一向是全款买房的莺莺确实成了香饽饽。

    其余的手续什么的,莺莺留了通城的那位房地产经理人帮自己来办理。

    按照莺莺的话来说,等找到了龙脉,大家可以不急着回去,正好那别墅本就是装修过的,可以用作做落脚修养之用。

    周老板对这个其实已经麻木了,

    尤其是在见识到莺莺那可以拿来打扑克的厚厚一叠房产证后,

    已经对房子这种事儿,没多大的兴趣了。

    当然了,莺莺的钱是莺莺的,莺莺的房子也是莺莺的,莺莺的财富也是莺莺的;

    这一点,

    周老板一直很清楚,也没想去染指什么,

    他只要保证莺莺是自己的就行。

    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周泽就上床休息了,明儿就得出发进老林子了,也不晓得会碰到什么遇见什么,到时候还能否再有这种躺在舒舒服服睡觉的机会也难说,所以,得珍惜。

    一觉醒来,

    睡得很舒服,

    七点钟的时候,

    大家都来到了酒店餐厅开始用早餐。

    周泽有些意外的是,没看见安律师下来。

    等到了集合出发的时间,

    三辆车已经在酒店外头准备好的时候,

    还是不见安律师的人影。

    这个队伍里,缺谁还真缺不了安不起,至少安不起的组织能力确实能够让周老板在旁边心安理得地当一个甩手掌柜。

    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来,周泽拿出手机,拨通了安律师的电话,电话通了,但没人接,只是很快,一个头发蓬乱的男子从酒店门口跑了过来。

    “呼…………老板。”

    这一身的酒气,扑面而来。

    周泽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大早上的愉悦心情被直接冲散,

    这是在酒缸里泡了一夜?

    “昨儿个玩得有点太嗨了,呵呵,抱歉,抱歉。”

    说着,

    安律师就想打开车门上来。

    结果车门被莺莺抵住了,

    莺莺伸手指了指后面,

    安律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倒也没生气,毕竟大家都很熟了,老板的洁癖大家伙也都清楚,

    转身坐进了后面的车里。

    人到齐了,动物也到齐了,出发了!

    从鹤岗市区出发,一路向北,白狐所在的那辆车作为领头车,后面两辆车就跟在头车后方。

    因为最先提出想带周泽去东北找龙脉的,就是白狐,作为地头狐,

    它确实足以承担作为早期向导的能力。

    等到了中转点后,大家车都停了下来,因为接下来的路要靠徒步往林子里走了,车无法继续往前行使。

    大家伙找了个稍微空旷点的地方,背行囊的背行囊,吃点东西喝点水,先休息一下,然后就准备出发了。

    全场人里头,只有周老板没背包,就连小猴子的挎包里也带上了不少食物和水,但也没人说什么,倒不是因为他是老板可以搞特殊化,而是莺莺已经背了小山一样多的物资。

    “你昨晚去哪儿了?”

    庚辰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问道,今儿就要出发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耽搁了,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喝了点儿酒,然后断片儿了。”安律师挠了挠头,“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躺在马路边上,还是被环卫工阿姨给喊醒的。”

    “呵呵,那得亏现在没盲流政策了,不然得给你遣返回去。”

    “问题就在于,我居然会喝酒喝醉?”

    安律师伸手指了指自己,

    “你信么?”

    一个擅长精神力手段的人,本就不容易醉,甚至吸d对他精神上的刺激效果也是缺缺。

    外加他本就是睡不着的人,在没小男孩在身侧的前提下,嗑安眠药除了让自己这具身体坏死以外,根本无法让其正常入睡。

    “东北大仙儿多,保不准你遇到了哪位大仙儿,不是说打过打不过的问题,有心算无心的话,给你抽个冷子,谁都受不了。”

    只能归咎于这个原因了,安律师应该是昨晚碰到了什么硬茬子,结果被人给放倒了。

    但对方既然让安律师继续呼噜噜地睡觉,应该也没什么恶意,否则现在大家就不是在这儿了,得去殡仪馆租灵堂给安律师开追悼会了。

    “可能吧,反正我不记得昨晚自己到底见了谁然后去哪里了,钱包好像是瘪了一点,少了多少我也不清楚。”

    “下次还是少揣点现金,用电子支付还能查出来自己昨天到底在哪里消费了。”

    “电子支付才不保险,想弄你,直接找个洗澡的场子,扫码支付600以上的全通知过来做登记说明情况。”

    “你又没媳妇儿,你慌个啥?”

    “说什么呢?”

    周泽拿着一瓶橙汁在二人旁边坐了下来。

    “老板,不好意思哈,昨天是真的遇到事儿了。”

    “没事,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书屋里还真没有喝酒误事儿的说法,因为大部分人都喝不醉,所以周泽也没拿安律师昨晚酗酒耽搁了出发时间而生气,这里头,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不记得了,唯一清楚的是,我应该喝了不少酒,对了,脖子这边还有口红印。”

    安律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脖颈位置,

    “可能是和某个仙女一夕缱绻去了。”

    安律师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然后仙女怕天上的大仙怪罪,故意给我弄迷糊了?”

    “你怎么不说自己昨晚和阎王爷喝花酒去了?”庚辰讽刺道。

    “嘿,我也想啊,真让我有机会和阎王爷喝一次花酒,我心甘情愿阳痿十年!”

    书屋的氛围还算好,虽说不管是老道还是赢勾,其立场都是和地狱现有的当权者是对立的,但周老板一直没表现出急着要反攻地狱光复地狱的架势。

    再者,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水平,看十殿阎罗,还是要带点憧憬的。

    周泽喝了口橙汁,

    道:

    “都注意一点吧,我总有种预感,这次找龙脉,可能会出一些事儿。”

    说完,

    周泽站起身,

    眺望前方的老林子。

    其实,

    他挺喜欢东北这块地方的,辽阔壮丽,而且,这里的气候,也让喜冷的他很是满意。

    “怎…………么…………了…………”

    赢勾的声音从心底响起。

    一同颤抖的,

    还有周泽口袋里的煞笔。

    煞笔似乎很想让周泽把它再放回去,

    站在煞笔的立场上来看,

    它似乎一直带着一种人类才独有的“追求”,

    而且是一种超越了寻常追求,更升华一个层次的东西。

    就像是在不停地吼着:

    “我不要再去封印旺财了,我要封印那个最牛逼的大佬!”

    这种奋发昂扬的事业心和斗志,

    让周老板都有些不适应,

    放眼望去,

    似乎全书屋现在在“奋斗”这方面,

    全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煞笔。

    “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吧,可能会出事儿,第六感吧。”

    “看…………门…………狗…………的…………第…………六…………感…………”

    周泽直接忽略了赢勾的这句废话,

    道:

    “你说,龙脉这东西,应该很宝贵的吧,怎么就一直等在这里让我们来拿?”

    “以…………前…………不…………好…………拿…………”

    “现在可以了?”

    “嗯…………”

    “除了你以外,应该还有其他人可以拿的吧?”

    “嗯…………”

    “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他们也来了,怎么办?”

    赢勾沉默了,

    周泽也沉默了,

    少顷,

    熟悉的中二长音再度响起:

    “配…………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