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七十八章 梦中人

第八百七十八章 梦中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个人,一个可怜的人,一个可怜且疯了的人;

    因为另一个人,一个可怜的人,一个可怜且快要疯了的女人;

    造就出了一个畸形的产物,

    且在这个过程中,

    导致自己的父母因此遭遇了不测。

    许清朗心里很是纠结,这个仇,报得不是那么的痛快,至少,谈不上多少酣畅淋漓。

    仇人并非是罪大恶极,甚至仇人本身也是个可怜人。

    但老许也没多矫情,

    半瓶酒下去后,

    他没继续吃饭,

    而是走到了冰箱那边取了一根黄瓜。

    “你要干嘛?”

    周泽转过身问道。

    “护肤。”

    许清朗拿着铜钱剑,开始切黄瓜片。

    像是和昨天告别,打算元气满满地迎接新的一天。

    周老板很想提醒他,今天上午他还拿着这把剑鞭尸过。

    但看看老许现在的状态,还是算了吧,兴许,闻着仇人的味道护肤,也是一种心理疗法?

    好在,老许没那么变态,切到一半时,他似乎记起来了自己今天拿铜钱剑做过什么,把切出来的黄瓜都丢进了垃圾桶,转身又去冰箱里拿了一根出来。

    这次没切,直接坐回了位置上,咬了一口,嘎嘣脆。

    到底是书屋菜园出品,自家种的蔬菜,就是爽口好吃!

    老道拿起碗筷,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他是真的饿了。

    周泽没什么胃口,坐在饭桌旁,小口小口地陪着老道吃着。

    现实里的一些事情,往往不会和人们预想中的那般去发展,而且,对老许现在的情绪状态,周泽也很难去做到感同身受。

    毕竟,对于周老板来说,是一个很会弄出麻烦的狗皮膏药被彻底解决了,他也懒得去在乎这块狗皮膏药的前世今生。

    但老许明显不同,毕竟这是他的杀父杀母的仇人,原本的一腔怒火,在报仇之后还没完全发泄出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了,又是这般稀里糊涂地缘由,说郁闷,还有点轻了。

    好在老许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周老板相信老许能够自己很快地走出来,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下去不是,

    毕竟,

    再脆弱的人,一旦你拥有了二十几套房之后,你也能学会坚强。

    饭毕,

    莺莺来收拾桌子,老道擦了擦嘴,继续坐在饭桌旁,给周泽递了根烟后,自己也点了一根,道:

    “老板,你之前说的还有啥事儿来着?”

    老道记得开饭前老板有件事话头只说了一半。

    “我明天得出一趟门,店里,就暂时劳烦你们照看一下了。”

    说着,

    周泽还特意指了指隔壁的药店,道:

    “老道,尤其是药店里的那两个病人,都是我们的好朋友,你得把人家给照顾好了。

    如果人家要出院的话,你必须得送送,否则人家会笑话咱们不知道礼数。”

    “好的,老板,没问题,这事儿包在贫道身上了。”

    周泽点点头,看了看手机时间,道:“我明天上午开车去,莺莺到时候和我一起去。”

    “一定要去么?”

    许清朗又咬了一口黄瓜咀嚼着问道。

    他是知道周泽的性格的,永远怕麻烦,而且现在刚刚经历了庆的事情又经历了他师傅的事情,正是连番的波折刚刚结束,

    依照周泽的性子来说,

    正是舒坦下来熬咸鱼汤的时候,

    怎么会又忽然忙起来了?

    “必须得去。”

    “嗯,放心吧,家里有我们看着。”

    既然周泽说得这么坚决,许清朗也就不再说其他了。

    周泽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起身去找猴子的老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很快将茶杯放了下来,对许清朗道:“你今晚和白狐以及那小僵尸商量一下,这段时间,咱店里空虚得厉害。”

    “我明白。”

    “行,就先这样吧。”

    周泽起身,走向了楼梯。

    许清朗本能地觉得,老周饭前其实是想和自己二人商量一些事情的,但饭后似乎是自己直接拿了决断,没打算再讨论了。

    有些疑惑,但既然老周不愿意说,许清朗也就没打算问下去,踏踏实实地把家管好就行。

    …………

    回到房间,

    周泽在床上躺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已经收拾完下面的莺莺也来到了卧室,拿出了一个行李箱。

    “老板,东西都准备好了。”

    白天周泽就吩咐她和小猴子打包行李随时准备跑路的,但因为老道的超常发挥,

    俩麻烦火拼掉了,

    也就自然用不上跑路了。

    但又恰逢要出远门,也不用再行收拾。

    “嗯。”

    周泽应了一声,睁着眼,看着天花板。

    莺莺则显得挺兴奋的,可能在莺莺看来,不管出去要面对再多的危险,再多的风浪,她都能当作是自己和老板的蜜月旅行。

    而且,这一次老板只带自己一个人!

    想想就觉得激动的说,嘤嘤嘤!

    “老板,这次我们需要出去多久啊?”莺莺问道。

    “不清楚,可能会需要一点时间,具体的,到时候再看吧。”

    毕竟那是一个未知的地方,谁也不晓得在那里会碰到什么。

    “老板,你最近真的好累哦。”

    莺莺看出了周泽的疲惫,爬上床,把自己的双腿折叠弯曲出一个合适的弧度,示意老板把头枕靠在自己的腿上,她给老板按摩一下头部。

    周泽下意识地起身,这种姿势,二人早就在床上练习了无数遍了,早就轻车熟路了。

    莺莺温柔地帮周泽按摩,周泽闭着眼,默默地享受这片刻的静谧。

    “老板,这次钱真的好多哦,比上次海神的钱多多了。”

    “海神那次我好像只拿了订金。”周泽提醒道。

    “好像是的咧,那该死的海神,居然这么抠门,不像话,对了,老板,需要咖啡么?”

    “来一杯吧。”

    “嗯呢。”

    莺莺下了床,出门泡咖啡了。

    周泽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起身来到了书桌旁,伸手拿起了那幅画卷。

    其实,许清朗的疑惑没有错,在这个时候,好几波事情刚刚平息时,周老板根本就不愿意再出门折腾什么了。

    但当他下午把那四个年轻人的亡魂送入地狱之门打开这幅画后,

    一些事情,

    就已经由不得他了。

    “唰!”

    小小的画卷被摊开,

    画中的景物和人物都很简单,

    一个小亭子,

    亭子里有一个白衣男子端坐其中,还有一只小猴子在殷勤地帮忙倒酒;

    这一幕,

    和自己曾经梦里所出现的画面,

    一模一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