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七十章 贫道这就送你去药店!

第八百七十章 贫道这就送你去药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庆跪在原地,

    手中,

    还拿着匕首,

    她的身上,似乎没有留下太多恐怖的痕迹,

    但是在这里,

    已经可以用肉眼清楚地看见在其身体之中,有一道无比残破的灵魂,残破得如同暴风雨中的茅草屋,随时都可能散架。

    老道砸吧砸吧了嘴,

    龟龟,

    怎么整得这么惨咧?

    不过老道也没有太过意外,上次许清朗师傅被解决大家都得以从幻境中出来后,老道也注意观察了一下其他人,看起来都挺惨的,甚至连自家平时没心没肺惯了的小猴子都躺床上昏迷了许久。

    大家肯定在幻境里遭受了很大的折磨,虽然他本人难以感同身受,毕竟他上次只是吹了一整天的风,除了有点要感冒的架势也没其他的感觉。

    只是,

    这个女娃子在老道心里头评分这么高,

    一上来就要坚定保护自己的样子,

    看着她变得这么惨了,

    老道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唉,

    她到底是做了啥子孽哦,怎么这么倒霉咧?

    外头,

    黑色的飓风还在不停地旋转着,四周的景物也在开始被撕扯出视差感,就像是一幅画卷,正在被人用力地拉扯着。

    谛听没上来,

    但谛听的愤怒却表达了出来,

    这一次,

    谛听的惩戒比上次重了许多。

    “咔嚓…………”

    宛若布匹被撕裂的声响,

    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破碎起来,

    一道道裂纹出现在了空中。

    庆艰难地站起来,

    她认真地看了看老道,

    而后身形又是一个踉跄,

    伴随着周遭一切的破灭,当白色的光芒再度照射进来时,庆身形一阵摇晃,重新跪伏在了地上。

    老道趴在她跟前,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发现自己二人又回到了酒店里。

    而在前面不远处的角落里,

    那个把自己整得跟一只白猴子一样的老太婆正直愣愣地站在那里,身上开启了飙血模式。

    就像是个花洒一样,身上被开了好多个洞洞,鲜血四射。

    老头儿在旁边都看傻了,

    想要上前做些什么却不晓得自己应该怎么做。

    他看似很精明,似乎每次出来都能给自己想要报复的人带来些惊喜,但实际上,他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仿佛每一次的重生回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嗨一把。

    也因此,

    他的短板也很明显,

    他不知道眼前这个老太婆是谁,

    但他真心地为她去焦急,

    这种感觉,他也曾承受过,但自己那时候并没有这么的难受,也没有这种情形出现,事实上,上一次自己回来时,在遭遇到这种“卡壳”的情况后,干脆放下一切全身性地准备拼刀子去了。

    但她应该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导致这次的影响对于她来说,格外地严重。

    “她咋滴了?”

    老道继续匍匐在地上,

    像是一个在战场上战斗的士兵,

    而且是坚决不想爬起来冲锋的那种。

    庆咬了咬牙,

    她很难受,

    脑袋一阵眩晕,

    灵魂更是被自己刚刚切割得近乎四分五裂,

    在这个时候,她还能维系住自己的意识不崩散已经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她重新站了起来,

    匕首紧握在手,

    面对老道的疑惑,

    她没准备去回答,因为她也不清楚。

    事情转变地太快太快,也太让人眼花缭乱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稀里糊涂来,又稀里糊涂地去。

    只是,

    当眼前的这个老太婆身上的毛发被血污完全沾染后,宛若一个洗了澡的人出现,之前那白色的毛绒绒所形成的遮挡失去了其原本的效果。

    这不是……猴子!

    庆皱了皱眉,

    但她此时的状态已经无法支撑她去继续思考了,

    灵魂的严重受损让她现在仿佛一个极度渴睡的人,这个时候,想再去深思熟虑或者分析什么问题,实在是有些过于强人所难。

    她现在能做的,也知道自己应该做的,就是杀了眼前的这两个人。

    匕首举起,

    她动了,

    速度没之前那么快了,

    却依旧带着风,

    气势没之前凌厉了,

    却依旧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

    趴在地上的老道忍不住地在心底鼓掌,

    女娃子,

    好样的,

    弄死他们,

    上吧,女娃子!

    其实,

    现实里一直充斥着这种定律,

    那就是,

    一般充当搅屎棍角色的人,他往往真的一点都没有自己是搅屎棍的自觉。

    就比如,

    现在的老道。

    …………

    庆来了,

    老太婆没能把她杀死,

    那么自然得承受来自她的反击,

    执法队的人,永远都有着这股子的疯魔狠厉劲儿。

    老头儿扭过头,

    再度看了一眼模样很凄惨的老太婆,

    叫了一声,

    冲向了庆。

    “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些类似的句子和词汇在此时都可以一股脑地砸在庆的头上。

    因为老头儿一个照面之下,

    就被切割成了两半,

    一回合都没能坚持下来,

    然而,

    庆的身子也是一阵踉跄,冲势一缓,摔倒在了地上。

    而后,

    她用自己的一只胳膊强行撑着地面,企图再度爬起。

    被切割成两半的老头儿身形开始消散,

    很快,

    在那个角落位置,

    又出现了老头儿的身影。

    但这一次老头儿不再是又虚弱了这么简单,出来的老头儿,居然只有上半截身子,像是一个出了车祸失去双腿的残疾人士。

    老头儿也有些震惊,也有些无措,而后,用更为担忧的目光看向自己前方的老太婆。

    已经喷了很久血的老太婆这会儿也慢慢暂缓了喷泉模式,

    似乎是身体内的鲜血慢慢地干涸了,

    也是,

    喷了这么久了,

    地板上一大片的面积都是她的鲜血,

    就是一头血牛也经不起这种耗法儿啊。

    “噗通!”

    老太婆跪了下来,

    声音很大,

    又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了下来。

    “哗啦啦…………哗啦啦…………”

    密集的碎裂声传出,

    酒店地板当即龟裂了一大片。

    老头儿双手抓着地面,匍匐向老太婆。

    他还是记不起来她是谁,也不清楚她到底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但他心痛,真的很心痛,看见她这个样子,他心底万分煎熬。

    然而,

    现实终究是现实,

    至少在这个地方,

    无论是坚强地重新站起身的庆,还是继续匍匐在那里的老道,

    都没有任何被伟大“爱情”震撼和感动的感觉。

    若非忽然出现的诡异意外,可能老道和庆已经交代在这里了,在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思去心疼其他人?

    庆又站了起来,

    躺在后头的老道恨不得对这个女孩儿竖起大拇指,

    擦咧,

    这女娃子当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庆走到了老太婆的面前,

    半举起匕首,

    “不要!!!!”

    老头儿发出了一声怒吼,

    然而,

    庆不为所动,

    手起刀落,

    老太婆的脑袋被直接切割了下来。

    无头的尸体跪坐在地上,

    一阵前后左右摇晃,

    到最后,

    还是颓然地倒地,一道道黑烟从脖子伤口位置升腾出来。

    老头儿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无法阻止。

    他用恶狠狠地目光盯着庆,盯着这张小女孩的稚嫩面庞,宛若当初书屋的人将他杀死时那般,但这一次,他自己心里都清楚,

    自己,

    没有下一次了,

    虽然不晓得自己一次次地死不了,一次次地死而复生具体是因为什么,但他却明白,肯定和这个老太婆脱不开干系。

    现在,

    老太婆被结果了,

    那么,

    以前一直痛恨死不了,高呼着死不了也是一种痛苦折磨的他,哪怕想要再拼着痛苦一次回来报仇的机会,也没了……

    老头儿曾无数次地幻想过自己的最终结局,

    但他没预想到,

    竟然会是这般,

    稀里糊涂,却依旧无比难受。

    没有半点解脱的快意,

    反而是一种深深的恐惧,

    他将带着无尽的疑惑,无尽的渴望,无尽的不甘,无尽的猜测,

    永远地沉浸入深不见底的暗渊。

    不,

    不,

    不!

    老头儿在心里发出着怒吼,

    一道道黑色的气浪也在其身上不断地升腾出来,

    和那个老太婆此时的局面一样,

    两个人,

    将一起步入永恒的黑暗,

    渐渐的,

    地上只剩下了两具尸体,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见俩对手,都几乎歇菜了。

    老道这才重新爬起来,

    很“道貌岸然”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道袍,弹了弹自己衣袖上的灰尘,

    仿佛刚才是自己一番凶恶刺激的斗法,才将眼前的两个敌人给解决掉的一样。

    深吸一口气,

    老道走到了庆的旁边,

    庆半闭着眼,

    手中取出了一张银色的面具,

    她的掌心正在发力,

    面具也在变形,

    等到面具彻底断裂之时,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会被庆注入到面具之中,而后,发送给距离这里不是很远,可能已经在隔壁市正在向这里移动的两个乙等队伙伴。

    哪怕老道经过她身边时,

    她也没去在意,

    老道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她没去理会他在身边或者不在身边会有什么区别,

    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老道还是她的自己人。

    她现在太累了,她需要全身心地把自己这半个小时的记忆拓印在面具中再传递出去,严重地疲惫迫使她不想有任何的分心。

    “大妹子,你伤得很厉害吧?要不要我帮你打药店电话?

    我跟你说啊,我们店隔壁的那家药房那医术和医疗设备水平可是相当得好啊,我之前有个朋友都在里头住了半年了,都不愿意走了呵呵。”

    庆没搭理他。

    老道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也不觉得尴尬,似乎早就习惯了。

    见她还在闭目凝神,像是在嘀咕着什么,老道也就不再打扰她,而是跑到了那两具残缺的尸体旁边。

    伸脚,

    先轻轻踢了踢那老头儿,

    死咧?

    我擦咧,

    你个老小子终于嘎屁了啊!

    老道心里一阵快意,实在是没法子,这个老兄弟真的是太能折腾了,而且是那种怎么折腾都折腾不死的级别。

    现在,

    他终于停歇了,

    这之后,书屋的生活也能安静许多了吧,至少,许清朗的一些心病应该也能被除掉了。

    老道是真的在哪里工作就把哪里当家的人,他衷心地希望书屋里所有人,嗯,包括所有动物,

    嗯,

    还有植物,

    大家都能好好的。

    紧接着,

    老道又走到了无头老太婆身边,

    老太婆脖颈位置已经不怎么冒出黑雾了,

    老道小心翼翼地伸手想要在老太婆身上摸索一下,倒不是为了揩油,虽说老道这方面的趣味经常被安律师调侃,但调侃归调侃,至少也在常人能够理解的范围之中,不至于这般的悚然听闻。

    上次从勾薪那里,老道尝到了甜头,可是搜刮了不少好物件儿,外加自家老板也有这个习惯,老道见多了,也就见贤思齐了。

    这老太婆这么生猛,应该能有些好东西吧?

    只是,

    摸着摸着,

    也没摸到什么,

    连个陪葬的玉器首饰什么的也没找到。

    老道有些不甘心,

    干脆双手抓住老太婆的肩膀,想把她推着坐起来,自己再在其后背位置找找。

    “嘶……还挺沉!”

    老道用力,

    好不容易地终于将老太婆的身子给推坐了起来,

    谁晓得可能是用力过猛,

    老太婆的身子坐起来后又一个前倾,

    脖子位置直接对准了还站在那里捏着面具正输入记忆画面信息的庆,

    在黑黢黢的脖子伤口里头,

    在血肉包裹着的那块区域,

    忽然有一面镜子从里头被挤压了出来,

    镜面接受到了光亮,

    镜子瞬间开始泛红,

    随之震颤起来,

    一股夹杂着极深怨念和不甘的气息在镜子中凝聚起来,喷薄待发!

    庆忽然遇到了不对劲,

    马上睁开眼,

    而镜面那里却朝着这个方向射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突如其来!

    “噗!”

    红色的光芒直接击穿了庆的胸膛,

    庆手中的面具直接落在了地上,信息还没传递出去,她胸口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贯穿伤,原本就如同风中残烛的她,

    直接硬实实地向后倒在了地上,

    眼睛睁得大大的,

    一脸的惊愕和荒谬;

    为什么,

    为什么,

    会这样……

    “擦咧,大妹子,你咋地啦,你咋这么不小心咧!

    莫慌,

    贫道这就送你去药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