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一章 撒网!

第八百五十一章 撒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一种事物,叫灯下黑;

    现在周老板倒是比以前进步多了,以前“鬼”或者“妖”在他面前时,他都分辨不出来。

    但现在,他的目光还是很尖锐的。

    只是,在一群捕头里头,发现特意隐藏着的冯四,就是另外一种难度了,相当于在一座池塘里找出一条独一无二的金鱼。

    再者,周围既然都是“鬼气森森”的,人的敏感性自然而然地也会降低。

    然而,这一次的惊喜,还是有些忒大了,之前和自己面对面坐着的四十岁女人,居然是冯四?

    他在这里装捕头做什么?

    女人看着小矮子,当下,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

    道:

    “是不是我的人,需要向你汇报么?”

    还真是冯四!

    “岂敢岂敢,只是好奇,刚刚坐在那里时,四爷你为什么不……”

    “砰!”

    冯四儿一脚踹过去,

    将小矮子直接踹飞撞到了墙壁上,

    小矮子的身子从墙壁上缓缓地滑落下来,

    身后的墙壁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要你多嘴啊?”

    “不要,不要。”

    小矮子摊开手,居然还面带些许的讨好,转身,直接离开了这里。

    “叮!”

    电梯上来了,门打开。

    冯四儿先走了进去,周泽随后也跟了进来。

    电梯下行时,

    冯四儿先开口道:“这次执法队上来,我是阴司派来负责监管的,因为阳间可能存在和叛逃者有联系的鬼差或者捕头,所以我就选择以捕头的身份隐藏,试试看能不能揪出一条鱼。”

    捉鱼?

    周老板的眉头忽然跳了一下。

    “哦。”

    周泽应了一声,

    然后问道;

    “你很喜欢,用女性的身体?”

    上次冯四儿用了个老太婆的身体,言外之意是为在野人山的事儿给自己“赔罪”。

    但这次……

    果然,

    女装只有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冯四笑了笑,“只是意外,这具身子不是从太平间里找的,是被埋在一个煞穴没腐烂的有点年头的女尸。”

    上次冯四儿在丽江,在面对癞头和尚的暴走时,可是吃够了身体劣势的亏,术法无用,或者术法受限于身子难以完全施展开,最后自己甚至不得不灰溜溜地跑回地狱。

    所以这次上来时,特意选了一个好一点的身体,这样也能更方便自己实力的发挥。

    “我本以为你不会来的。”冯四说道,“其实,你不来的话,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事。”

    “收到通知了,就来看一下。”

    “我的直觉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刚杀了三个执法队的人。”

    冯四倒是没显得过于惊讶,只是稍微沉默了几秒,

    就道:

    “哦,偷了人家的东西,再上人家家里来看着人家怎么火急火燎地再找那个东西,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还行。”

    电梯里,

    周泽站在前面一点儿,

    冯四站得位置落后周泽半步,

    看似是很小的一个细节,

    却蕴含着太多太多复杂的因素。

    也算是间接表明了冯四对周泽的一种态度,

    好在冯四还要点脸,

    而且他跟安律师的境遇位置现在截然不同,一些事情上的处事方式自然也会不一样。

    总得含蓄点,矜持点,但又不能太拿捏腔调,摆资格,否则弄个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从头到尾,简单的对话,周泽很直白地告诉了冯四儿他杀了执法队的人,冯四儿也显得很平静。

    倒是没有出现那种“你会不会举报你”“我要不要举报你”这种无聊的对白。

    大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这其中还有安律师的牵线搭桥,彼此之间,不能说知根知底,但至少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了。

    有时候,连周泽都不得不承认,和安不起冯四这种型号的人打交道,真的比和老张头和庚辰那种正直的人打交道要舒服得多。

    周泽不担心冯四儿会去举报,

    冯四儿知道周泽不少秘密,虽然不晓得安律师到底给他透露了多少,但冯四儿要是想举报的话,早举报了,也不用等到今天。

    再者,执法队是阴司刚放出来的疯狗,一群,看似很风光却没什么前途的疯狗,冯四儿不至于为了他们而卖掉书屋这边。

    当然了,

    最重要的一点,

    还是在于,

    冯四儿隐约地清楚,

    别看眼前的这位书店老板老老实实地来开会了,老老实实地向执法队的那只山鹰行礼,老老实实地来老老实实地对话,

    但真把眼前这位老板惹急了,

    发起疯来,

    这栋酒店里,

    所有的鬼差、捕头以及执法队,甚至包括他冯四儿,

    很可能全都死翘翘。

    其余的原因都是附加的,最后一条才是根本!

    电梯没去一楼,而是在二楼先停了,二楼是一个健身馆。

    “不用急着下去,既然鹌鹑已经知道你是我的人,你在我这边多耽搁一些时间,也是正常的。”

    “我怕他们误会。”

    “误会什…………”

    冯四儿听出了言外之意,笑着摇摇头,

    道: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我冯四儿的名声,在阴司,也不怎么样,不介意多一个,就是委屈你了,要当我的男宠,这算不算是我的荣幸?”

    周泽抽出烟,递给了冯四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

    二人站在健身馆门口的过道位置,没有再往里走。

    “鹌鹑?那个小矮子?”

    “对,别小看那个小矮子,他的眼睛,很毒。”

    “怎么会取这个名字?”

    “据说是被圈禁时,大家取了外号,执法队的人,是没有姓的。”

    “哦,那应该是被关疯了。”

    “是真的疯了,如果不是我在看着他们这一支,保不准他们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也是,

    周泽想到了通城那三个执法队的成员,

    你说他们代表着正义吧,

    但被他们杀了吞气血的那三个女孩儿怎么说?

    “对了,以后再遇到这种场合,安不起的东西,还是别带在身上了。

    可能你会不在乎,但既然你要参与这种场合的话,我觉得你也不想惹太多麻烦的。”

    冯四儿觉得自己说话已经够客气的了,也很委婉了。

    周泽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扑克牌,随手一丢,深以为然道:

    “感受出来了。”

    对于寻常的鬼差或者捕头来说,出去喊我有一个巡检当靠山,绝对是一件很牛逼哄哄的事情,就像是村长站在村口对村民们喊我靠山在市里一样。

    但周老板敢肯定,

    如果哪个寻常鬼差或者捕头出去喊几嗓子我靠山是安不起,

    估计真的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其实,我名声比安不起更差。”冯四儿忽然自嘲道,“我比他还多了一条卖主求荣。”

    安律师当初干坏事儿整人时,

    身边总有一个叫冯四儿的小弟跟着搭把手,

    然后安不起参与了高层的博弈事件,

    是冯四儿揭发的他,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冯四儿确实是背弃了自己的恩主。

    但这俩人关系有点复杂,反正不像是生死大仇的样子。

    当然了,冯四儿说是这么说,但实际上这个得先看位置。

    安不起如果还是当年的安不起,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人人喊打,他冯四儿比安不起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却因为现在还在位置上,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正如当初铁憨憨还是那个幽冥之海的主人时,谁又被他放在眼里?

    不服,

    憋着。

    但现在,

    想吃口猪肉都得小心翼翼的。

    “他们要找谁?”周泽问道。

    冯四儿笑了,“可能是讯息传递出了什么问题了吧,他们不晓得真凶是谁,现在扬州有两个叛逃者,但他们的目标似乎更集中在一个身上,庚辰。”

    “嗯?”

    “我认识他,他不会是叛逃者,如果是的话,肯定也有缘由苦衷的,但执法队这次却一心一意地想要处决了他,这让我很奇怪。我一度怀疑,那个一直给阴司传递坐标的人,很可能就是他。”

    当初,

    庚辰的妻女亡魂,是冯四儿打散的,所以对庚辰的为人,他还是清楚的。

    你不能说当年站在安不起冯四儿对面的全是好人就没坏人,但好人都站在对面这是肯定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

    周泽懒得解释庚辰为自己背了这口锅的来龙去脉。

    “山鹰他们只是第一支,还有一支执法队正在赶来,到时候,他们有本事搜索到人的,之所以把捕头和鬼差都布置下去,是为了编织出一张网,然后他们想办法会让网里的鱼儿自己动起来。”

    “哦,是这么回事儿。”周泽明白了,随即,继续问道:“我刚看那个小矮子,对你挺恭敬的?”

    不是说,执法队的疯狗连巡检都不鸟的么?

    冯四儿点点头,道:

    “等这次的任务结束,回去后,我可能有机会竞争一下判官的位置。”

    所以,矮个子恭敬的不是巡检,而是……判官。

    “恭喜,我想安不起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很不开心。”

    “呵,他当初要不是为了那个女人,早就是判官了。”

    “翠花也来了么?”

    “这次我没带她上来,怎么了?”

    “哦,没事儿,我还以为翠花在旁边煮酸菜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