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拒绝!

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拒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车子在书店门口停下,

    周泽下了车,

    安律师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媳妇儿跟在后头。

    周老板确实有点生气,

    为了自己手下的老婆去出气,

    没问题,

    当老大的如果连这一点都不帮,怎么都说不过去,底下人心都得散。

    但为了自己手下的意yin的明星去出气,

    他周泽是不是脸上写满了“我很闲”的标签?

    嗯,

    这个问题,

    不用回答。

    “老板,回来啦?”

    莺莺好像是在看电影,见周泽回来,摘下了自己的耳机。

    “老板,我去放水?”

    一般来说,自家老板每次从外面回来,都是要洗澡的。

    “先不用。”

    周泽摆摆手,径直走向了隔壁菜园,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安律师知道自家老板要去做什么,马上跟着一起过去。

    推开菜园子的门,周泽看见了十几个木偶人正在一个小方块地里锄地和施肥。

    水桶,铲子,等等器具在挥舞来挥舞去的,乱糟糟的一片,

    更有大粪在挥舞飞溅……

    黑小妞蹲在旁边看着,表情无比抑郁,对于一个对土地极为忠诚的人来说,看着一群人在自家菜地里瞎几把乱搞,真的有种自己的丈夫被人家好多个女的一起轮着上的绿油油的感觉。

    亵渎,

    亵渎啊!

    但偏偏她又不敢说什么,虽说自己刚刚被周泽解开了束缚封印,但她可没把自己真的当作书屋里的主人翁。

    许娘娘既然想要在这里练习傀儡术,她也不可能去反对。

    周泽刚推开门进来,

    一个飞铲就迎着脑门砸来,

    周老板反应迅速,向身侧一躲。

    “砰!”

    “嘶…………”

    后头的安律师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砸中了脑门,马上疼得蹲了下来。

    菜地里的木偶们集体停住了,

    像是玩儿起了:

    一二三,木头人!

    “我去,这回到家了还得担心偷袭啊。”

    安律师很不满地喊道,然后一边揉搓着额头一边站起来,好在,问题不大,只是青了一块。

    “回来啦。”

    许清朗打招呼,同时活动着自己的手指。

    庚辰依旧被绑在霸王花里头,胸口位置有一个血口子,应该刚刚被许清朗放了点儿东西,以保持他的虚弱状态。

    他也没什么愤怒的样子,也是,他能理解。

    正人君子就这点好,总是能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为别人着想。

    这让周老板对自己关押他的举动,又产生了不少的愧疚!

    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清廉正直的官儿,自己怎么能对他这样!

    “饿了么?”许清朗味道。

    “饿了。”

    “那我下…………”

    说着说着,许清朗笑了,这一刻,风情万种。

    可以看出来,老许今儿心情不错,这傀儡术他很喜欢,有庚辰在旁边教授,他真的很开心。

    “行。”

    许清朗看了看周泽,又看了看庚辰,没说什么,点头就出去下面了。

    黑小妞马上搬过来一个板凳,放在了周泽面前。

    “老板,您坐。”

    这殷勤的劲儿,

    像是人家儿媳妇见到了公公。

    周泽扫了一眼,发现死侍被吊在了天花板上,一株株藤蔓裹着他的身子。

    “之前是在吸收大地母亲的养分,现在是在吸收日月精华?”

    “不是,不是,在土里浸久了,让他出来透透气。”黑小妞解释道。

    “行吧,你们小两口反正喜欢玩儿高难度动作。”

    周泽在板凳上坐了下来,

    然后抬起头,

    看着霸王花,

    只是板凳太矮,霸王花太高,坐着抬头看庚辰脖子很不舒服。

    黑小妞马上手伸到背后对自己上面挂着的男人做了个手势,

    同时心里骂道:

    这个没眼力劲儿的家伙!

    旁边的安律师倒是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微微一笑,这感觉,真像是老爹快死之前儿女们赶着到床头尽孝,好争取遗嘱。

    霸王花开始变低,

    枝蔓弯曲,

    像是对着周泽跪伏了下来一样,

    庚辰也就被摆置在了周泽面前了。

    “你们刚出去了?”

    庚辰看着安律师问道。

    他还是和安律师比较熟悉,

    确切的说,

    是他对周泽,

    实在是有点忌惮。

    那种硬生生地上前,将自己体内的豪彘本源给拘出来当着他的面儿就吞掉了的那一幕,真的是太过于震撼了。

    “嗯,出去散了会儿步。”安律师没打算去把跟执法队干架的事儿说出来。

    “我还以为你们是去找执法队的麻烦了呢。”

    周泽闻言,心里一动,

    哟,

    看来你也晓得当初安律师追星追得有多强烈?堪比虹桥一姐啊。

    “呵呵。”

    安律师干笑了两声,

    要谈话的是自家老板,他就懒得多哔哔了。

    “庚辰啊。”

    周老板很亲热地招呼着。

    庚辰忽然有一种自己被一头凶兽盯着的感觉,幼小的婴儿躯体居然打了个哆嗦。

    实在是先入为主的印象太过于强烈了,

    其实真的不是他不堪,

    而是这个世界上,

    哪怕是那些上古存在,

    就说法兽獬豸吧,

    它的分身在面对苏醒的赢勾尤其是在喊了一声“旺财”之后,

    也当即被吓成了一只鹌鹑。

    “你说吧…………什么事?”

    庚辰以为他们还要问自己什么问题。

    “我刚在外面,走了很久,也想了很久,然后,我发现,我还是觉得有点过不去自己的良心这道关卡。”

    “…………”庚辰。

    一头凶兽,

    一上来,

    跟你先玩抒情……

    这感觉,就像是普通人面对十恶不赦的绑匪时,他在和你聊自己的心路历程。

    “所以,你想,怎样?”

    “我这个人呢,一向与人为善。”

    “嗯嗯嗯嗯。”安律师小鸡啄米。

    “对好人,对正直的人,我向来很钦佩的,因为我自己本人做不到,也知道想做成这样,真的很难很难。”

    “嗯嗯嗯嗯。”小鸡啄米安。

    “所以呢,我打算放了你。”

    庚辰的眼睛当即眯了起来。

    “但有个前提条件,你得答应我,不会把你在这里看见的和听见的任何东西,透露给其他人。”

    “我…………”

    庚辰还没开口说话,

    安律师就马上开口道:

    “你这次上来,是想着解决豪彘的事情,我们可以提供帮助。

    其实你并没有什么损失,而且,两个豪彘本源也被我们帮你给解除了,虽说可能会影响到你去寻找其他叛逃者,但你也应该有其他的方法,对吧?”

    “为什么?”庚辰不解。

    “因为我想洗心革面,我被阴司革职了,我也深刻反思了自己以前在工作生活中的错误,我打算重新来过,好好做人,继续为地狱的稳定和谐发展做出属于自己的贡献。”

    庚辰摇头,他不信。

    “现在,就两条路,一条,你被我们继续关押在这里,这个关押期限,是无限期。

    另一条路,就是你现在可以离开,但我要你发誓,不会把我们这里的事情,给说出去。”

    安律师补刀道:

    “用你亡妻和亡子的名义发誓,你已经对不起他们一次了,可别对不起第二次。”

    周泽一阵牙疼,他都觉得安律师这有点狠了,太狠了!

    弄得自己和他站一边,都觉得被熏黑成大反派了。

    但安律师的说法,无疑又是最可靠的,其实,就是欺负你是个君子,你是个好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

    庚辰明显不傻。

    这突如其来的温暖,太过诡异。

    “你现在在这里多逗留一分钟,外面散落的叛逃者身上的豪彘本源就多一分引爆的危险,普通人的危险就增添了一分。”

    周泽说道。

    “好,我答应你们,我可以按照你们所要求的发誓,我可以当作没见过你们,也没和你们接触过,也不会把关于你们的事情说给任何人听。

    但,

    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周泽抬了抬手。

    庚辰的目光落在了安律师身上,

    安律师当即打了个哆嗦,一股不妙的感觉袭来。

    “我要他,这次和我一起去,一直到所有豪彘本源都被清理干净之前,他都必须在我身边,和我一起行动!”

    “我拒绝!”安律师。

    “我同意。”周泽。

    “…………”安律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