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八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七百九十八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多时候,

    不说话,不是意味着单纯地沉默,也不是两边相僵时自己埋起了头。

    碍于情分,

    碍于面子,

    碍于身份,

    说话不合适,

    就干脆装聋作哑,

    这是大部分人的基础画风,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

    但这不是赢勾的画风,

    他不说话,

    不是因为不方便说,

    纯粹是,

    懒得哔哔。

    记忆画面,

    在此时如同一锅水被烧开了一般,开始沸腾起来。

    可能,

    眼下,

    在这个记忆画面中,

    无论是坐在地上的莺莺,

    还是矗立在那里精致美丽的背影,

    心里的感觉,

    居然有很大的相似,

    那就是仿佛在此时,

    这两个女人,

    都觉得自己是一条败犬。

    之前对立的两个女人,一起有了凄凄的感觉。

    记忆画面,开始扭曲起来。

    宛若一辆轿车,彻底失去了束缚,开始自己加速,驶向未知。

    而在外头的现实之中,

    莺莺左手掌心的位置,

    原本还存在的那道伤口,

    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一是请君入瓮,

    二是瓮中捉鳖。

    笑得最好的,其实真的不如笑到最后的。

    也是了,

    一个能对着奈何桥上那位说出“如果不是当初我的金子进入了你的体内,你怎么可能活到现在”铁憨憨,

    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

    提前谋划到这种地步。

    他有这么无聊么?

    祭坛旁边,那枚之前从莺莺额头位置脱离出来的金色印记,依旧在组织着阵法,没把黑影和那道蓝色的风给镇压回去,只是继续保持着这种凝滞。

    而周泽,

    跪坐在地上,

    很是平静。

    也就在此时,

    一股熟悉的力量开始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瞬间充斥着周泽的四肢百骸。

    很熟悉的感觉,很熟悉的节奏,

    伴随力量出现的,

    还有那个熟悉的话语:

    “为……什……么……不……引……爆……泰……山……”

    问题很尖锐,

    但却又像是失去了最尖的那个头儿的样子,

    已经戳不伤人了,

    因为周泽在可以做主的时候,没有去引爆体内的泰山,选择了放弃。

    跪坐在地上的周泽摇摇头,

    没有说话,

    在这个时候,

    无论回答什么,

    都觉得很羞耻,

    给人一种盖盖的感觉。

    尴尬得如同许娘娘那般,

    明明一切正常,

    只是因为长得好看,

    所以无论在做什么,都给人一种他很妩媚他在勾引你犯罪的既视感。

    周泽站了起来,

    原本疲惫的眼眸,

    变得清澈且坚定。

    祭坛边的黑影看到这一幕后,似乎又迅速变得激动了起来,但还没等他开骂,开喷,周泽就伸出手,抓住了前面悬浮在那里的金色印记。

    这是属于那位的印记,

    曾凝聚过当时那个时代的无上威严,

    后世皇帝以为弄个玉玺,就可以号令天下无敢不从。

    但只有那个年代,那个人的这枚印记,

    才能使得这天上地下,人、魔、鬼、神,莫不遵从!

    当年的赢勾本人,也曾在这枚印记之下,率军冲杀。

    这是一个时代的意志,

    哪怕是到了现在,

    依旧可以呼应这里的阵法。

    带着些许的追思,

    些许的怀念,

    周泽伸手,捏碎了这枚印记。

    美好的东西,残存的东西,不应该被放在珍藏馆阁里隔着玻璃让人去一次次亵渎,

    对于赢勾来说,

    直接捏碎它,

    才得以让它的美彻底凝结。

    阵法停止,

    刚准备开骂的黑影愣住了,他恢复了自由,这自由,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周泽没搭理他,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只是轻轻地挥挥手,

    喊了声:

    “来…………”

    清风徐来,

    那一缕蓝色的风在失去束缚之后,直接来到了周泽的掌边,围绕着周泽的左手手掌流转。

    也就在这时,

    花狐貂终于被小男孩攥住了一条腿,

    小男孩身上出现了好几个血窟窿,

    但他依旧不为所动,

    当他抓住花狐貂的一条腿之后,

    花狐貂也不敢动了。

    它的优势,在速度,也在于由速度衍生而来的攻击力。

    然而,一旦近身后,它身体和性格上的缺陷,就会直接成为它的死穴。

    小男孩伸手,在花狐貂的毛发上轻轻地摸了摸,

    道:

    “现在在我这里断条腿,总比接下来在那位手里断了命要强吧?”

    花狐貂瑟瑟发抖,

    回过头,

    看向了后头,

    它也感知到了,

    事情,

    似乎已经背离了它一开始的感觉,彻底陷入了失控。

    它又回头看向了面前的小男孩,

    委屈巴巴的样子,煞是可怜。

    而小男孩却很杀风景的摇摇头,

    道:

    “卖萌没用。”

    …………

    原本盘膝坐在地上的莺莺站了起来,

    睁开了眼,

    眼中,

    满是清冷。

    在记忆画面里,

    她可以去哭,可以去笑,可以表露出属于自己的小女儿心态,

    但在人前,

    她自然而然地会变回那个高傲的公主。

    其实,

    越是落魄的王公,就越是在乎这种东西。

    因为很可能,

    他们真正剩下的,

    也就是这点东西了啊。

    她举起手,她打了出去,只是,这一次的对手,不再是那条疯狗,也不是那只看门犬,而是她原本想着是在等着她回来,二人一起生活的那位。

    周泽继续向前,

    莺莺的拳头挥舞过来时,

    他的身边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屏障,

    这一拳,

    实打实地威力,

    却像是陷入了泥沼中一般,直接被化解掉了。

    周泽这才伸出自己的手,

    抓住了莺莺的手腕。

    一切,

    简单得宛若是老鹰捉小鸡那般简单,

    就像是先前安律师刚进来面对莺莺时的翻版。

    其实,

    不是因为赢勾的力量恢复了多少,也不是因为那位的力量被削弱了多少,纯粹是因为,当左手伤口复原之后,不光是将那位完全封印在了莺莺的体内,同时也隔绝了其对外界的一种感知。

    这直接导致其,

    在利用这具身体时,

    完全没办法发挥出先前的实力,

    最终,

    形成了这般一边倒的局面。

    抓住手腕,发力,捏开其手指,

    而后,

    目光所及,

    那一缕蓝色的风顺着意志直接砸入了进来,砸在了那道掌心的位置。

    以泰山之力,

    强行轰碎其意识,

    其余的,

    既然带来了,

    那就该留下的就都留下吧。

    不能忙活了这么久,什么都落不到。

    至于到底是毁灭哪个意思,保留哪个意识,

    周泽没说,

    也没有去指引,

    因为他清楚,

    这座泰山,

    它自己分得清楚,

    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又怎么可能认得错人?

    风是泰山,泰山如风,

    直接碾压了下去!

    莺莺眼眸里的清冷开始震颤,

    她看着面前的他,

    开口问道:

    “为什么?”

    周泽不为所动。

    “为什么!”

    再一次的质问,

    依旧没能得到回应。

    这不是言情剧里的你侬我侬,也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之间的矛盾冲突。

    这里是冰冷冷的祭坛,没有鲜花,也没有柔和的钢琴曲调,最重要的,也没有人无聊到刚好拿着镜头准备记录接下来的一幕幕。

    没有表演的需求,也没有表演的必要。

    黑影在四周游走,他想离开这里,因为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出,此时周泽,也就是那位的目标,全在那头女僵尸以及女僵尸体内的那位身上。

    他似乎成了一个透明人,

    而且兜兜转转这么久,

    折腾来折腾去的,

    自己居然得以变成了“自由身”?

    虽然还很虚弱,虽然还很单薄,

    但他真的是自由了啊!

    只是,

    他并没有多少自由的喜悦,他最终也没选择直接离开逃走,他只是默默地滞留在这里,他想看看事情的发展。

    想看看,

    那个之前一直沉默,一直装傻,被自己骂了一路的家伙,到底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其实,

    最重要的还是因为,

    半张脸并不认为自己现在这个状况,对方真要抓自己时,自己能够逃得掉。

    没有人比赢勾更清楚,这座泰山,对于灵魂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所以,

    眼前莺莺体内的那位意识,

    距离被彻底磨灭,

    真的只剩下时间的问题了。

    莺莺的眼睛,带着绝望、带着凄凉,带着愤恨、带着不甘,

    褪去了高傲,

    迎来毁灭时,

    她终究还是露出了自己最为本质和纯粹的一面。

    “这只是我的一道影子,是我的一道背影!

    赢勾,

    我现在愿意主动退出这具身体!”

    这才是,画面中,她只有背影的原因,因为这真的,只是她的影子而已。

    周泽还是没回答,

    却摇摇头。

    笑话,

    都是送到嘴边的肉了,哪有不吃的道理?

    “你好狠的心。”

    这句话,听得远处依旧抓着花狐貂一条腿的小男孩微微皱眉,

    俗套了啊。

    “我和你一样,也在沉睡,也在舔舐着伤口;

    但这一次,

    你这般决绝下去,

    等待你的,

    将是来自我以后的不死不休!

    我终将苏醒,

    我会苏醒复原得比你早!

    你知道我是谁,

    你也清楚我的身份,

    真的要,

    做得这么绝么?”

    周泽目露思索之色,

    这一刻,

    他终于开口了:

    “我……知……道………你……是……帝……姬……”

    “呵,看来你没忘,那你也应该明白,我身边的遗泽,比…………”

    “但…………你…………叫………什…………么…………来…………着…………”

    “…………”旱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