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反水!(求月票!)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反水!(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许清朗的阵法和布置,拿来抓一只海龟,问题不大;

    但如果拿来补鲸,就有点不够看了。

    盘子有多大就吃多少的饭,强行加上去,只会自己给自己玩儿崩了。

    但书屋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论起封印,论起压制,

    我这个煞笔不是针对谁,

    在座的各位,

    都是……

    “嘿嘿,有搞头啊。”

    安律师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则是一万瓶镇江香醋被集体砸碎了瓶子。

    怎么就没有大佬看上我?

    怎么就没有大佬想上我?

    大佬们,

    你们都眼瞎么?

    我,

    安不起,

    要演技有演技,

    要腹黑有腹黑,

    要算计有算计,

    要心狠有心狠,

    这么标致,这么完美,这么乖巧,这么听话,

    任何姿势都会,不会的也能很快学会,

    这般极佳的炉鼎,

    怎么就没人来用?

    你们不用我就算了,你们眼瞎就算了,

    但瞧瞧你们现在用的,

    都是什么歪瓜裂枣系列?

    抱大腿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但你无论大腿抱得再紧,无论你可以抱的大腿再多,

    也比不上你自己变成大腿啊!

    不过,安律师毕竟是安律师,以小人物混迹到现在,没背景没资历,靠得都是他自个儿,所以他能很快地从嫉妒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指着周泽肩膀上的花狐貂道:

    “我担心的是,一旦钢笔从这货屁股里拔出来,第一个要造反的,就是这货吧。”

    趴在周泽肩膀上正撅着屁股摇摆摇摆的花狐貂闻言,

    马上扭过头,

    对着安律师龇牙咧嘴,

    恨不得直接把安律师撕成无数根碎条条!

    你丫才会反叛,

    你丫才会叛逃,

    你丫的!

    “叽叽叽叽!”

    安律师直接无视了花狐貂的威胁,又道:

    “如果说放它离开还好,让它自己逍遥去,要么被雷劈死要么自己找个地方窝藏着。

    但它真的很可能反水,毕竟老板你平时这么对它……”

    人家好歹是个封神榜时期就出现的妖兽血脉唉!

    你这又是爆句的又是摸屁股的,

    把它当柯基带了这么久,不对,人柯基家庭地位也比它高好吧!

    别看人家面上“哼唧唧”,心里肯定“哈卖批”!

    “而且,这家伙放走了,还真挺可惜的,如果这货愿意不怕疼,拼死力气的话,啧啧…………”

    安律师一直以为,论单体战斗力,不怕疼,排除性格因素影响的话,

    花狐貂的实力应该是强于小男孩的。

    但这货上次面对老头儿和獬豸分身时,就已经在划水了,如果不是怕疼,当初也不可能被自家老板收服控制住。

    只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你已经压迫了它这么久了,

    想再走怀柔路线,

    也不可能了,

    而且一开始相遇的情况,

    也没办法走煽情怀柔路线。

    “这个我知道。”

    周泽的手继续在花狐貂的屁股上摸着,

    似乎再不多摸摸以后就没机会了,

    花狐貂配合着姿势,

    主动迎合,

    眼神讨好谄媚,

    仿佛在说: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放它走,确实太可惜了,但还是得看它自己的意愿,比起它,我还是觉得老张如果能借此获得一具獬豸分身,价值会更大。”

    一个是划水而且对你有二心的员工,

    另一个是优秀有原则的警察叔叔,

    选哪个,

    真的一目了然了。

    论公论私,老张都完爆了花狐貂。

    最重要的是,老张之前是没力量,所以书屋遇到事情时,他只能在旁边看着,而以老张的性格,一旦和陈警官那般拥有对等的力量,他绝对肯为还当初的人情下死力气!

    人品啊,

    人设啊,

    用处,就是在这里。

    安律师闻言,也是点点头,同意了,这确实没得说,哪怕花狐貂没了,但只要老张这边能成功,书屋的实力以及未来发展潜力,将是多么的恐怖!

    受到搬山猿猴遗泽的小猴子,

    和海神达成联系的许清朗,

    得到僵尸四大始祖之一气息滋养得以进化的白莺莺,

    再加上一个幽冥之海的主人,

    以及那位疑似泰山府君的老道,

    妈嘢,

    这到底是什么氪金阵容!

    假以时日,大家都成长起来的话,

    直接扯旗造反,

    杀回地狱也不是不可以吧?

    那我呢?

    安律师又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之中,

    我现在和谁一档了?

    安律师忽然很绝望的发现,死侍得到了周泽符文传承后,似乎也比自己高半档了,自己居然滑落到和黑小妞一个档位,可能也就比小萝莉月牙他们高一丢丢!

    记得前不久,

    自己还是书屋的二当家呢……

    “老许,你先准备一下,老张就让他在那里先坐一会儿,我去把笔取出来,大家该布置的布置,该准备的准备,这次的事儿,不能出意外。”

    也决不允许出意外啊,

    老张被獬豸上身后,没想着告发书屋,而是拼着这么大的危险亲自过来报信了,要是之后的计划失败,獬豸分身取不成,老张本人,也可能活不了了。

    这只周泽绝对不允许发生的情况!

    说着,

    周泽一边继续摸着花狐貂一边走入了隔壁菜园子。

    死侍正跪在稻草床边,黑小妞已经醒了,只是还有些虚弱。

    “把她先送到隔壁去,然后帮我个忙。”

    周泽说完,

    直接在地面上坐了下来。

    花狐貂被它抓到怀里,

    揉啊揉啊,

    肉肉的,

    憨憨的,

    皮毛还这么优质,

    花狐貂在周泽手掌里不停地变化着形状,

    却依旧笑眯眯的样子,

    还主动配合着周泽的动作,

    当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

    而且,

    似乎是知道了即将要发生什么,

    它现在变得比以前更加热情主动奔放!

    死侍把黑小妞背了出去安置好,

    又走了回来,

    在周泽面前坐了下来。

    死侍对周泽依旧很恭敬,姿态很低很低。

    父与子之间,

    却也没什么含情脉脉之类的戏份,

    周泽直接道:

    “把这个地方,封锁一下。”

    死侍点点头,

    双脚没入了地面之中,

    顷刻间,

    墙壁和地面两开花,

    一层层黑色的花朵覆盖住了这块区域,

    像是形成了一个植被营造出的牢笼。

    “准备好了么?”周泽问道。

    死侍默默地点头。

    周泽笑了笑,

    伸手指了指自己腿上的花狐貂,

    “我,给你自由!”

    煞笔,

    出!

    “嗡!”

    花狐貂身子一阵抽搐,

    痛,

    好痛!

    但度过了一开始的痛苦之后,下面就真的舒服了。

    煞笔化作的钢笔出现在了周泽的掌心中,

    上面原有的几道裂纹居然消失不见了,

    看来煞笔在花狐貂体内,也没少吸收营养补充自己,这只傻貂这么喜欢睡觉,

    是不是也和这个有关系?

    “辛苦你了,真的。”

    周泽对手中的钢笔说到。

    钢笔微微一颤,似乎是在回应周泽。

    一人一笔的关系,其实从周泽那次喊出“煞笔”两个字时,就已经注定了。

    很奇怪很诡异的联合,却又成了最为信任的关系。

    当初赢勾还想和自己抢煞笔的归属权,就足以证明煞笔的价值!

    周泽一直觉得,哪怕是判官的阴阳笔,也比不得它,否则你让一个判官过来封印一下铁憨憨试试?

    你看他敢不敢!

    然后,

    周泽腿上躺着的花狐貂,

    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

    一边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眯成了一条缝,缝隙里,蕴藏着一缕寒芒!

    “唰!”

    花狐貂的爪子来得很快,

    没有交涉,

    没有犹豫,

    没有家长里短,

    就是干!

    就是报复!

    就是要撕碎你!

    屈辱,悔恨,折磨,

    化作了滔滔怒火,

    顷刻溃堤!

    周泽的胸口出现了一道道符文流转,

    只听得“砰”的一声。

    周泽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没摔倒,双脚着地,只是深吸了一口气。

    上衣已经被撕裂了,

    胸口位置哪怕有符文加持,也出现了一道血痕。

    周泽伸出舌头,

    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看着面前飘浮起来的花狐貂。

    花狐貂也在看着他,

    且举起了自己的小爪子,

    轻轻一握,

    也学着周泽的样子,

    伸出舌头,

    只是它舌头有点长,

    一不小心舔到了自己鼻子,

    直接,

    “阿嚏!”

    “来,我也正好手痒痒。”

    周泽身上的僵尸气息开始流露出来,

    灾厄、

    诅咒、

    疯狂、

    暴戾…………

    浓郁的负面清晰,瞬间充斥了整个环境,

    他的身体在颤抖,

    他的气息在压抑,

    且他的眼眸深处,

    不是疯狂歇斯底里的红色,

    而是黑色!

    深沉的黑,宛若深不可测的泥沼。

    抬起手,

    把钢笔放在自己掌心,用指甲轻轻地摩擦着,

    煞笔身子微微颤栗,也不懂是兴奋呢还是抗拒呢。

    随后,

    周泽把钢笔夹在了自己耳朵位置,

    单臂慢慢地撑开,

    五根指甲长出,

    一团团黑色的罡风在指甲间开始攒聚。

    “来啊,我的小宝贝。”

    “需……要……我……出……手……么……可……以……快……点……”

    “不用了,你留着力气吧,你家旺财又送年货来了。”

    之后帮老张处理獬豸分身的事儿,说不定还得让赢勾压阵,但赢勾每次出来的时间都是有限制的,因为周泽本人的力量不足以支撑他一直存在。

    所以,

    还是不要浪费在眼前这个小可爱身上了。

    “旺……财……”

    赢勾沉吟了一下,

    继续道:

    “是……条……好……狗……”

    ————我是一条好狗的分割线——

    和第一的月票数又拉回到两千票了,

    咱有月票的投月票,月票投完的亲们投推荐票,推荐票都投完的亲们,来书评区喊个号子呼喊一下!

    一个月太久,

    咱只争朝夕!

    今晚,

    我们爆回第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