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安排

第六百八十三章 安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道回来了,脸上还带着清晰的几道抓痕,他说是猴子淘气,不小心抓的。

    嗯,在场的人都信了。

    老道打开指纹锁,

    众人走了进去。

    周泽转身指着门锁道:“给撤了。”

    在寸土寸金的地段开个书店,周泽已经觉得自己够“特立独行”的了;

    要是再变成在寸土寸金的地段开个书店同时大门还上了指纹锁,

    周泽真的很难以想象那些每天从门前路过的行人得怎么去看待自己这个当老板的。

    “成,成,成,我马上去办,马上去办。”

    老道态度良好。

    “你也辛苦了,这些天。”

    一个人盯装修,肯定很累,至于去外面找那啥嘛,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人老道想一树梨花压海棠,想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你也没什么理由去阻止他。

    “老板,你可以去上面看看,既然大家伙今儿都来了,我去通知林可和老张?”

    周泽点点头,大家好好再聚一次,整套班子正好集合一下。

    “哟,老板,我还有两件事儿要汇报,老张最近呐,和那位陈警官走得很近啊。”

    陈警官?

    周泽皱了皱眉,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名面容清丽的女警官形象。

    “还有,对面的渠家兄妹前阵子搬走了,网咖也停业了,这是他们交的钥匙,老板你不在,贫道就自作主张替你收下了。”

    “嗯,我知道了。”

    “行,那贫道去通知人,顺带去外面饭店整一个席面回来?”

    老道是看着许清朗面色有些不好看,估摸着是受伤了,也就没理由让他再操劳宴席的事儿。

    等周泽同意后,老道就离开了书店。

    周泽在自己喜欢的沙发位置上躺了下来,沙发换了真皮的,坐下去更舒服,花狐貂从周泽肩膀上慢慢滑落下来,也躺在了沙发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吱吱吱!”

    小猴子这时蹦跶了过来,

    伸手戳了戳花狐貂。

    花狐貂略微睁开了眼皮,然后又闭合上了,没搭理它。

    小猴子左看看右看看,又挠挠头,它似乎对于书屋里又出现了一只“动物”感觉很兴奋,但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花狐貂除了一开始对着手机叫了几声之后,现实里对小猴子当真是冷淡得很。

    小猴子还把自己的玩具零食什么的都拿出来了,放到花狐貂所在的沙发上,然而花狐貂依旧只是睁了一下眼,目露不屑后,又闭上眼。

    刘楚宇在旁边看着有些羡慕,两头妖兽啊,而且都不是那种凡品,有些眼热地感慨道:

    “一下子有两只了,一个速度快一个力气大,这是不是叫文体两开花?”

    “先不扯这个,老安得过几天才能回来,你们今晚的话,就住对面网咖那里,自己找个铺位,过几天应该还有事情。”

    周泽需要许清朗大概再确定一下,不一定是具体位置,有其他的提示也可以。

    到时候,

    自己手底下的这帮鬼差自然得全都派出去查找,

    若是能在许清朗师傅完全“成长”起来之前就把他给扼杀掉,无疑是最划算的。

    “好,头儿。”

    “明白。”

    “你们先坐坐吧,等开饭。”

    周泽起身,花狐貂这次没再跟着周泽跑,似乎是这个沙发位置对它更有吸引力。

    当然了,若是身边没这只聒噪的猴子就更好了。

    周泽推开了小门,黑小妞回来就直接来到了这里,这里,才算是她真正的安身之地。

    一进去,

    周泽就愣了一下,

    整个地面上,全都遍布着绿色的藤蔓,死侍依旧被种在泥地里,只露出了一个头。

    但此时的死侍却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力,

    仿佛自己所踩的地面已经是他躯体的一部分了,

    这种感觉,

    有点类似于孙猴子站在如来掌心里的感觉。

    周泽眯了眯眼,没有继续往前。

    黑小妞回过头,看了一眼周泽,道:“他长势很好,过几天就能出来了。”

    “我能感觉得出来。”

    “呵呵,有没有一种当爸爸的可能要被儿子超越的恐慌无措感?”

    “你可以试试。”

    黑小妞摇摇头,拿着剪刀开始给死侍理发,她做得很细心。

    而这时,

    死侍缓缓地睁开了眼,

    整个泥土地面在此时都震颤了一下,

    周泽相信,

    如果自己此时开一辆挖掘机过来把这里铲开的话,

    这下面,

    肯定是密密麻麻让人惊恐的根须!

    黑小妞之前说要把死侍种下去,周泽还以为只是稍微调理一下,但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死侍目光清澈,比之以前的那种“呆呆”的感觉,似乎多出了些许敏锐,在看见周泽后,他对周泽微微颔首,带着清晰的臣服之意。

    “我再安排一下,明天你就可以来种下去了,复原你的胳膊,不敢保证有原胳膊好用,但应该可以勉强应付撸的要求。”

    周泽没搭理他,转身走了出去。

    有些事情是否会脱离掌控,并不是现在需要去关心的,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有死侍在这里扎根,等于是给书屋又加了一层保险。

    虽说当初许清朗师傅出现时,书屋是靠赢勾解决了危机。

    但现在,书屋里的众人都有明显的成长,再加上这次有了可以占据先手的机会,哪怕没有赢勾,周泽也不认为自己肯定会输。

    上了楼梯,周泽推开了自己的房间。

    莺莺已经在这里换新床单了,听见有人打开门,回头看向自家老板,道:

    “老板,老道这布置得还可以啊。”

    卧室的格局没太大的变化,只是换成了日式榻榻米的风格,显得更加宽敞通亮。

    周泽又往后退了几步,发现许清朗的房间倒是没什么改动,只是把之前因爆炸而破损的窗户复原了而已。

    老道也是懂分寸的,许清朗房间里还画着阵法,他可不敢乱动。

    周泽走进自己卧室,在榻榻米上躺了下来,莺莺送来了一个枕头。

    周泽睡了个小午觉,半个小时左右,也就醒了。

    起身在莺莺的陪同下下楼,下面,小萝莉和老张也来了,书屋吧台那边布置了一张大圆桌,上面摆着十二个冷盘。

    “参见捕头!”

    五个人,一起行礼。

    “起来吧。”

    周泽回应了一声。

    在地狱里,连九黎族数千魔兵魔将一起跪拜的场景都见识过了,按理说周老板应该心如止水;

    但事实上,他心里还真有些小激动。

    九黎的战魂跪拜的毕竟是赢勾,但是眼前的这五个,却都是自己的手下。

    简单地流程走了之后,大家也就入座了。

    很多人其实都不是很喜欢在酒桌上应酬什么,但有时候是真的没办法,酒桌,的确是一个缓解尴尬的好地方。

    一顿饭结束,张强月牙刘楚宇仨外地鬼差就去对面网咖准备安置自己的住处了。

    “到时候电话通知我。”

    小萝莉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就转身准备回家了。

    她的情况有点特殊,周泽也是默许的。

    小男孩这个时候主动走了过来,“外面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说着,

    小男孩直接跟在小萝莉后头一起离开。

    周泽给老张递了根烟,老张接了过来,直接夹在了耳朵上,双手在桌面上敲击着。

    “有心事?”

    老张点点头。

    “公事儿还是私事儿?”

    “算公事也算是私事。”

    “哦,那就不用说了。”

    “最近发生了好几起人口失踪的案子。”

    老张直接过滤掉了周泽刚刚的话。

    “老道,怎么这密码锁还没换啊,你这事儿办得怎么这么磨蹭?”

    周泽站起身,走向老道那边。

    老张也跟着起身,继续跟着周泽一起走,同时道:“很奇怪的是,人确实是失踪了,但他们的直系亲属并没有报案,反而是同事或者邻居报案的比较多。”

    周泽无奈了,

    举起自己唯一的一只手放在老张面前,

    道:

    “看见了吗?”

    “额,看见了。”

    “看见了就好,我现在只剩下一只手了,很抱歉,张sir。

    莫说我不是活人,不算公民,没有配合你工作的义务。

    就说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一条胳膊都没了,刚刚在西南折腾一圈回来,连一个安稳觉都没让我睡,你就想拉着我去给你除暴安良。

    你的良心就不会痛么?”

    周泽用手指戳了几下老张的胸口,

    指骨很硬,

    老张身子踉跄地后退了好几步,咳嗽了好几声。

    “你也知道痛啊。”周泽耸了耸肩。

    “不是,老板,我是觉得这事儿有点奇怪,一开始我们接到报警后去联系了失踪者的家人亲属,他们都否认了失踪的事儿,但那几个被同事或者邻居报警的失踪人员,确实是找不到了。

    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很可能事情没那么纯粹。”

    “他们家里人都无所谓,说是没失踪,你这么较真干嘛?”

    “我是警察,我又不是在为家属办案。”

    周泽伸手,指了指旁边在收拾桌子的老道,对老张开口道:

    “行,我给你派得力助手?”

    “…………”老张。

    周泽顿了一下,又指了指对面的网咖,

    “就说我说的,你去找他们任何一个协助你去破案帮忙,可以了么?

    等过阵子可能还有一件大事儿需要我处理,我现在要做的,是把自己从杨过变回古天乐。”

    “好的,谢谢。”

    周泽摆摆手,

    “对了,那个陈警官,怎么又跑到通城了?”

    老张看向了身边的老道,

    很显然,老板既然这段时间不在,肯定是有人打小报告了。

    老道做贼心虚,装作弯腰去桌底下找掉落的筷子。

    老张有些局促,道:“她调过来了。”

    “我们这种人,不适合和普通人走得太近,否则会给她们招来晦气和厄运。”

    “我知道分寸的,我明白。”

    周泽眯了眯眼,还想再说些什么,想想还是算了,且走到了浴室门口,推开门,同时对着楼梯上喊了一声:

    “莺莺,拿衣服,洗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