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六十二章 那个人!(第五更!)

第六百六十二章 那个人!(第五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泽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从一开始就看他不爽了,

    这无论是从立场角度来说还是从情感角度又或者是从利益角度来说,

    眼前的这位,

    活生生地就应该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啊,

    而且是比比直直地对立面!

    同时,

    周泽之前看着木承恩土屋里的那幅画时所做出的猜想,

    也终于被证实了。

    铁憨憨是真的被眼前的这位给坑过,

    而且坑得很彻底,

    这位,

    直接从铁憨憨那里夺走了三千年的积累!

    而且,.

    似乎还完成了和铁憨憨的分割,

    以自己duli的生命方式得以脱离了“看门狗”的身份。

    而木承恩,很可能是他的后人或者机缘巧合之下,曾得到过他的部分传承。

    纵观历代看门狗,

    他确实是最优秀的一个,

    以那种身份,以那种起步点,走出了那一条路,哪怕是站在他对立面的周泽,扪心自问,也是满满地佩服。

    同时,

    周泽也终于想明白了一个以前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

    那就是铁憨憨陨落这么久了,

    在自己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代看门狗了,

    赢勾也不晓得积累疗伤恢复了多少岁月了,

    为什么还这么弱?

    如果疗伤的效果这么差,进度这么缓慢,

    以赢勾的脾气,

    应该老早就抹脖子自尽了啊,

    还犹犹豫豫个屁啊!

    哪怕是在地狱,如果不是有平等王陆极其愤怒之下的自我兵解把自己送入赢勾口中且帮其消化,又有当初第一代肉身燃烧所获得的力量,根本就搅动不起什么风云。

    君不见,

    之前在阳间时,

    只要碰到从地狱里上来的人,

    赢勾都直接“一言不发”装从心的么?

    现在看来,

    倒不是赢勾这种方式恢复得慢,

    而是中间被断代了,

    就像是一只松鼠一直在不停地收集着松果,却被人中途偷走了大部分,之后看起来,自然就少了。

    一偷,

    就是三千年!

    周泽能理解赢勾为什么闭口不谈这段黑历史,

    这实在是,

    太丢人了啊。

    也不知道以赢勾的脾气,他是如何挺过这段艰难的时光的,估计和丢失了三千年的积累比起来,面子受损给他所带来的打击,伤害可能更大一些。

    有一点周泽可以确认,

    若是以后等赢勾醒来,

    周泽拿这件事去撩拨他,

    赢勾很可能直接急眼分分钟切腹带着周老板一起同归于尽!

    男子转过身,

    向下走去,

    拿起了小木桌上的那杯酒,

    一口饮尽,

    挥挥衣袖,

    似乎打算离开了,

    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

    只是为了炫耀!

    纯粹的炫耀,

    不带丝毫遮掩的炫耀,

    周泽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能理解对方的这种心情,

    这是在赢勾阴影下压抑了这么久之后的爆发!

    对于看门狗来说,

    似乎没什么是比看赢勾吃瘪看他生气更能让自己心情愉悦的了。

    然而,

    男子在走到王座最下面时,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又回过头,

    看着坐在王座上的周泽,

    有些奇怪地自言自语道:

    “怎么感觉,爽感没有预想中那般强烈呢?”

    是啊,

    为什么觉得,

    不够爽?

    男子开始了思索,

    应该很爽的才对,

    自己终于反戈一击,

    且重创了赢勾,

    还脱离了出来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独有生命存在,

    他也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那么,

    自己应该很嗨很嗨很嗨啊!

    但为什么就不够嗨呢?

    明明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一幕终于实现了?

    这感觉,就像是一块被咀嚼过的口香糖又被拿出来继续咀嚼,味道,变淡了太多,没有了第一次的紧张刺激和兴奋。

    “好像,我是不是曾经做过一样的事情?”

    男子皱着眉,

    看着周泽,

    而后,

    一步一步地又开始往上走起来。

    周泽看着他和自己越来越近,

    他的眼睛,

    仿佛带着一种深邃的光泽,

    似乎可以直逼自己的内心!

    他走上来了,

    他靠近了,

    他站到了自己面前,

    他弯下了腰,

    他的脸凑近了过来!

    少顷,

    他咧开嘴,

    笑了。

    露出了一口白牙,

    周泽的记忆之门瞬间被打开,

    在和癞头和尚厮杀到最紧要的关头时,

    自己的意识曾进入一个漆黑的场景中,

    而在那个场景里,自己唯一见到的一个人,不,自己唯一见到的,是这洁白的牙齿!

    当时,

    附着在自己身上,

    āo控自己那般歇斯底里的方式战斗搏杀的,

    是他?

    那时的感觉,周泽真的很熟悉,因为在之前的很长时间里,赢勾有好多次就这样掌控住了自己的身体去战斗,而那位,则是和赢勾以前做的那般一样。

    是因为自己吞了木承恩,所以刺激到了他曾留在这里的精神烙印?

    周泽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否则以前怎么没见他出来过?

    而且,

    当初他的精神烙印,要么彻底消散,要么就是被愤怒的赢勾彻底抹除了,肯定是因为木承恩的关系,导致这个原本存在却被抹除的人格意识,重新被刺激得苏醒。

    “你是他么?”

    男子问道。

    “你到底是不是他啊?”

    男子继续问道。

    “不,你怎么可能不是他?”

    男子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继续发问:

    “你如果不是他,那我,又是谁?”

    男子开始抓自己的头发,

    “啊啊啊啊!你不是他!

    我也不是我!

    他娘的,

    这是记忆画面,

    对的,

    这一切已经发生过了!

    恁你娘!

    我刚才居然在演话剧!”

    男子开始怒吼,

    而后,

    扭头再度看向了周泽,

    “那么,你又是谁?”

    “来来来,你是谁!”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男子双手放在前方,

    忽然一拉,

    一阵类似布匹被撕裂的刺耳摩擦声传来!

    周泽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被撕开了,

    王座不见了,

    岩浆也不见了,

    四周,

    是一处处青铜柱子,

    而他本人,

    则是被绑在一根铜柱上。

    当初的李秀成,在白夫人在帮助下,差点对自己取而代之。

    眼下,

    作为当代光荣看门狗一只,

    这个位置,

    还是周泽本人的。

    男子的身形出现在了周泽的面前,

    他的身影比之前淡了许多许多,

    已经开始透明了。

    他环视四周,

    有些诧异道:

    “我怎么又回到这里了?我不是已经出去了么?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男子很是疑惑,

    他扭过头,

    看向了周泽,

    道:

    “刚刚的那个,是你吧?你行啊,有前途,居然还能进入他的记忆画面里去。

    不错不错,

    光这个,

    你就打败了九成以上的看门狗了。”

    360开机提示,您的开机速度击败了全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电脑用户。

    “但老子,老子我怎么又回来了?”

    男子在周泽面前开始踱步,

    而后,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

    “册那老卵!

    老子记起来了,

    我不光回来了,

    还帮你打了一架!

    你可真弱啊,

    喂,

    你是靠舔那位上位的吧?”

    周泽的眼睛慢慢地阴沉了下来。

    “哟,还生气了,老子到底是怎么回来的?难不成是我的精神烙印又被刺激了?

    咦,

    我应该是早就脱离这里走了的,

    也不知道我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妈的,

    你说搞笑不搞笑,

    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死了没有!”

    男子长叹一口气,又环顾了一遍四周,喊道:

    “他呢?他呢?他人跑哪里去了?

    喂,

    他人呢?

    不好意思见我了么?

    怕被气死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子大笑了许久,

    才意识到了什么,

    一脸震惊道:

    “他沉睡了!”

    男子看向周泽,

    “嘿嘿,如果我现在把你给弄死,他是不是就再也没机会醒来了?”

    周泽摇摇头。

    他很佩服眼前的这位,

    虽然这位说话很粗俗,

    但他能理解这位的言行表现,

    在赢勾这里,

    不骂几句脏话,

    真的不解气啊。

    “你摇头做什么?你不信我能杀你?虽然这只是一道复苏的精神烙印,但试试看,还是有机会的啊。”

    “你杀不了我。”

    周泽很平静地又加了一句:

    “在这个地方。”

    是的,

    在这个地方,

    周泽有绝对的自信,

    这一股自信,

    曾在李秀成那次逼宫中帮自己扭转乾坤,

    甚至一度在初始阶段,是赢勾对自己有些投鼠忌器的原因。

    “哦?”

    男子指了指周泽,

    道:

    “很好,虽然你的具体实力很弱,肉身开发也很差劲,但你在不要脸的程度上,和我有的一拼!”

    “…………”周泽。

    “算了吧,你也不容易,我就不弄你了。

    喂,

    趁着他现在沉睡着,

    我和你说点悄悄话,

    就看在之前我帮你打了那一架的份儿上吧,

    行不行?”

    周泽没回答,

    他不怕这位“弄”自己,

    因为自己可以召唤出泰山,告诉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一个因为木承恩的原因刺激起来的残余精神烙印而已,又不是当初他的本尊亲至,周老板还真用不着怕。

    但对方确实说得有道理,

    他真的是在阴差阳错之下,

    于赢勾沉睡时,帮自己打了一架。

    “等你苏醒后,咦,不对,怎么感觉你快挂了?”

    男子很是烦躁地摆摆手,继续道:

    “如果你这次没挂的话,就想办法找找我,看看我到底死没死,我叫……

    算了,我应该改名字了。

    你去我家乡看看,找找,万一找到我了,就和我说一下,说我很想我了……

    怎么这么绕呢?

    对了,

    我老家在成都府南河边上!”

    ………………

    五更结束,

    小龙在这里求点打赏,一块两块都是爱,五块十块也是情,哪怕起床后看见一串打赏人数也是很爽的一件事。

    另外,

    明儿继续爆发!!!

    最后,

    莫慌,

    打赏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