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烧焦的咸鱼!

第六百五十三章 烧焦的咸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几十年前,人类就已经登上了月球。

    每天,世界各地又不知多少架民用军用的飞机在天空中呼啸。

    人们似乎早就认为自己已经征服了天空,

    月球上没有广寒宫,

    彩云之上,也没有南天门。

    然而,

    人类的钻头早就不知道打到了地底多深的位置,

    不是也没发现丝毫“地狱”存在的痕迹么?

    然而,

    地狱是真的存在的,阴司也是真的存在的。

    很可能,你看见的天,不是真的天,你脚下的地,也不是真正的地。

    苍穹之上,到底有没有一双眼睛,一直在俯瞰着这一切?

    举头三尺的位置,

    是否真的有仙?

    当代人们对科学的坚信不疑,岂不是和古代人对神学坚信不疑很相似?

    这些问题,

    还是得教给科学家和神学家们去慢慢地探索了,

    至少,

    眼下这里的书屋众人,是没心思去思考这些玩意儿的。

    小小的一个雷霆,

    虽然之前前戏铺垫了很久,

    shè速也极快,

    但带来的影响还是太恐怖了,

    哪怕雷霆的目标不是他们,但大家还是被殃及,被这浩荡的天威给“洗涤”了一遍。

    安律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净化”一样,

    “妈的,以后再有哪个脑残玩意儿说去xizàng净化了心灵老子就大嘴巴子抽他!

    要净化心灵还不简单?

    雷雨天自己跑天台上举金属针去,保管能净化得不要不要的。”

    “啪啪啪!”

    安律师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脸,强迫自己清醒一些,

    虽说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势,

    但整个人都好难受。

    再低下头,

    弯腰,

    把许清朗给搀扶了起来。

    老许眼耳口鼻都溢出了鲜血,一张脸煞白,给人一种“红颜薄命”的即视感。

    “砰!”

    一声闷响传来,

    安律师吓了一跳,

    向那边看去,

    发现莺莺居然直接从楼上直接跳了下来,落在了花圃中。

    但莺莺的状态也是很差,落地后起身时,居然一下子没能站起来,只能双腿弯曲勉强地半撑着。

    “哦,对了,卧槽!老板!”

    见莺莺这般拼命,

    安律师马上明白了过来,

    妈的,

    我怎么把老板给忘了!

    要知道,雷劈下来时,老板可是和那个和尚离得很近的啊,要是老板被跟着一起劈死了,

    他安不起还玩个屁啊!

    安律师马上撒手,

    “噗通”一声,

    原本被他搀扶着的许清朗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不过安律师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直接踉踉跄跄地向前面马路上走去。

    他先看见的,

    是一坨灰,

    很干净,很剔透,甚至可以说是,很让人觉得舒服和完美的灰。

    这些形容词,似乎很难和“灰”这个玩意儿搭边,但这确实是事实。

    什么叫天工奇迹?

    放个雷把人劈成灰都能富有艺术气息!

    好在,

    安律师视线里,

    还看见了一块人形的黑炭,

    否则他都要马上跪伏下来对着面前的灰堆放声大哭了,

    不是哭老板,

    而是哭他自己这悲惨坎坷的命运。

    安律师来到人形黑炭面前,马上蹲了下来。

    老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烧焦了,好在因为之前的打斗,所以老板身上的衣服本就残破剩下不多,少有的部分烧焦了黏在了身上,伤害也不是很大。

    最重要的是,

    老板身上的皮肤,是一片漆黑,

    像是烤面包机坏了烤出的土司。

    和这通体焦黑的情况比起来,

    少了一只胳膊反而不那么刺眼了。

    “老板?老板?”

    安律师没敢直接伸手去触碰周泽,

    他生怕自己稍微用点力,老板就在自己面前散架了。

    就像是在夜市烧烤摊上吃烤鱼,

    拿筷子搅一下,

    骨肉分离。

    “老板!老板!”

    莺莺也终于艰难地走了过来,直接在周泽身边摔倒,但还是一脸紧张焦急地看着面前的“黑炭”。

    “阴司有序!”

    安律师马上掐印,

    指尖闪烁出淡淡的光泽,

    在周泽的头部位置扫了一下,

    然后面色当即一沉!

    哈卖批,

    感应不到灵魂了!

    肉身毁了也就毁了吧,虽说肉身价值非常巨大,尤其是老板的这具肉身,更是极为宝贵,相当于一个辛苦练出来的高级号。

    但只要灵魂还在,大不了从头练级,但若是灵魂没了,这就是直接被销号了啊!

    “怎么了怎么了?”

    莺莺看着安律师焦急地问道。

    “没事,没事。”

    安律师摇摇头,道:

    “我们先把老板转移地方,莺莺,你去找个担架,或者找个床板来。”

    老板这个样子,

    直接背起来是不可能的了,他也不敢这么玩儿,

    看这架势,

    老板已经被烤得外焦里嫩了,

    安律师还真担心一个不当直接把老板的肉身给毁掉了,

    至少,

    至少,

    至少,

    至少虽然现在黑是黑,

    但看上去还是个人形不是?

    莺莺虽然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但还是咬牙很快找来了一个床垫,这是直接从宾馆房间床上拆卸下来的。

    一个人怕不稳,安律师和莺莺一人一侧,还不敢一个抱头一个抱脚,而是两个人一起环腰抱起周泽,要多小心就有多小心。

    把老板放置到了床垫上之后,再又把老板抬到了附近一家空置的公寓房里。

    安置好老板,安律师不敢有丝毫耽搁,让莺莺在这里陪着老板,他马上又跑回去。

    许是雷霆的效果,

    这里的鬼气已经荡然无存了,

    马路上和酒店那边也出现了人影。

    安律师跑到了许清朗昏迷着的地方,

    着重弯腰检查了一下许清朗的裤子,

    见没什么异样,

    这才长舒一口气。

    别人昏倒在这里倒是无所谓,至多丢个财呗,但这位…………

    安律师把许清朗扛起来,来到了安置老板的地方。

    刚把许清朗放下来,老许就慢慢睁开眼醒了,醒来后只是默默地捂着自己的脑袋蹲在那里,显然,他还没完全缓过劲儿来。

    蟒蛇化蛟,本就是逆天之举,尤其是在当下这个年代,这是要玩儿逆天改命啊,所以身上有海神气息的许清朗在雷霆波及中伤害比安律师重多了,甚至比莺莺这种僵尸都要严重。

    安律师可没功夫继续陪着许清朗嘘寒问暖了,马上来到了老板身边。

    老板没有丝毫动静,

    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里,

    像是一个木乃伊,

    而且是巴西烤肉款木乃伊。

    安律师颓然地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鼻头有些发酸,

    他现在,

    真的很想像农村办丧事时那些妯娌女人哭号时那般哭出来。

    老板哎~

    你咋就这样就去了哎~

    我的投资啊……

    我的心血啊……

    我的未来啊……

    安律师不停地伸手揉搓着自己的脸,

    不能哭出来,

    忍住!

    莺莺则是看不出有什么,只是有些默然道:

    “老板最喜欢干净的,最见不得脏的,我要不要打点水给老板擦擦身子,

    否则等老板醒来,看见自己身上这么多灰渣子,肯定会很生气的。”

    安律师看着莺莺,

    没说什么,

    只是点点头。

    他清楚,

    如果周泽遭遇什么不测,

    对于他来说,意味着未来规划蓝图崩溃了,

    但对于眼前的莺莺来说,更像是生命的重心被丢失了。

    许清朗这个时候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看着周泽的现状,

    面色也是有些阴沉。

    “要是翠花在这里就好了,对了,翠花,我去找冯四儿,让他想办法把翠花再派上来!”

    安律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哄哄地道。

    许清朗在心里叹了口气,此时的安律师已经不见平日里的一贯冷静,而许清朗还觉得自己脑袋很疼。

    至于找翠花?

    许清朗只能觉得是安律师真的失去方寸了。

    翠花的最大本事其实还是对灵魂的调理,

    现在老板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喊翠花上来是让她弄点酸菜给老板搅拌一下做一道炭烤酸菜么?

    “他以前也经常受重伤,他的体质毕竟和其他人不同,会没事的。”

    许清朗只能说这些话了。

    安律师则是用手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和以前能一样么?

    以前能碳化得这么彻底么?

    最重要的是,

    安律师感应不到老板的灵魂啊,

    这就意味着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可能就是,

    老板的灵魂,

    直接被雷给劈没了,连火化费都省了。

    不过老板比那个癞头和尚幸运点,

    癞头和尚直接变成灰了,

    老板还留了个身子。

    莺莺端来了热水,拿起了毛巾,小心翼翼地开始给老板擦拭身子。

    许清朗和安律师也没阻止,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

    什么破坏伤口啊,什么感染啊,什么消毒啊,

    反而是最好的现象了,

    而且这些对于周泽来说都不算事儿,所以莺莺现在这个举动,也没什么副作用。

    况且,

    都这个时候了,

    他们也不好意思再对莺莺说什么,

    也不敢刺激她。

    许清朗忽然想到了之前从玉龙雪山上下来时周泽对莺莺说的话,

    这么快,

    就印证了?

    “啊!”

    莺莺忽然叫了一声。

    安律师马上蹦了起来,

    比书屋里的小猴砸蹦得都高,

    马上靠了过来,

    喊道:

    “怎么了?怎么了?”

    “这里…………”

    莺莺用拿着毛巾的手指着老板的胸口。

    安律师低下头,

    对着老板咪咪下面一点的位置,

    吹了吹气,

    上面的一层黑渣被吹去,

    露出了里面红通通的肉,

    尼玛,

    真香!

    呸呸呸!

    安律师马上稳定心神,仔细地往下看,

    他看见了,

    在老板胸口位置的皮层里,

    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尖尖的东西,

    不是艿头!

    “是钢笔,是钢笔,是那个煞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