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零七章 口嫌体正直

第五百零七章 口嫌体正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宁愿死…………也不想…………被他…………第二天…………醒来…………嘲笑…………

    而且…………他肯定…………不信…………我没…………出手…………”

    “额…………”

    小男孩脸上的表情既有惊恐,又有疑惑。

    这气息,其实谈不上多强盛,也没有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威压,但在僵尸的感应中,这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那种生命层次,那种仿佛自上古时期就诞生而出的古老和尊贵,那种高不可攀,

    让人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

    但他说的是什么话?

    让我上去杀了他?

    这……

    小男孩很想问一句:

    您是不是在开玩笑?

    但这种反问,他不敢真的说出来。

    他怕迁怒到对方,仿佛对方的一个意志,就能让自己粉身碎骨!

    总之,

    现在小男孩很是纠结,第一次这么地纠结。

    平时,他在这个“地下世界”,都是别人来揣摩他的意思的,他很少会去揣摩别人的意思,上次揣摩,还是为了讨林可的欢心。

    但讨女朋友的欢心和讨祖宗的欢心,

    它是一回事儿么?

    匍匐,

    跪拜,

    一动不动,

    既然不理解到底是什么,既然不确定那位到底是什么想法,

    那就什么都不要动。

    “杀…………我…………”

    那位又开口道,

    带着点催促的意味。

    “这…………”

    小男孩觉得,

    自己当初第一次苏醒,一个人行走在荒凉的乱葬岗里时,也没现在这般绝望和彷徨。

    周泽的眼眸里,愤怒的神色开始越来越浓重。

    “或者…………我…………杀了你…………”

    你死,

    还是我死,

    二选一吧,

    这几乎是最后通牒了。

    小男孩还是跪着,只是低着头,问道:

    “敢问,您到底是谁?”

    “你…………不配…………知道…………”

    “…………”小男孩。

    外人很难想像小男孩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挣扎,最终,他还是站了起来。

    这一刻,

    小男孩觉得自己好像突破了什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突破,是一种对自我认知的突破,这感觉就像是“从此站起来”了一样。

    有点激动,

    有点自豪,

    哪怕只是在这个气息的存在面前站起来,

    也足以自傲。

    “快…………点…………”

    一声催促,

    带着一股子有些不耐烦的愠怒,

    小男孩差点又瘫软倒在了地上,

    刚刚的一切自我感觉良好瞬间就被冲垮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

    则是浓浓的挫败感。

    一步一摇,小男孩慢慢地走到周泽面前,伸手,指甲亮出。

    闭上眼,

    在做最后的心理准备和暗示,

    随即,

    他睁开了眼,

    他看见了周泽也闭上了眼。

    这是在为自己考虑么?

    给自己减少压力?

    这时候,

    小男孩心里莫名地涌现出一股暖流,

    虽然这位“祖”的要求很奇怪很另类,但他还是会体贴晚辈的。

    “啊啊啊啊啊!!!!!!”

    小男孩叫了起来,

    一般来说,

    打架时呼喊是一种很吃力不讨好的行为,有点像是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但小男孩现在却很需要自己给自己打气,自己给自己鼓励,

    因为他将要完成一个壮举!

    可惜僵尸没有自己的体系,他之前这种三两个僵尸聚集在一起的,都已经算是少见得很了,也因此,这件事以后也注定无法传播出去。

    没有其他的僵尸会知道这件事,没人会为自己的勇气鼓掌叫好,也不会有人去崇拜自己。

    带着这样子的激动遗憾以及畏惧,

    他冲上来了!

    “嗡!”

    一条舌头忽然出现,裹挟住了小男孩的腰部。

    这舌头上,

    小男孩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

    “砰!”

    小男孩被舌头甩了出去,

    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现在身受重伤,本就很虚弱了,

    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舌头的主人。

    总之,

    落地时,

    小男孩仍然保持着笑脸,他又看见她了。

    但他的笑脸并没有保持多久,

    因为有一个一头白发煞气澎湃的女僵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

    小男孩心里产生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敢杀我老板!”

    莺莺一拳,

    实打实地,

    砸了下来!

    “轰!”

    小男孩想要抵挡,想要反抗,但以他此时的状态,面对暴怒之下的莺莺,真的只有挨揍的份儿。

    之前周泽还提醒过他,小萝莉就在上头,现在去还能找到她。

    其实也是存着让上头的莺莺直接把这货锤死的意思,

    大哥不笑二哥,

    周泽都伤成这个样子了,

    这小僵尸又还剩下几分气力?

    莺莺收拾起他来,应该是绰绰有余。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不过和周泽的设想不同的是,这顿揍不是发生在上头,而是发生在下头。

    “轰!”

    “轰!”

    “轰!”

    好弄不容易打通了通道,

    马不停蹄地冲下来,

    就看见这货要杀自家老板,

    莺莺的愤怒可想而知!

    小男孩很想解释,

    真的很想解释,

    他今天其实一反常态,妇人之仁地没有下杀手杀周泽了。

    当然了,在他看来,他不杀周泽,周泽也应该快死了,还有就是大家真的打出了一点惺惺相惜,所以他想给周泽一点体面。

    他之所以又回过头,做出刚刚的样子,

    不是他想要的啊,

    他是被逼的啊!

    他也很绝望啊!

    “我……”

    “轰!”

    “不是……”

    “轰!”

    “他……”

    “轰!”

    小萝莉和张燕丰则是直接来到了周泽身边,张燕丰查看了一下,皱着眉道:

    “老板失血过多,这是昏过去了,问题很不好,还有,他的伤口大部分是在里面,估计脾脏等器官受损严重。

    得马上送医院!”

    说着,

    张燕丰就把周泽背了起来。

    “莺莺,快送老板上去,我们必须马上赶到医院!”

    张燕丰喊道。

    “嘿呀,好气啊!

    打不死他!”

    莺莺看着下面被自己揍得鼻青脸肿但就是不断气的家伙,

    一脸地不满足。

    当下,

    莺莺干脆伸手把小僵尸给举了起来,

    一只手抓着他的脖子一只手抓着他的脚,

    女僵尸完全是被老板的事情刺激到了,

    这是打算直接生撕同类了!

    只是,忽然间,上方的岩石开始大面积地塌方起来。

    被雷管儿那么一通炸,已经影响到了这里的风水格局,再加上僵尸在这里的一通乱战,更是加剧了这里崩塌的进程。

    莺莺身形一个摇晃,没能发上力气把这家伙给撕开。

    “带老板离开,地道再塌了我们都出不去了!”

    小萝莉在此时喊道,

    她的目光,

    下意识地在小僵尸身上落了一下。

    莺莺恨恨地将小僵尸摔在了地上,而后马上从张燕丰那里把周泽接过来,一边躲避着掉落的岩石一边往出口方向跑去。

    “我没想…………杀他…………”

    躺在地上的小僵尸有些无奈地终于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他很委屈,

    非常非常地委屈;

    此时的小僵尸,已经是伤上加伤,动都动不了了,这滚滚岩石一旦落下来,他肯定会被封死在这里。

    小萝莉犹豫了一下,

    自言自语道:

    “你的命,得等老板醒来再发落,别想死得这么便宜!”

    说着,

    小萝莉弯下腰,把小僵尸扛起来,背在了自己身上,而后伸出舌头一边拉拽着自己的身形一边躲避着落石。

    当众人刚刚跑出出口时,

    洞口位置忽然“轰”的一声,完全坍圮了下去,这是彻底把下面给掩埋和堵死了。

    除非书屋众人打电话给有关部分,说这里有古迹,否则以这里人迹罕至的区位因素来看,可能一百年都不会被发现下面的废墟遗迹。

    背着周泽的莺莺发现小萝莉把小僵尸也背了出来,当即道:

    “你把他背出来做什么,让他在下面自生自灭不是很好么?”

    “万一他没死成呢?万一他以后再出来报复呢?”小萝莉马上反驳道,“再说了,该怎么处置他,应该由老板拿主意。”

    “走,安律师,我们去医院了。”

    老张弯下腰,把边上躺着的安律师背了起来。

    安律师已经是气若游丝了,

    但刚刚发生的事儿他还是看见了,

    他靠在张燕丰的肩膀上,

    很是虚弱地嘀咕道:“斯德哥尔摩……”

    莺莺把周泽放了下来,直接冲到了小萝莉面前,把几乎无法动弹的小僵尸抢了过来,随即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老板差点没命了!”

    小萝莉站在边上,见莺莺一意要杀他,没有再开口阻止。

    “咳…………”

    周泽咳嗽声,

    “老板!!”

    莺莺马上将手中的小僵尸丢在了地上,跑到老板的身边跪了下来。

    周泽咳嗽了好几声,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疼得厉害。

    但他还是强行侧过头,扫视了一下四周,

    不知道前因后果刚刚真的昏睡过去的周泽,

    在看见前面躺着的更为凄惨得小男孩后,

    咧开嘴,

    笑了,

    这笑牵引了肺部的疼痛,

    又咳嗽起来,

    但再疼还是要笑,

    再疼还是要得意,

    再疼还是要得瑟,

    “你还是忍不住出手了啊,口嫌体正直的家伙,呵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