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八章 喝酒、吃肉

第两百八十八章 喝酒、吃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的人,年纪大了,就越来越孤僻,而有的人,年纪大了,就越来越会随意。

    规规矩矩活了一辈子,眼瞅着也没多少日子好活了,自然也就变得洒脱随意了起来,不然总觉得亏得慌。

    至少,

    在老道看来,

    跟一个萍水相逢的老兄弟,喝点小酒,吃点花生,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老哥哥,你这身子骨看起来可真硬朗啊。”

    老头有些羡慕地说道,

    到这个年纪,不比谁有钱,也不必谁子女什么的了,就是比身体。

    我能活得比你长,就是比你牛逼!

    刚刚老头在外面看门时,可是听到了老道在里头通下水道的动静呢。

    来这个暗门巷子的,也是以中老年人居多,毕竟里面的娼姐们也是年事已高的主儿了,年轻人可不会到这里来。

    别人都是匆匆进来,再匆匆离开,和老道这种时长对比,就显示出差距了。

    “嘿,平时多锻炼锻炼身体就行,我跟你说,就我这个身体素质啊,就算是一群鬼差站在我面前,

    我都不带半点怕的!

    一点都不怕他们会把我的命勾走。”

    老道说着用力拍了拍自己干瘦的胸脯,

    这番话,

    他说得是很有底气的!

    “羡慕啊,老哥哥。”老头抿了一口酒,咂了一下嘴,叹息道:“我啊,年纪大喽,不行喽,现在还有点老年痴呆的样子。

    鬼晓得哪天我就傻乎乎地自己走出去,把自己给弄丢了。

    你说吧,要是丢在大街上,那还好,旁边总有人看着你,出了事儿,没人敢扶,夜总会有人打个电话报个警喊个救护车什么的。

    要是跑到荒郊野外去,那可是连个收尸的人都没了,也不知道会被哪只野猫野狗给吃了,呵呵。”

    “老年痴呆?”老道愣了一下,“那你还出来做事?”

    “不做事干嘛呢,关在家里也是一天,出来也是一天,对吧?”

    二人干了一杯,

    属于老年人的辛酸,都在酒里荡漾着。

    “这样吧,反正快晚上了,我呢,再去炒俩菜,咱哥俩就在这儿凑合一顿,你看咋样?”

    “成,那我就厚着脸皮等着了。”

    老头站起身,走进了厨房。

    这是一个套二的格局,也就是两室一厅,面积也就六十平的样子,很是狭窄,厨房就更是小了。

    “你一个人住吧?”老道问道。

    “对,一个人住,也懒得租出去了,一个人住,安静,虽说地方小了点。”

    “一个人住的话,也不算小了啊,那些年轻人在北上广漂着的,住的那个地方,才叫真的小啊。”

    “可不是,听说最近还要涨房租了,也真不容易。”

    过了会儿,老头走了出来,道:“我去楼下菜圃里拔点葱回来,老哥哥,你先坐这里再吃点酒,等一下。”

    “辛苦辛苦。”

    老头走出了房门,出去了。

    老道则是去了卫生间,痛痛快快地放了一把水,出来后,推开卧室的门,看了看,这间卧室里空荡荡的,里头没有床,但有一个大冰柜。

    就像是小商店里卖冷饮的那种冰柜,横躺在角落里,还插着电哩。

    屋子打扫得倒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老道之前方便时还看见马桶里头还放着清香剂消毒剂等一套东西,

    这个老兄弟,在生活上还真是一个讲究人,

    都快比得上自家洁癖老板了。

    老道记得老板在以前书店二楼也放着一个冰柜,不过老板的那个冰柜很恐怖,是那种拿来装死人的冰柜。

    很长时间以来,老板就睡那里头,当然了,因为老板自己体质特殊的原因,也就只有他可以睡里头不怕冻死。

    老张和小luoli那种的如果睡冰柜里,第二天也不要叫他们起来吃早餐了,直接准备给他们办丧事吧。

    不过,后来老板有了莺莺,那个冰棺就没搬到南大街的新店里来了。

    对此嘛,

    老道也是理解,

    呵,

    男人。

    推开第二个房间的门,

    老道愣了一下,

    里头居然只有一张凉席铺在地上,

    没有电视机,也没有其他的东西,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老道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这老头日子过得挺清减的啊,

    怪不得要老年痴呆,

    换贫道我住这里,也得痴呆啊。

    这样想想,老道忽然觉得,自己住书店,隔三差五地被什么事儿给惊吓一下,

    前天见鬼,昨天见个吊,

    大后天再见个啥啥啥的玩意儿,

    经常受到刺激,

    也能防止老年痴呆。

    把两个房间的门都关上了,老道走到门口,向外张望了一下,那个老兄弟去拔个葱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这时,

    有一个提着塑料袋的妇人从下面楼道口走上来。

    这家店的格局是这样子的,底楼是商铺,足疗店也是其中一家,楼上则都是住户。

    老头这个房子在三楼。

    “你是?”妇人有些疑惑地看向老道。

    “我不住这里,来朋友家做客的。”

    “那老头是你朋友啊。”妇人有些意外。

    “对啊,怎么了?”

    “那老头挺古怪的,整天就坐在巷子口下象棋,都不怎么见他出去过。”

    “人年纪大了嘛。”

    老道表示理解,知道自己有老年痴呆,还到处瞎逛,这才是脑子进水呢。

    “他人呢?”妇人问道。

    “下去拔葱了。”

    “在家里做饭么?”

    “对啊。”

    “呵呵,你说奇怪不奇怪,都没见他出门买过菜,但他好像顿顿都吃得不错,有时候上楼时,还能在这里闻到他家里传来的肉味。”

    “嘿嘿。”

    妇人八卦完毕,上楼去了。

    老道又回到屋子,在桌旁坐了下来,开始剥花生。

    期间张燕丰发了微信给他,问他在那里,他要来找自己。

    这把老道吓得一个哆嗦,

    他倒是不怕老张来个大义灭亲把自己逮进去,到时候反正还是得让老板拿着五千块来警局领人。

    但老道可不想老张开个警车往这里跑一圈,把下面的姐们儿吓坏可不好。

    也因此,消息看是看见了,老道干脆没急着回复。

    两口小酒下肚,

    门被推开,老头回来了,手里捏着一把葱。

    “久等了啊,我这就去烧菜,让老哥哥你尝尝我的手艺。”

    老头去了第一个房间,回来时,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好像是肉。

    老道也没注意看,

    不一会儿,厨房那边就传来了阵阵香味。

    “嗯!”

    老道搓了搓手,

    很是期待啊。

    大概半小时后,

    一份红烧肉,一份炒肉片,盐煎肉,再加一盆骨头汤,

    就摆放在了桌上。

    看到一桌子的肉,

    老道愣了一下,

    “兄弟,我现在知道你这老年痴呆怎么来的了。”

    天天吃得这么油腻,

    除了肉还是肉的,

    卧槽,

    你不痴呆谁痴呆?

    “嘿嘿,小时候家里穷,就想着吃肉,但吃不到。

    现在有条件了,也没几年好活的了,就干脆甩开膀子使劲吃,天知道下辈子我穷不穷呢,对吧?

    毛、席当初也说过,吃红烧肉,补脑子。”

    “也对。”

    老道夹了一块肉片,吃了下去。

    肉质鲜美,

    肥而不腻,

    (o゜▽゜)o☆

    太好吃了!!!

    老道吃得那叫一个爽啊,

    大快朵颐,

    不用吃饭了,饭也没煮,就光吃肉,

    最后再喝了三大碗的肉汤,

    只觉得无比的满足。

    拍了拍肚子,

    老道感叹道:

    “痛快啊,舒服啊,够劲!”

    老头端起酒杯,和老道碰了一下,二人一饮而尽,他也是吃完了。

    “老弟啊,你这手艺,不出去当厨子,真可惜了,我公司里的厨娘,手艺都没你好啊。”

    “哟,老哥你还是开公司的?”

    老头有些意外,马上问道。

    “对啊,开公司的啊,店面就在南大街。”

    “南大街啊,那可了不得。”老头惊呼道。

    在地道的通城人眼里,南大街,就是通城的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在那里能开个店面,光租金都够吓人的了。

    “不赚钱啊,亏的啊,里头都是些不人不鬼的家伙,愁啊。”

    “呵呵,也是,现在的生意不好做了,正儿八经踏踏实实的员工也不怎么好找。”

    “可不是嘛,店里的员工一个比一个懒,我要是不看着,不拿着鞭子在后面抽着,他们就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天天就晒晒太阳喝喝茶。

    我这个老板当的,可真是辛苦啊。”

    “对手下人,就得好好教训教训,得把规矩立起来啊。”

    “可不是嘛。”

    “都不容易啊,之前听你无亲无故的,结果居然还开了家公司,没想到,没想到,你也是有意思,怎么跑到这里来消费?

    按你的收入,应该不至于到这里来吧。

    万一出个什么事儿,你店里的员工得着急死了吧?”

    “谁叫我就好这一口呢,会所里的妹子确实年轻,但我下不起手啊,一个个都是我孙女的年纪了,甚至曾孙女都可以了,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而且,

    咱都这一把年纪了,你说到底有多少冲动和需求呢?

    无非是想要找一个慰藉,

    找一个体己的人儿,说说话,聊聊天,你说是不是?”

    “是这个理儿。”

    老头点点头,

    却默默地叹了口气,

    神情,

    有些失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