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六十章 峰回路转!(四千月票加更!)

第三百六十章 峰回路转!(四千月票加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咔嚓…………”

    探照灯打开,

    对准了坐在审讯椅上的张燕丰。

    熟悉的场景,

    熟悉的节奏,

    熟悉的开场白,

    不过,

    却是,

    颠倒的位置。

    老张眯着眼,

    看着坐在自己前面桌子后的两位警察,以及,墙角位置的摄像机。

    他有些莫名其妙,

    事实上是,

    最近的4时,

    他一直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氛围之中。

    哦,

    我醒了;

    哦,

    我死了;

    哦,

    我活了;

    哦,

    我当鬼差了;

    哦,

    我喝酒了;

    哦,

    原来我特么的还是犯罪分子?

    老张心里一万句嘛卖批想奔涌出来。

    出身警察世家,自己又是一个老刑警,什么风浪没见过?

    但他还是对自己的这4时感到万分的神奇!

    电影剧本都不敢这么写吧?

    “姓名。”

    警察同志问道。

    张燕丰看着面前的俩警察,看着他们身上的制服,看着他们胸前的警徽,一时间,竟然有些贪恋地抿了抿嘴唇。

    “姓名!”

    警察敲桌子问道。

    小孙,小李,

    你他娘的敢吼老子?

    当初你们进警队时是跟着谁的!

    是谁带着你们破案的?

    张燕丰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慢慢,闭上了眼睛。

    很苦逼的是,

    张燕丰没问周泽自己叫什么名字。

    事实上,张燕丰哪怕问了周老板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但他的这种反应,在审讯的警察同志看来,就是在故意不老实,拒绝配合!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吴景泽,我告诉你,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犯罪的确凿证据,

    你只有把你知道的坦白出来,才能争取政府,才能争取人民对你的宽大处理!”

    张燕丰点点头。

    “姓名!”

    这位警察同志又问了一遍。

    “吴景泽。”

    张燕丰回答道,

    总算知道自己名字了啊。

    “性别。”

    “…………”张燕丰。

    张燕丰现在忽然觉得,自己以前这么审讯犯人走这个流程时,为什么没觉得这个问题很逗比呢?

    “性别。”

    “男。”

    “年龄。”

    年龄?

    我多少岁来着?

    “四十六。”

    张燕丰报出了自己上辈子的年纪。

    “放屁,你今年才三十三岁!”

    旁边一个警察伸手戳了戳自己的同事,示意他注意言辞。

    三十三岁啊,

    还年轻了。

    接下来,

    就是让张燕丰交代犯罪经过,

    张燕丰哪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不过在一问一答之下,倒是明白了一些,

    自己附身的这货,

    还他娘的是个小毒贩?

    不是贩毒的那种,是那种下面的小分销商。

    审讯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关键的是在警察同志看来,张燕丰拒不配合,嘴硬。

    随后,

    张燕丰被收监了。

    看着自己面前铁栅栏,

    张燕丰有些出神。

    人生际遇,

    居然能如此的奇妙,

    上周,

    自己还是警界的英雄,

    下周,

    自己就成了罪犯。

    张警官摸了摸头,想来根烟,但没有,他记得那只猴子口袋里好像是有烟的,但自从自己被警察冲入饭馆抓了之后,猴子也就不见了。

    他倒是没去想周泽会不会来救自己,

    而是单纯地陷入了一种迷茫之中。

    张燕丰忽然觉得,

    好像自己就此下地狱,没这一番折腾的话,似乎更好一些?

    当然了,他没有去怪周泽的意思,人家想让自己活过来也不容易,自己也不能那么狼心狗肺。

    警局看守所墙壁上挂着一个电视机,会放新闻联播或者一些宣传教育片之类的东西,

    娱乐性的节目是别想了,

    总不可能让你在看守所里看《老友记》或者《爱情公寓》的。

    不过,

    电视画面里正在放的东西,还是吸引住了老张的眼球。

    这里头,正在放着一个纪录片,

    主人公,

    是他自己。

    而且上面台标上还有cctv的标志,

    意思这是央视制作的纪录片。

    里面讲述的是一个老刑警,

    为了拯救幼儿园的师生,孤身一人和歹徒谈判搏斗最后牺牲了自己解救了人质的感人故事。

    还有微博网友的评论截图,

    据说那几天“通城平安”的微博发了关于自己牺牲以及解救人质事件的宣传报道,结果引来了几十万次的转发,挤掉了一大波小鲜肉今天剪指甲了小鲜肉家里狗狗丢了一跃成为那几天的热搜头条。

    纪录片拍得很好,很感人。

    让张燕丰自己本人看得,都觉得很是感动,同时觉得自己居然这么的伟大。

    这就像是中学课本里分析理解那些古诗文中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一个道理,

    估计如果让原作者看见语文老师们分析得头头是道的东西也会陷入沉思,

    妈的,

    我居然写这句诗时,里面竟然蕴藏着这么庞大复杂的意思?

    老子明明就是想写个花花草草山山水水,你们怎么就看出我爱国爱民与抑郁不得志的?

    抬着头,

    一直看着,

    纪录片有半个小时,

    央视播放时做了剪辑,只播放了五分钟,但是在地方新闻台尤其是在警局播放时,肯定是播放完整版的。

    很久之前,

    老道曾说过,羡慕周泽还能去找偷自己骨灰的仇人,

    一般人真的没这个机会啊,

    你丫的都成骨灰了,还怎么去找仇人?

    这一次,

    老张是自己看着自己的纪录片,看着哀悼会视频。

    一时间,

    感慨良多。

    一般人也没机会看自己的哀悼会视频吧。

    原本心中的郁结,也消散了许多。

    尤其是在看见哀悼会上的师生们一起来给他献花时,

    老张的眼睛也湿润了。

    他其实是一个很朴素的人,也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他只是单纯地热爱自己的工作,并且全力完成着自己的工作。

    如果自己此时的遭遇和困境,是为了拯救这些可爱孩子们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的话,

    他张燕丰,

    不后悔!

    吃饭的时间到了,看守分发了盒饭。

    张燕丰拿起饭盒,一边吃着一边继续看着纪录片的重放。

    等吃了几口之后,

    他又猛地吐了出来,

    恶心,

    反胃,

    难吃!

    就像是之前在酒馆吃花生米一样,他只能咀嚼一下,感受一下香味,然后就得吐出来,根本咽不下去啊。

    “呵!”

    看守看到这一幕,有些鄙夷地冷哼了一声。

    当毒贩赚钱吧?

    日子过得潇洒吧?

    盒饭都吃不下去了,

    矫情吧你,

    下面真正的牢饭更难吃。

    放下了盒饭,

    张燕丰靠在栏杆上,

    他觉得很饿,

    但却吃不下东西,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痛苦,也有些不安。

    而这时,张燕丰所不知道的是,周泽和安律师已经来到了警局外面了。

    …………

    “想好了,真的要劫狱?”安律师问道,“虽然你是鬼差,但也是阴暗面的人物,不宜和阳间的机关尤其是这种机关发生正面冲突的。”

    一切,

    冥冥之中自有天数,

    看似没有规矩,

    其实就隐藏着更为恐怖的规矩。

    这就像是一些文艺作品的审核一样,不分级,没有明确地指标和界限,看似是很宽松很自由…………

    但反之,亦然。

    当初周泽也曾几次进了警局,但都很安分,没敢仗着自己不是人所以肆无忌惮。

    因为靠近这里,

    靠近国徽之后,

    作为阴邪之物,

    你能感受到那种压力。

    但在这时候,周泽觉得自己必须硬着头皮上一次了,没办法了,必须要上了。

    自己这么辛苦把老张弄活过来的,

    如果活过来只是让老张去监狱里头住个无期徒刑,或者去吃个花生米,

    那自己到底是在帮老张还是在坑老张?

    安律师摸了摸鼻尖,

    其实这个坑,他有一半,当时他对这件事看似上心,实际上也没费多少心思,否则也不会找罪犯的尸体拿出来用了。

    “等再过会儿吧,我负责遮掩,你负责开锁,尽量不要伤害到人,等救出来后大出血多烧点纸钱,应该问题不大的。

    毕竟那个罪犯已经死了,老张又是英雄亡魂,也没犯法。”

    安律师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着自己。

    周泽点点头,

    等,

    深夜吧。

    ………………

    深夜,

    很快就来了。

    老张本想靠在这里睡个觉,

    但怎么睡都睡不着,

    明明很疲惫,

    明明很憔悴,

    却一直睡不着。

    奇了怪了,

    吃不下去东西就算了,

    连觉也不让人睡了。

    这时候,

    外面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

    脚步声来到了自己牢房门口。

    张燕丰睁开眼,

    入眼的,

    是一名穿着警服的老者,老者头发银灰色一片,旁边站着两个中年警察。

    “开门,快开门!!!”

    老者喊道。

    张燕丰愣了一下,

    他似乎见过老者,

    好像是隔壁哪个市局的领导,以前开大会时似乎见过的,大家也在一次几个市局组织的刑侦活动庆功会上碰过杯。

    老者后面马上跟来了一个老警察,是通城警局的局长,这个老张贼熟!

    门被打开,

    老者警察马上跑进来,

    握紧了张燕丰的双手,

    眼泪都滴淌了下来,

    呛声道:

    “小吴啊,你还活着啊,你还活着啊!!!”

    一边哭喊着老警察一边抱紧了张燕丰。

    张燕丰一脸懵逼。

    “我们都以为你已经牺牲了,因为你从犯罪集团内部传递出来的消息,我们成功进行了一次收网。

    抓捕回来的罪犯说你已经被他们害死了,但我们没有打捞到你的尸体,担心你还在继续隐藏着,可能跟着那边的漏网之鱼在一起,所以我们没敢给你证明身份,也没敢通报你卧底的事情。

    现在好了,

    你还活着,

    你真的还活着啊,

    小吴!!!”

    老警察使劲拍打着张燕丰的后背,

    “我和你爸是老战友老兄弟了,我真的很怕啊,很怕你真的牺牲在这次行动里了,到时候,我下去后怎么和你爸交代啊!”

    老张张了张嘴,

    一股狂喜袭来,

    老子,

    居然是个卧底!

    老子,

    还是个警察!

    ………………

    这是四千月票的加更!

    现在4800月票了,

    五千月票的加更放明天吧,连续写了三章,龙有点疲惫了,莫慌,龙不会欠账哒!

    所以,

    死鬼们,

    给人家投月票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