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拉一把马家

第九百一十一章 拉一把马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目送马超离开,法正无所谓的笑了笑,他也不介意马超看到自己的笑意,因为他说的都是真的,同样他也不怕马超去质问曹操,有些事情几乎是必然!

    羌胡如此不知收敛,在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不管是哪路诸侯入主雍凉都必须对于羌胡进行压制。

    可以说现在这个局面对于那群自以为中原乱战有机可乘的胡人来说绝对是一个悲剧,中原乱战并没有丧了元气,反倒正如袁绍当时所说的那样,强者与强者的厮杀,不断的碰撞下,铸就出更为强悍的王者。

    中原这个强者的熔炉,在投入无数人命在其中之后终于显现出了效果,在根基未丧的情况下,中原的本土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越了灵帝年间,桓帝年间,直接朝着最鼎盛时代的汉室追去!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越打越强,基本上现在每一路诸侯的精锐都已经足够轻松掐死四十年前桓帝时代的天子亲军了,刚刚恢复的羌胡在这种时期还不知进退,妄想再封锁凉州,占据三辅。

    说实话,法正只想笑,何为井底之蛙,何为鼠目寸光,这就是了,中原连年乱战,确实蒸发了一千万的百姓,但是主体民族依旧在五千万左右。

    到底是安抚容易,还是打服容易实际上除了现在实力暴涨的马家,其他人都知道,李傕最后离开的时候一次性挑了几十支羌族是为什么,不就是让曹操看清事实。

    两三百万羌胡单看数字确实庞大,甚至曹操可能都需要忌惮,但是李傕一口气打残了十几支羌族,连带着对更多的羌族发动了攻击,居然还能安然退下来,还能若无其事的走凉州去了西域做戊己校尉。

    之后李傕走了,羌胡居然立即开始在曹操面前跳,还想拿回曾经自己的地方,曹操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羌胡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明白了所谓服从强者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还用说,要么曹操证明自己是大爷,像当初西凉军使用奴隶一样使用羌胡,要么曹操认怂。羌胡向桓帝初年一样疯狂侵占汉室的领土。

    至于马家,李傕都说过干掉马家扶风那一代的羌胡会敌视西凉军,也就是说马家对于羌胡真正的统治力也就是扶风一带,超出那个范围,马家所剩的也就是面子。

    羌胡服从的是强者。而不是所谓的马家,现在马家还不是那个马超巅峰时期在一百多个羌族会盟当中直接吊打了所有羌胡猛士的马家,神威天将军可不是捧出来的,直接是杀出来,落了所有羌胡的面子才得到的称号!

    至于现在的马家想要获得所有羌胡的承认那就是做梦,想再多就是做梦,不把羌胡打的跟孙子一样,你想让他们承认,那是白日梦!

    至于现在被李傕打残的那些羌胡依附在马腾麾下要的只是庇护,并非是臣服。他们实力恢复了要还像现在这般听马腾指挥那根本不可能!

    自然之后曹操是少不了和羌胡一战了,同样法正完全不认为曹操会输,羌胡要不被打的像孙子一样才怪,甚至打完曹操就会将羌胡彻底打散迁入雍州。

    到时候和羌胡有着千丝万缕关系,还和曹操争地位的马家要不被政治正确的曹操收拾的服服帖帖,那就不是曹操了!

    至于马家不插手,可能吗,四十年前就因为没插手马家没落了,这次插手,帮羌胡。能赢吗?帮汉人,打完马家在西凉地位能超过曹操?横竖左右都是死,就韩遂那点智商根本没有一点活路!

    可惜马家倒下不符合刘备的利益,所以法正准备拉一下马家。至少如此以来也算是分化马腾和曹操,到时候就算曹操将马腾吞了,一切通透的马腾不可能在曹操的气度之下毫无怨言。

    就算对于法正来说马家不算什么,但是两个有潜力的内气离体也值得他帮一把马家。

    之后张飞,法正拥簇着所谓的天子亲军和天使朝着邺城赶去,单就走的路线已经足够让郭援绝望。至于士卒在双方的克制之下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巨大的冲突,当然小的冲突,张飞和夏侯渊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马超一路上沉默无话,最后在靠近邺城之前还是来找法正了,他虽说莽撞,但是真假还是能听出来的,法正的话都是实话,就像法正说的,你还没有我欺骗的价值,虽说让马超感觉到愤怒,但也挑明了态度。

    “你来找我了。”法正侧头浪笑道。

    “我和你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仇恨,至少我不觉得为一女子又何必要和你结仇。”马超慎重的说道,他已经将法正告诉他的话告知了马腾,自然马腾更能感受到那种压力,那种进退不能的压力。

    “你不和我结仇,不代表我不找你麻烦。”法正翻了翻白眼说道,他知道马超会来找他,但是当马超亲自过来的时候他真的感觉无趣,迁怒无法反抗的对手,真的非常无趣,曾经在他眼中强大的马家真的不算什么了。

    “……”马超眉头直跳,只想着扭头就走,但是马家能不能度过这次还真得找法正才行,等回了关陇,找谁都不放心,放心的解决不了!

    “好了,不耍你,我们两个确实没仇,但是我不想找王家麻烦,就只能找你的麻烦,顺带一说你现在从某种情况还算是我的敌人,所以针对你我没有任何的内心不安。”法正的话让马超额头上的血管都一跳一跳的,法正的话直接就是在说,他在迁怒。

    法正的话实际上也是一种暗示,现在的马超听不明白,但是回去复述给马腾,马腾肯定明白,不过在法正看来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马腾肯定不会在现在倒向刘备,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迁就马家。

    “你的风度呢?我们马家和你主刘玄德同为汉室忠臣,为何你要如此针对于我!”马超怒斥道,他已经发现自己拿法正一点办法都没有,而法正要整他办法多得是,准确的说从见面就开整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