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八百一十七章 沉默以对

第两千八百一十七章 沉默以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曲奇缓缓地合上了那个木匣,那种直观的天地精气感觉瞬间消失,但这不仅仅没有打消在场众人的躁动,反倒让他们变得更为兴奋。

    “天降此物于中华,大兴汉室,苍侯有大功于苍生。”瞬间就有人跳出来为曲奇请功,对此刘桐没有丝毫不耐烦,甚至真打算看看该怎么给曲奇封赏,毕竟曲奇已经是县侯了,再往上,已经封顶了。

    “多谢诸位抬爱,封赏什么的就不用了,长安城里面就有我的生祠,我居然还保送子,据说还挺灵的。”曲奇摆了摆手,说了一个冷的不能再冷的笑话。

    不少朝官听闻此言讪讪一笑,如果说以前他们还觉得百姓给曲奇修的生祠有些扎眼,那么现在真的是一点都不觉得了。

    曲奇此言一出,那些还有心思思考其他事情的智慧之士,不由得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曲奇如此攻击尚且拒绝了加爵,那么对于后来者,毫无疑问,县侯已经是极限了。

    “苍侯,可否说一下此物该如何种植,在场的皆是汉室栋梁,想来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刘桐冷漠的扫了一眼下面的朝官,哪怕知道此事绝对不会有人主动外传,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口道。

    “出了这个门,谁敢乱传此事,休怪我曹孟德不仁!”曹操当仁不让的迈步上前,给所有人来了一个警告。

    曹操这一次是真被镇住了,他是完全不知道还有这种神物存在,但是在看到那东西的时候,曹操就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种汉室天命所归,国祚延绵之感,那东西根本不是种子,直接可以认定是国运!

    “此言甚善!”刘备带着淡淡的笑容接话道,随后所有人都上前一步表态,绝对不会私自外传此事。

    “这东西的种植有些头疼,但并不是很困难,基本上有一二精通耕作的老农,培养一番,了解一些禁忌就可以种植了。”曲奇神色轻松的说道,然而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很自觉的将找专业种田的老农一事放在了心上。

    随后曲奇详细的解答了所有人的疑惑,将种植此物的一些禁忌也都完整讲述了一遍,让所有人都做到心中有数。

    等说完这些之后,曲奇默默地住口,一众朝官也都默不作声,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才是最大的问题,那就是这东西该怎么分配。

    其繁琐的耕作流程对于侍弄作物的老农来说并不是问题,产出一亩三四石也并不算低,毕竟前几年,普通的粮食也就勉强这个水平,甚至还达不到这个层次,因而这个良种其实是可以代替其他作物的。

    唯一存在的问题就是相关的禁忌,也就是容易被别的动物偷食的问题,这个注定了需要大量的人手投入。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笨蛋,很清楚,这东西普通人家根本玩不起,而普通人家玩不起的东西,不代表他们玩不起。

    甚至从某个角度讲,普通人家玩不起,他们玩的起反倒是最好的局面了,这样他们都不需要行任何打压的事情,就能默默地拉开自己和普通人的距离,既保证了他们的利益,又保证了他们的家声。

    只是,想到这一点,他们不由得看向了陈曦,曹操,刘备等人,这些人从一开始就在打击这种事情,尽可能的扼制他们这些人世袭官爵的可能,尽可能的在为底层百姓谋求上升的通道。

    当然在座的所有人,包括袁术和刘璋这些人都知道,从国家层面来讲扼制世袭官爵,打通底层的上升通道,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可这么干的结果是要在他们身上动刀子的话,他们自然不会愿意了,这便是最大的症结所在,而现在这个东西就像是给他们这些豪门世家量身定制的一般,普通人注定玩不起!

    就像是高等级的素质教育一样,哪怕是你知道怎么搞,怎么玩,但你没有那个资本,哪怕对方给你了公平的条件,你依旧是做不到的。

    某些时候,某些公平的设置,本身就是基于不公平的基础,不过公平这种东西从有这个词开始就未曾绝对过。

    不少朝官从曹操那冰冷的面容,陈曦那看不出喜怒的面容上摸索出了一丝可能,但没有人开口,哪怕他们已经认识到这是能让他们世袭罔替的概率大增的一种神物,但是面对现在的形势也依旧没人开口,他们在等,等陈子川开口,等其他人开口。

    哪怕这巨大的利益已经让他们心跳非常,但现在诡异的局势让他们不得不深思,开口揽过这件事,到底有没有价值,现在分了这东西的益处和弊处会有那些?

    这种思虑让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世家家主都陷入了沉默,也许这东西确实重要的非比寻常,但如果将他们家族陷入进去,那就不值得了。

    东西以后可以再想办法,但家族的传承要是断了,恐怕就是到了九泉之下也得覆面,不敢面见列祖列宗。

    一时间除了没明白意义的一众武将还在吵吵着给自己来一份,自己要回去种什么,甚至赵云都觉得自己之前投了一笔款子现在终于有了回报,自己回头在园子里面开片地,种上一亩给儿子吃什么的。

    反倒是文臣和一群列侯诸卿已经陷入了沉默,而随着这份沉默延续,很快武将也发觉不对,不再出生。

    整个未央宫,逐渐的陷入了寂静,无人再出声。

    寂静之中,甚至连刘桐也切实的发觉了这份东西之中所蕴藏的隐患,但是对于刘桐来说,既然天降此物于汉室,那么种就是必须的,因噎废食这种事情,刘桐不会去做。

    有隐患现在解决不了,以后可以想办法,但是这东西绝对不能错过,天予不取,必遭天谴!

    归于寂静的朝堂,缓缓地酝酿出了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哪怕是内气离体的高手,破界级的天人,在这种沉默之中,也感受到了些许的不自在。

    那种萦纡在朝堂的沉重,让所有人都陷入了静默,曲奇则是颠了颠盒子,静静地站在了一旁,看着在场的众人,不在发声。

    所有人都在思考,该如何选择,或者说是,所有人都在思考,曲奇在这个时候拿出这样普通百姓没有办法使用的神物,到底怀揣着什么样的想法。

    陈曦毫无疑问是世家豪门的改良派出身,天生对于百姓存在体谅的想法,属于那种屁股坐的位置不太对世家子。

    虽说给于了世家堪称恐怖的利益,甚至可谓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机缘,可真要说的话,一众世家都有着些许别的想法。

    毕竟朝堂上现在坐着的每一个人都很贪婪,也许他们贪的并不是实质的钱财,实质的珍宝,但不可否认,尚且在这个位置上的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野心。

    名垂千古,扩土开疆,胙土分茅,建国立业等等,在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虽说他们因为陈曦相对高妙的手法有了一致的目标,但不可否认,在国家整体的目标之下,他们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毕竟圣人尚且是人,况呼凡俗?

    如果可能的话,他们也希望能将陈曦手上掌握的利益,为他们所掌握,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将其中一部分庞大的利益投入泥腿子之中。

    可是这种话,他们可以想,但绝对不能说出来,更不能在陈曦面前表露出来,陈曦需要的世家是什么样的他们也有一个认知,而在那个样子之下有什么样的利益,他们也知道。

    所以他们愿意成为陈曦想要的那种开拓进取,积极奋进,敢于争先的世家。

    既然这个时代是陈曦的时代,而且他们无力,也无心对抗陈曦,加之变成陈曦所需要的形态更符合利益,那么他们也愿意隐去自身的黑暗,以先辈王圣的姿态去迎接陈曦所代表的新时代。

    只是现在曲奇站出来了,拿着一份所有人都明白,能改变这个时代的神物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而且不同于陈曦所需要的那种形象,曲奇手上的神物,更符合世家的利益。

    那么到底选择陈曦,还是选择曲奇这便是所有人不得不思考的一点,如果说以前所有的世家联合起来才有一丝可能,那么现在的曲奇有了“道”的加持,至少在面对陈曦的时候不会落入下风。

    陈曦偏于软糯的心性,如果曲奇真的是那样一个想法,那么他们全体站在曲奇的身后,接下来可能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世家盛宴。

    畏威而不怀德,不仅仅是蛮子的特性,世家也多是如此,实际上大多数的人都是如此,陈曦若是有李优的心性,那么世家的执行力至少能强上一倍。

    甚至某些模模糊糊的线,也绝对不会有人尝试着试探一二。

    当然这世间的事情,有好处,肯定会有弊端,李优的手段过于刚强,很容易导致心房崩溃,进而放手反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