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零四十一章 隐藏的过去

第三千零四十一章 隐藏的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这已经不是精锐的问题,从我们下手开始,就需要尽可能多的蓄势,然后以最巅峰的状态去和敌方交手,那种战场,真的不是半吊子能厮混的。”陈宫斜视了一下曹仁的方向,“做好心理准备,调整好状态,我也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但是肯定会很麻烦。”

    毛玠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陈宫,对于陈宫这个人曹操麾下的将校文臣都是非常复杂的,这货是曹操麾下最早的一批文臣,比荀彧还早,而且能力还非常之强。

    跟曹操闹掰了原因就是一条,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且这话非常有道理,以至于曹操自己都很少谈论为什么陈宫和自己闹翻了。

    说实在的,毛玠现在也弄不明白陈宫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心态,这货的智商奇高,本身又喜欢板着一张死人脸,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想法,只能说大概还算靠谱吧。

    “不参与一场的话,永远都只是这样。”毛玠顺着陈宫的眼神瞟了一眼拍着曹真肩膀大肆夸赞的曹仁,有些事情仅凭听说是改不了的,必须亲自经历一场才能明白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

    “也对。”陈宫点了点头,“说起来不知道温侯什么时候才能过来,虽说单单一个温侯对于战斗力的提升并不强,但是那种气势却能很大程度的威慑住敌人。”

    “大概快了吧,到了现在,安息也该凉了,主公大概也会过来。”毛玠想了想说道,而陈宫的神色明显有些复杂,他和曹操曾经是志同道合的战友,然后闹掰了。

    毛玠也不说话了,两人静静的看着战场上的厮杀,就如陈宫所预料的那样,随着那一把火燃烧起来,就算是那些做好了战死准备的北贵士卒也失去了大半的斗志,很快就被铁骑,狼骑剿灭。

    “贵霜士卒的素质很不错了。”陈宫突然说道,毛玠默默地点头,对此表示认同,毕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依旧有不少的士卒战斗到最后一刻,虽说有更多的人就此投降了。

    “这些俘虏也是一个麻烦啊。”毛玠头疼的说道,这要是在后方有这么多俘虏那是好事,现在的话,这些俘虏不好带走。

    “先压上,等到强行军的时候,直接释放掉。”陈宫平淡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将他们全部杀掉。”毛玠略有狐疑的说道。

    “这毕竟不是在靠近我们的北疆,那地方可以以杀止杀,靠着本土将他们压服,这边要是大规模杀俘的话,恐怕只能让贵霜同仇敌忾,更坚定的抗击我们。”陈宫摇了摇头说道,“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手法,以后我们还会来的。”

    “这基本就相当于你已经承认接下来不可能打下开伯尔山口了。”毛玠不解的看着陈宫说道。

    “你觉得贵霜傻吗?”陈宫突然开口说道。

    “至少没感觉到有多聪明。”毛玠皱眉,略有不解的说道,没明白陈宫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这两年没什么事情,都在积蓄智力,而前不久攻打大月氏的时候,我内心有些担忧,于是动用了一部分储备的智力,大约超越了历史极限的水平,你觉得我在那段时间得出来了多少推论吗?”陈宫看着毛玠询问道,毛玠愣了愣神。

    “大月氏可能确实是缺少智者,但是大月氏在南下的那一代绝对有一个令人所有人震撼的智者。”陈宫话语之中自然的带上了些许的赞叹之意,“贵霜现在的局势都是那位智者留下来的。”

    “然而我并不觉得贵霜现在的局势好,南北矛盾巨大,婆罗门对内压制民智,扼制己方潜力,兵员缺乏训练,明明一手不次于汉室的好牌打成了这样。”毛玠摇了摇头,他并不觉得陈宫说的正确。

    “不,你看到的是缺憾,我看到的却是那惊艳的布局啊。”陈宫感慨无比的说道,“你所有看到的弊端都是南方的弊端啊,而不是身处在北方的大月氏的弊端啊。”

    陈宫像是一个仓鼠一样积蓄着智力,积攒了两年终于有了挑战人类极限的资本,因而在绽放精神天赋之后,那些潜藏在历史尘埃之下的故事,被陈宫一一挖了出来。

    假设,将贵霜看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北贵,一部分是南方婆罗门,那么北贵除了人口不足,已经有了一切下手的资本,甚至连进入南亚次大陆的入口——开伯尔山口都在北贵的手上。

    可以说只要北贵的实力积蓄足够了,横推下去,这个国家就能完美的成为一个和秦汉无比近似的古典国家。

    这里不得不说一点,一百年前的大月氏五支只有四十万人的人口,而现在大月氏有了六百万的人口,这种发展速度完全是靠着南方婆罗门的供养来了的。

    可以说当年仅仅只有四十万人的大月氏从开伯尔山口南下,真正去入主南亚次大陆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没有大月氏了。

    不知道是当年的哪一位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不得不说这一招非常的高妙,大月氏定都白瓦沙,北方建国的主力回到了帝国坟场之中,然后全面靠着婆罗门的供养努力发展。

    死守住开伯尔山口,不让南方的靡靡之音传递过来,闷声发展内力,一百年,人口翻了十五番,哪怕还有塞种人的隐患,实际上这一百年的发展,塞种人也已经被同化的七七八八了。

    可以说这一百年装死,让婆罗门放松了警惕,哪怕是时不时北贵威胁,发生内战,但总体婆罗门没有一次遭遇到致命的打击,这也是为什么婆罗门愿意给北贵纳粮的原因。

    就跟宋朝和金国一样,让那群人在山疙瘩里面别出来捣乱,岁币给你们就是了,反正拥有着恒河平原的婆罗门缺什么都不可能缺粮食,而大月氏则靠着这种方式默默地积蓄着力量。

    按照陈宫的估计,等到大月氏有一千万百姓的时候,南亚次大陆就该易手了,不管是杀,还是染色,那个时候的大月氏都能做到了。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大月氏哪怕是不会种田,腾出来一部分人手慢慢转变人口结构,也能成功占领整个南亚次大陆。

    这也是为什么大月氏的政策有明显放纵婆罗门的意思,因为不仅仅是婆罗门想要吞掉大月氏,大月氏更是在麻痹婆罗门。

    “所以说,我们只是佯攻,我怀疑诸葛孔明也猜到了这个可能,所以一开始才给我们定位为佯攻辅兵,同样换个角度思考的话,如果诸葛孔明知道这一点,还派司马懿走帝国坟场的话……”陈宫看着面色已经慎重起来的毛玠冷笑了两下。

    “怕是我们接下来就能知道结果了。”毛玠黑着脸说道,这种程度的智力,见微知著都不足以描述了。

    “我倾向于我的判断是真的,那么反过来说也就意味着翻山越岭的司马仲达应该遇到了不少的军营。”陈宫笑着说道,“毕竟这地方再荒,也是有近百万平方公里,里面塞上几百万人根本看不出来。”

    毛玠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陈宫的话,他不得不信。

    “我估摸着这个推测,连贵霜内部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甚至北方贵族的高层都不完全知道。”陈宫看着毛玠说道。

    “然而不管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这个消息都意味着北贵怕是有近百万不事生产的青壮,也就是我们之前和我们动手的那种士卒。”毛玠头皮发麻,突然对于帝国之战的强度有些头大。

    “是啊,布置这个局面的那位肯定是死了,但他的计划很好的执行了下去,南方婆罗门只是按照规定上缴三分之一的粮食,而北贵靠着这三分之一的粮食努力的壮大自己。”陈宫唏嘘不已的说道。

    “因而,只要现在在皇位上的那位还知道这件事,开伯尔山口就不可能打下来。”陈宫叹了口气说道,“而事实上,在拿到那些泛用性的情报之后,我基本已经确定了这个事实。”

    “韦苏提婆一世知道!”毛玠苦恼的说道。

    “是啊,韦苏提婆一世知道。”陈宫叹了口气说道。

    “大月氏也是有智者的。”陈宫唏嘘不已的说道,“不过也对,毕竟我们也曾有被外邦压得喘息不得的时期,他们拥有智者也很正常,只是大月氏在帝国坟场到底有多少军营,多少大军能?”

    北方沙漠戈壁,拂沃德再一次和李傕发生了冲突,这一次李傕抓万鹏的本部补兵,一口气将万鹏补成了光杆司令。

    然而在遇到前一段时间才被他打个了半残的拂沃德的时候,骆驼骑依旧是满编的军团,只是有一部分的士卒并不如以前那般强悍,就像是在大战一场之后,补充兵员的同时,进行了换血。

    不过李傕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毕竟这两年这种事情李傕已经见了好几次了,勉强都能算是习以为常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