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注定的结局

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注定的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大阅兵之后,第一次全面绽放的初代军魂,在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力量之后,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那随性的迈步而进,就能让大自然受到些许的影响。

    本身就是以近乎违规的状态晋升了军魂,在抵达了这一步,完成了力量沉淀,掌握了本身就该掌握的力量之后,一呼一吸之间,神铁骑就会本能的面对扭曲现实。

    没有正常军魂的终极解放,也没有了其他军魂的相互约束,仅仅是站在那里,平静而又自然的收放,外在的一切现实就会自然的被神铁骑的意志所扭曲。

    而当前这种天昏地暗,黄沙卷的暮色,便是神铁骑自带的效果,放开自身束缚之后,自我逸散出来的些微意志结合本身那已经近乎夸张的素质,诞生的实实在在的现实效果。

    “敢死队?”华雄立于大军之前,看着对面轻声的询问道,不需要太多的话语,平静语气之中透露出来的自信让人清楚的认识到这是一支拥有着钢铁意志的强悍军队。

    明明是轻声的诉说,但是在对面的北贵士卒耳中却如雷鸣一般炸破心田,恐怖的威势让这些明明已经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心理准备的精锐士卒,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哪怕这一刻站在最前方的军团长杰定一步未退,死死的盯着华雄的方向,其他的士卒也忍不住生出了些许的惶恐,悍不畏死也要看看环境,而对面展现出来的力量,完全和自己不在一个水平线。

    “可怕的力量。”曹仁看着最前方的华雄,神色凝重的说道,如果说之前他还因为自己努力登临了双天赋,而沾沾自喜,现在华雄的表现就像是一盆凉水浇了下来,让曹仁明白了什么叫做差距。

    “确实很强了。”曹真顺了顺自己手上的剑穗头也不抬的说道,很强,但也就是这个水平,剑刃尚且在手,那么就可堪一战。

    这并不是虚言,也不是自大,而是从那要命的帝国战场杀出来的觉悟,因为谁都不能确定自己在帝国战场上会碰到什么样的对手,而一旦遭遇,调头跑路绝对不是最正确的选择。

    迎上去一战,方可有那一线生机,只是迎上去一战也是需要着相当的素质和力量,否则的话,只是送死。

    拥有理智的鲁莽,那就是勇气,作战的前提是自己不会去死,而为了不死掉,就必须要变得够强,最好能变得最强,但这种事情同一个时代只有一个能做到,那么就变成可以威胁到最强,至少那样在对方对你下手的时候会考虑一下损失的问题。

    就像是吕布会撩拨很多强者,但是吕布基本不会去惹关羽,并非是关羽比那些人更强,只是因为关羽那一刀是真正具备毁灭吕布的力量,这些都是影响战场的因素。

    同样这也是曹真为什么一直对于自己的脆皮锐士非常头大,但又从来没有换过兵种,因为相比于其他的兵种,锐士这种顶级精锐至少能保证曹真在遇到三天赋的时候能安全下场。

    没人会在利益不充分的情况下去和一个临死反扑极有可能将自己带走的对手去拼命,而锐士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普通的平均十一斩的精锐就算了,曹真身边在几百名十五斩的锐士,那属于真正和军魂贴身也够让军魂喝一壶的强悍精锐。

    甚至为此曹真特意测试过,锐士是可以砍死盾卫的,十五斩的巅峰一剑,盾卫真的会被砍死,不是第五云雀那种顺着缝隙,压制敌我发挥的方式干掉,而是真正的暴力一剑砍杀。

    正因为这些原因,曹真一直用着锐士,虽说他也经常吐槽这个兵种超级脆,防御力压根就是负的。

    简单而言就是立在原地,靠着犀牛皮甲的防御力,可以硬扛普通的箭矢,只要不射到要害,基本不致死,然而运动起来……

    筛子啊那是,防御力绝对是负数的,鬼知道是怎么分配天赋加成的,好在用的久了,曹真现在也有了几分感悟,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命令锐士怼上去,该在什么时候收手。

    华雄冰冷的目光扫过对面的营地,再没有什么多余的发言,一拉缰绳,胯下宝驹人立而起,而后一道暗青色的道路直接从华雄的脚下强行朝着贵霜的营地铺设了过去。

    没有什么试探,也没有什么分兵包围,今天的目标就是碾碎这群堵在路上的家伙,然后冲去过强怼开伯尔山口!

    伴随着华雄的战马前蹄落地,接近五千的神铁骑如同狂潮一样朝着贵霜的营地冲了过去,这一刻数千人马展现出来的气势近乎超越了十万雄兵,而后带着地动山摇一般的威势朝着贵霜军团冲杀了过来。

    “放箭!”铁骑飙起来的速度并不快,但这种恐怖的威势沸腾起来的瞬间也让所有的贵霜士卒勉强回神,只是这中威势实在是太过恐怖,哪怕是早已做好了面对汉室的准备,这一刻也难免有些手脚僵硬,好在各级指挥勉强恢复了意识,大声的下令道。

    这一刻箭雨爆射而出,然而并不是那种密密麻麻的箭雨,很明显因为汉军的威势,贵霜军团表现得有些手脚僵硬,并不能发挥出来多年训练的经验,以至于天空的箭雨明显有些凌乱。

    好在随着这一片连绵的弓弦炸响,被神铁骑震慑的手脚僵硬的贵霜士卒终于恢复了少许的本能,毕竟北贵使用的是近乎和先秦先汉一样的军制,在兵役上并没有注水,训练还是到位的。

    没有任何的闪避的意思,看着那凌乱的箭雨覆盖了过来,神铁骑的士卒甚至连低头的动作都没有,就那么硬生生的顶着箭雨冲杀了过去,甚至依靠着最基础的军魂能力,在箭矢落到身躯上的瞬间,得以成功整体完成了加速突袭。

    “嘭!”又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箭雨,相比于第一次,这一次贵霜军团的表现已经好了很多,至少动作流畅了起来,毕竟也是有好好训练过的,哪怕是被震慑住了,但是训练了数年的本能依旧还在,靠着本能听从指挥,依旧成功完成了箭雨压制。

    然而再到位的训练在面对神铁骑无视弓箭,还扭曲弓箭动能进行加速的手段,在第一次遭遇的时候都难免有些手忙搅乱。

    “相当惊艳的效果。”李条眯着眼睛看着靠着箭雨逐渐加速,已经超越曾经最高冲锋速度的铁骑,略有敬服的说道。

    “然而太慢了,如果是我们直冲的话,我觉得对面应该是不可能射杀出来第二波箭矢的。”薛邵笑着说道。

    “这倒是的,在他们第一根箭矢落地之前,我们的刀应该已经砍到了他们的防线上,然而实际上我们并不适合做那种事情。”李条双手一摊笑着说道,“看铁骑的表演吧,后面才是我们的时间。”

    连着两拨箭雨没有造成任何效果的情况下,巴鲁什果断放弃了普通箭雨压制,要求弓箭手换狼牙箭进行精准射杀。

    “告诉其他人,这个黑皮的骑兵是重甲骑兵,防御力超强,可能具备全方位防御力,普通攻击甚至有可能无法打穿防御。”巴鲁什看着神铁骑的方向说道,毕竟之前铁骑可是有脸接箭雨毛事没有这一幕,巴鲁什很自然的将之认为是其他特殊的防御类型。

    这一刻巴鲁什心下明显安心了很多,防御型兵种好啊,这样他放在最前方的盾墙就有意义了,毕竟防御强了,攻击肯定就弱了。

    毕竟巴鲁什既不是佩伦尼斯那种大佬,也不是佛沃德那种百战余生的怪物,不可能在接触对方的第一时间直接判断出对方不仅仅不吃箭雨,还能吸收箭雨动能强化自己的冲锋速度。

    更不可能像佩伦尼斯那种一眼就看出来混在李之中的段煨率领的其实是军魂军团,而不是和李一模一样的三天赋,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境界,前者那种事情,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眼见着铁骑依旧不闪不避,用脸硬接了狼牙箭,巴鲁什明显的愣了一瞬间,脑海之中像是抓住了什么,但又完全没有想明白,然而再想调整命令的时候,华雄已经身先士卒冲到了贵霜阵线之前。

    不需要闪避,也不需要缩身,硬生生的刚在贵霜的战线之上,那一瞬间金铁交鸣的声音,铁骑就像是一根烧红了的钢枪,捅入了冰块之中,发出嘶啦尖响的同时,更是轻而易举的捅穿了杰定建立的敢死军团的防线。

    没有什么拼死一搏,可堪一战;也没有什么奋死一战,可挡汉室步伐,只有简单的碾过去,将整个防线切割成两个大块,甚至杰定率领的敢死军团根本连口号都没有喊出来,就被华雄切开了大半。

    悍不畏死确实是非常重要的素质,但是悍不畏死,不代表真的不会死,杰定选拔出来的确实是九万人之中上等的精锐,但是面对的确实神铁骑这种五千万人之中选拔出来的强者,胜败一开始就注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