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九百一十六章 第二箭

第两千九百一十六章 第二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巅峰孔雀如何六发连射,瓦纳那也是一清二楚,哪种非人的巨力,按照拉胡尔的估计,除非是孔雀再进一步才能勉强驾驭。

    只是再往前的道路,不要说成就孔雀之后在贵霜根本找不到对手的拉胡尔,就算是真有对手可以和巅峰孔雀一战,拉胡尔也破不开通往更高层的道路,再往上应该怎么走,就算是拉胡尔自己也看不清。

    可就算是这样,当年的巅峰孔雀也足够和任何非克制的军魂,三天赋一战,而且胜率还不低。

    六发连射,筋骨断折,这并非是说笑,这样的军团,匹配上这样的觉悟,镇压当年的贵霜并未有任何的水分!

    因而在确定汉军能射杀出这样威力的箭矢之后,已经进入搏命状态的瓦纳那要做的就是杀进去,击杀这些弓箭手,这样的弓箭手不会有太多,瓦纳那坚信!

    虽说这只是眼界蒙蔽了瓦纳那,但这种从内心生出的觉悟确实是没有掺假,瓦纳那是真的要拼着自己去死带走一部分这等可以媲美孔雀精卒的弓箭手,这一点他愿意用命去践行。

    当然,要是瓦纳那知道,射声和长水只是皇甫嵩从青州精锐里面挑出合适的士卒练了练,花了几个月将这些素质合格的士卒拔升到这种程度的话,恐怕瓦纳那内心生出的会是绝望。

    就如当年北疆之时,陈曦一展广袖,拉开世界地图时曹孙,及其麾下文武百官的感觉一样,那种我等拼命奔赴到尽头,才赶上对方的绝望,在相互敌对之下,恐怕会被绝望吞噬掉心灵。

    瓦纳那不知道这些,所以他拼死一战,从结不动明尊印的时候,瓦纳那就不准备撤下去了。

    当年巅峰孔雀给瓦纳那的震撼,那是比帝国禁卫军更更像帝国禁卫军的存在,能有幸给这样的对手溅一身血,有幸拉着对方一起坠入永眠,瓦纳那没有一丝的耻辱,哪怕对方尚未成长到巅峰孔雀的高度,在瓦纳那看来也值得自己拼死一搏。

    从孔雀射杀出第一根超视距箭矢,到孔雀五箭齐发,之间只有半年的时间,但是从孔雀建立,到孔雀射出第一根箭矢花费了数年。

    因而在瓦纳那看来汉军已经上路了,已经有用自己命去拉对方一起永眠的价值了。

    任何一个国家,在走向毁灭的时候,都不乏卖国求荣的卑劣之辈,也不乏庸庸碌碌的等死之辈,同样也不会缺少明知必死,却奋力去扼住命运喉咙的强者,国家弱小,永远不是自身不爱国的原因。

    瓦纳那心知贵霜有很多的缺憾,也明白贵霜其实空耗了太多的潜力,甚至仅仅将当年孔雀帝国时期杂种姓的政策延续下来,依照当年摩奴法论的政策,承认强者刹帝利的位置。

    不管是堕落的刹帝利,还是真正的刹帝利都无所谓,只需要承认这个事实,承认军事贵族就是刹帝利的这一本质,并且如同当年那般吸收新血进入刹帝利阶层,那么现在的贵霜比现在强三倍以上!

    只是这一切早已不可能了,现在唯一一个能晋升刹帝利的方式还是拉胡尔撕出来的缝隙,但就算是这样,也让没有丝毫晋升通道的中低种姓,贱民疯狂的涌入这条缝隙,让贵霜拥有了远比正常帝国多一倍的内气离体。

    哪怕是神佛观想降低了难度,这里面也有太多低种姓渴求晋升的欲望,严格的宗教体系,社会制度,让上升通道被彻底锁死,因而当放开一条缝隙的时候,淤积的力量爆发出来强悍的让人震惊。

    那么当年如果选择的是摩奴法论的方式,承认军事贵族就是刹帝利会如何?瓦纳那非常清楚,拥有千万计人口的贵霜,至少应该能出好几个拉胡尔,赛利安那样的将帅。

    可惜不能,完全不能,不过就算是这些“不能”淤积在瓦纳那的心头,瓦纳那也明白,这不是他不爱这个国家的原因,就算这个国家再烂,他也深爱着这个国家,更何况他们已经是璀璨的四大帝国之一!

    我生之前,国家如此,既成事实,不容改变,继承即可。

    我死之后,国家若还是如此,那天生我辈何用?怨天尤人?

    “杀!”瓦纳那撕碎汉军组建的刀盾手防线之后,怒吼着冲了出去,这一刻身中十余箭的瓦纳那气冲霄汉,死亡,他早已有了觉悟,但在死之前,尔等也陪我上路吧!

    惨烈的气势迎面而来,瓦纳那抬手一刀挥下,但是正面的射声营士卒,皆是一动不动,继续抬手射箭,这是皇甫嵩的要求。

    “如果对手打穿了你们防线的防御,那么你们也不用跑了,弓箭手的天赋全部在弓箭杀伤力方面,在正常情况下你们绝对打不过近战士卒,所以当己方的防线被撕碎,你们就站定用箭矢反击。”皇甫嵩如是说道,“反正你们跑了肯定会死,用箭矢反击还有一点希望。”

    “为什么用箭矢反击还有一点希望?”当时的千夫长谢健不解的询问道,不跑那不是应该死的更快一些吗?

    “荆楚弓箭手一般遇到那种时候都跑了,所以收拾荆楚的时候,你会抓住很多溃军,因为一旦溃逃,弓箭手会彻底失去战斗力。”皇甫嵩当时心情比较不错,所以开始给一众士卒进行解释。

    “和近战的那些士卒不同,弓箭手必须成建制才能对于敌对军团形成冲击和阻碍,一旦无法成建制,孤零零的箭矢不管是躲避,还是防御都会变得很简单,而弓箭手一旦溃逃,就会瞬间失去建制。”皇甫嵩无比平静的说道,“而失去建制的弓箭手,基本上是任人宰割。”

    所有的士卒闻言想了想情况,不由得点了点头,这个确实是事实。

    “所以成为弓箭手的你们,有两个选择,一种是找到靠谱的队友帮你们守住外围,然后你们拼命的输出,在队友没垮之前,先弄死敌人,另一种则是你们自己变强到没有队友也能拼一把。”皇甫嵩一副笑盈盈的神色看着所有的士卒说道。

    “靠谱的队友很少,虎贲和盾卫算是相当靠谱了,但有些时候人只能靠自己,所以成为了弓箭手,你们就要做好心理准备。”皇甫嵩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许的缅怀,所有的士卒皆是心中一凛。

    “我来训练你们应对敌方撕碎我方防线的时候,你们该怎么做。”皇甫嵩平静无比的说道。

    平心,静气,不敢有丝毫的凌乱,抽出自己的箭矢,压在弓弦之上,赌上自己的一切,射杀出去……

    明明是非常快的动作,但是在这一刻看起来居然有几分行云流水的美感,这是皇甫嵩最后教给长水和射声的东西,毕竟弓箭手真遇到对手撕碎防线的时候,那距离死亡怕都是不远了。

    尤其是对手是骑兵的情况下,全军覆没也就是时间问题了,皇甫嵩抱着与其全军覆没,还不如两败俱亡的想法,给长水和射声完成了最后的训练,不过这个训练只是意识上的训练。

    不过听从皇甫嵩的指挥太久太久,每人上万次的重复,以至于这种意识上的训练在这一刻也如同本能一样展现了出来。

    抽出箭矢,搭在弓弦之上,所有的士卒在面对冲进来的贵霜士卒的那一刻皆是无比的平静,心弦没有丝毫的起伏,平淡冷静。

    瓦纳那那惊人的煞气和杀气并没有让任何的弓箭手为之动容,所有的弓箭手都保持着自己的常态,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冷静,伴随着贵霜士卒疯狂的冲杀进来,双方已经不足十步。

    “放箭。”谢健平静的说道,然而这一声在这混乱的战场上确如一声惊雷,因为这一声近乎让所有的长水士卒和射声士卒心有灵犀的射杀出来了第二箭。

    数千根床弩威力的箭矢射杀了出去,射声营和长水营的前面直接出现了一道几十步宽的空荡荡的血色通道,在这条通道里面的所有人,包括瓦纳那在内全部被射杀。

    不动明尊印又能如何,秘法又能如何,数千根床弩弩矢过境,就算是黄忠站在瓦纳那那个位置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

    寂静,原本杂乱的战场陡然安静了下来,原本气势好不容易攀升上来的贵霜军团,彻底无声,他们已经明白了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全军崩溃!

    在瓦纳那最后残留的一幕之中,万千的箭矢如同光一般从他的位置穿过,恐怖的威力,哪怕是内气离体强者也被密集的箭矢轰碎。

    然而瓦纳那在最后一刻所思考的并非是自己的死亡,而是这个国家的未来,可惜无论对于贵霜帝国怀揣着如何深沉的爱,也改变不了双方那宛如鸿沟一样的差距。

    【我的国啊,愿有来世,再生于此,梵天大神,请允许我再回人间。】瓦纳那意识消散的一瞬间,只留下了这模糊的思念,之后便是一片昏暗,再多的思念,也挡不住死亡的降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