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我只是试试水深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我只是试试水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时的大主教一听这话,还扯啥扯,萨珊波斯这情况一看就是蒸蒸日上,而且阿尔达希尔做事这么大气,还有什么说的,投了。

    “小老弟你在门外等等,老哥给你准备个大礼。”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大主教二话果断将整个北贵卖了,当时韦苏提婆一世已经挂了,二世又比较倾向于婆罗门,北贵全都是怨气,大主教一个煽动,北贵直接投了萨珊波斯……

    这也是为什么贵霜有山河之险,有天子守国门之觉悟,说翻船就翻船了,毕竟谁也没想过北方贵族一怒之下,整体投了,若非如此,真让萨珊波斯打贵霜,当时占有呼罗珊和花剌子模的贵霜,那就是一个坑,就算是天命之子在帝国坟场也混不开的。

    然而天命之子就是天命之子,靠脸让大半个北部贵霜给投了,近乎是兵不血刃拿下了整个贵霜。

    当然阿尔达希尔之后也说话算话,原本只是在呼罗珊地区混的琐罗亚斯德教派成功成为了萨珊波斯的国教,估计阿尔达希尔自己也是懵的,白捡了一个帝国什么实在是有些太吓人了。

    陈忠现在当然是不知道这些,他所能查阅到文献确实显示北贵和安息那边的某些人有联系,但一方面陈忠不知道安息的联络人是谁,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北贵这边的联系人是谁。

    不过在陈忠看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件事,只要有这件事,那么竺赫来就能查到,而竺赫来只要能隐约查到,到时候必然会盯着北贵,而后那就不用多说了。

    当然如果说陈忠现在就知道北贵这边主要联系的就是他所在的琐罗亚斯德教派,而安息那边以前主要联系的法尔斯萨珊,现在联系的是阿尔达希尔的话,陈忠绝对不会拿这条线来挖坑。

    “北方贵族居然还和安息有牵扯啊。”司马彰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我们自己做一个反贵霜势力。”

    “嗯,但是相关内容,我这边并没有找到,不过问题不大,有些东西只要有这件事,外部的东西我们自己可以编造出来。”陈忠带着些许的自信说道,其余两人也没觉得这个说法有问题。

    “这意思是你需要回北方了?”荀祈看着陈忠询问道。

    “嗯,我需要给葱岭送一份北方完整的地图,呼罗珊内部的山区地图,那里并非是完全不能通行。”陈忠点了点头说道。

    “我这边也需要和沙门联系联系,组建护法了。”司马彰叹了口气说道,“武力方面决定了最后一击的威力。”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多说什么。最近一段时间,白沙瓦会一直处于军管状态,四门都是我的人,你们如果有什么急事,不需要避讳,这里我已经能稳住了。”荀祈看着司马彰和陈忠说道。

    “放心,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司马彰阴笑着说道,“沙门现在虽说看着不强,但实际上就我的了解,他们已经拉起来很多的刹帝利,这个国家,太乱了。”

    “没有一个完整的文明内核,各自的思想不统一,变成这样,也算是正常。”陈忠冷淡的说道,“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好对付,如果对方和我们汉室一样,还握有着这样的沃土,我们根本赢不了。”

    “说的也是。”荀祈点了点头,“那我们就此别过,等下一次出现进展之后,再来此相会。”

    陈忠和司马彰闻言皆是点了点头,然后两人起身离去。

    实际上路走到这一步,三家人都明白,他们的胜利已经是时间的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三家人的目的是一致的,但到最后能吃多少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因而三家很自然的就会先行分开,互不干涉,这个时候离得远,互不扯后腿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扯后腿,他们本身的发挥就足够应对很多的问题,神一般的队友什么的,有没有,其实并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有,最好,没有,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贵霜南部,婆罗痆斯位置,关羽在于禁和张任两人的接应之下,带着大军从伽却里的眼皮底下通过。

    当然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伽却里并不像在这个时候和汉军拼一把,虽说北贵那边之前那次出发的时候,奔袭过来的步兵现在也已经抵达了,但是看着关羽军团那残破,但是气势汹汹的姿态,伽却里并不想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没必要,他的任务是什么,他很清楚,大局观什么的,伽却里是有的,守住婆罗痆斯这个地方,北贵的后勤不断,那么现在就算是拿汉军这支大军没有什么办法,之后,缓过气来,也能收拾对方。

    当然,真要说的话,还是实力不够,北贵紧急奔袭过来的都是诸如枪骑兵,游骑兵,弓骑兵这种北贵的顶级精锐兵种,放在帝国战场上都是双天赋这个级别,为了救婆罗痆斯城,冲过来了差不多五万。

    要说的话,这么多的主力,就算是不带辅兵,也足够将正常的王国按在土里面摩擦了,但是关羽路过的时候也不弱啊。

    虽说关羽,张任,于禁三方当时都损伤不轻,但三方合并之后,双天赋级别的精锐就算是比婆罗痆斯这边少,也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拼的话,疯一把,未必会输,但赢了战场,输了大局,放弃,放弃。

    因而伽却里带着两万精锐吊在关羽军团的外侧,算是礼送关羽出境,为此于禁和张任两个前来接关羽过婆罗痆斯的将帅都有些紧张,尤其是参与过婆罗痆斯攻防战的于禁特别紧张。

    北贵之前的表现是真的镇住了于禁,那种死战的觉悟让于禁真正认同了北贵确实是有着帝国的气魄,不同于之前装神弄鬼过程之中的那些南方婆罗门的智障,北贵的表现确实是让于禁震撼了。

    说实话,于禁也算是历经沙场,但是这么多年,真正让于禁能当对手看待的敌人只有自己人和北匈奴,虽说看北匈奴的时候,于禁恨不得对方赶紧死全家,但是对于北匈奴的意志,于禁非常佩服。

    不过还是那句老话,“我之英雄,彼之仇寇;彼之奸佞,我之肱骨”,没啥好说的,北匈奴的意志越强,于禁越想弄死对方,最后北匈奴被汉室这群人联手砍死了。

    再之后就是贵霜了,伽却里率领的北贵精骑在拼命的时候,展现出来的觉悟确实让于禁动容,敢用骑兵强行破阵这个确实出乎了于禁的估计,当然不得不承认一点,后来于禁想想的话,那确实是在当时属于非常正确的一个选择。

    顺带那一战打完之后,于禁就让徐庶去研究云气铺地的那个对军秘术,作为一个在战场混了很久的家伙,于禁很清楚这个秘术的价值,轻骑兵为什么不直接冲阵,说白不就是因为容易翻船,堵住后来者的路吗?不是任何一种骑兵都跟西凉铁骑一样皮厚,能胡搞。

    这个秘术在于禁看来,可以作为搏命的杀手锏,也可以作为突破时大招,简直是好之又好。

    之后徐庶就表示这个秘术汉室那边有解析,但是他当时要学的东西太多,没来得及学,于禁只想说徐庶你行不行啊,不行给我换一个军师,你这样,坑我,我大概会被坑死吧。

    不过就算是不提那个秘术,婆罗痆斯那一战,尼兰詹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死死地拖住孙观率领的盾卫,这可真不是一般军团所能做到的,明知不可胜而战之,这种意志相当的可怕。

    因而于禁在接关羽过婆罗痆斯防线的时候,看到伽却里带两万精锐过来的时候面色就有些凝重,这个时候如果直接下手,混战一场,关羽军团毕竟是一路转战才过来,就算能赢也得不偿失。

    “这就是你说的伽却里?”关羽半睁着双眼远远的看着吊在一侧的贵霜精锐,哪怕是以他的眼光也得称赞一句,这些士卒确实不弱,打起来自己能赢怕也是损失惨重。

    “嗯,贵霜王室的伽却里,骑兵统帅,战斗意志非常可怕。”于禁神色凝重的看着伽却里的方向回答道。

    “哼,先撤吧,下一次我们还会来的。”关羽冷冷的回眸,没在多说什么,哪怕因为郭嘉临走之前的设计,南方婆罗门受限于局势没有一个攻击关羽军团的,但这一路过来,关羽本部也多有疲累,现在不是动手的机会。

    然而就在关羽准备策马离开的时候,对面遥遥传递过来一道如同斧钺般凝实的气势压向了关羽。

    另一边伽却里也不接的看向一旁和目犍连有着七分相似,但是气势更为霸道的自在天,“您现在要对对方出手吗?”

    “不,我只是试试对方有没有让我出手的资格。”已经吸收了目犍连大半实力的自在天冷淡的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